西语西国目录

唐赟 第八十二章 对症下针(上)

时间:2020-06-29作者:晋城

    . ,最快更新唐赟最新章节!

    吴公公还是晚了些,未能将李宽追回来,反倒是盖文达急匆匆的赶来说明情况。吴公公知道事情原委后,也是大吃一惊,没想到妙应真人居然真的举荐了李宽,他又急匆匆赶回太极殿将事情告知李世民。

    李世民听闻后才知道自己武断了,急匆匆的赶往立政殿。

    李宽在太极宫长大,对此地十分熟悉,迅速的找到立政殿。此时,立政殿戒备森严,段志玄负责此地的守卫,看见李宽前来,将他拦了下来,躬身说道:“楚王不是在荆州吗?何事来此?”

    “看病!”李宽回道,“段将军可知甄权老先生在何处安歇?”

    段志玄闻言一愣,回道:“甄权老先生就在立政殿内为长孙皇后看病,殿下找他有何事?”

    “看病!”李宽同样用两个字回答段志玄的问题,也不等他是否同意径直向立政殿走去,段志玄再次拦下他,给予警告要是再向前一步就被拿下,李宽阴沉着脸质问道:“段将军这是作甚?”

    “殿下见谅,皇上有旨命我带兵守卫立政殿,没有皇上旨意任何人不得随意进出!”段志玄镇定自若的回答,李宽笑着回道:“我还以为是什么事,你觉得我没有圣上的旨意敢私自前来吗?纵然是我楚王,也不敢违背圣上的旨意,若是段将军不信尽可前去与圣上禀明,现在我要进殿为皇后治病,要是真有什么万一,怕是你我都担待不起!”

    段志玄犹豫了,李宽坦荡的回答,而且提及长孙皇后病情的事情,他不得不慎重对待。如果李宽没有旨意便被自己放入立政殿,那他的罪可就大了;若是李宽说的是真的,那他的罪同样很大。

    李宽趁着段志玄左右为难,低头沉思时,已经趁他不注意溜了进去,守卫的其他人均是满脸诧异,他们可不像段志玄位高权重,又是皇上的心腹大将,自然不敢阻拦李宽入殿。

    段志玄抬头正准备说话时,发现李宽早已入殿,急得他是抓耳挠腮不知该怎么办才好。此时,李世民与吴公公两人疾步而来,询问段志玄有没有见到李宽时,段志玄自然实情相告,心虚的小声问道:“皇上,您真的下旨让楚王入殿为皇后治病吗?”

    李世民尴尬的看了一眼,既没点头也没摇头,这事他真的不好说,只是没想到李宽这小子胆子这么大,敢打着他的名义擅自进入立政殿,那可是皇后居住的宫殿,心急之下也懒得理会段志玄的疑惑,朝着立政殿走了进去。

    李宽循着幼年的记忆终于找到了立政殿的偏殿,他知道御医为皇后看病绝不可能一直留在正殿内,只得从偏殿观望或是商量有把握的情况下得到皇上的允许方可进入正殿。

    “哪位是甄权甄老先生?”李宽推开偏殿的大门,看着里面约有上百人,有些穿着官服的应该是尚药局或是其它部门的官员,还有一部分是穿着百姓服饰,可他根本没见过甄权,只得高声询问。

    众人见门被推开,又见戴着金色面具的男子走了进来,李宽的身份呼之欲出,整个长安城内怕是无人不知他楚王一直戴着金色面具的事情,众人自然纷纷躬身施礼,李宽也回礼后又再次追问了一遍:“哪位是甄权甄老先生?”

    “殿下,老朽便是!”

    一位满头银发白长须的老者在另一人的搀扶下走了出来,李宽定睛一看顿时有些吃惊,根据孙思邈所言,甄权已经年逾九旬,除了行动不便,头发胡须是银白色的外,整个人的气血倒是十分饱满,没看出来是有九十多岁的人。

    搀扶甄权的也是一位长者,李宽看他两人模样有些相似,猜到另一人便是甄立言,也就是甄权的弟弟,年逾七旬的他也是养生有方,不仔细看的话还以为是五十多岁的人。

    “殿下找老朽有何事?”甄权打量着李宽,见他身材高大壮硕,脸上戴着金色面具如同传闻中一样,其它的倒是没看出什么来,他倒是好奇李宽找自己有何事,两人之前并不相识。

    “据老师所言,甄老先生精通针灸之术,又对养生之道颇有研究,今日得见果然让人惊叹!”李宽真心实意的赞扬甄权,后者也是谦虚的点点头,道:“殿下的老师是何人?”

    “妙应真人孙思邈!”李宽长话短说,“此次我来找先生,乃是老师说皇后的病唯有你我二人合力才能治好,具体怎么操作我也不是很清楚,还请老先生予以指教一二。”

    甄权大吃一惊,他是真的没想到堂堂的楚王李宽居然懂得医术,还是孙思邈的弟子,其他人也纷纷瞪大着眼睛注视着李宽,甄权倒是没有明白李宽的话中意思,疑惑地问道:“孙真人所言是何意?”

    李宽苦笑的摇摇头,他也是一脸的懵逼,如实回答:“老师并无传授我医术,只是教给我一些针灸,想必老师的意思是希望您老给予指点后以针灸之术为皇后治病吧!”

    这是李宽自己猜测的,他是研究过《鬼门十三针》,不过距离真正的妙手回生差距太大了,甄权又是精研此道,必定有过人之处。其实李宽有些不明白,明明孙思邈知道长孙皇后的病理,却不愿意自己前来治病,要不然也省去很多麻烦。

    “殿下可是会‘鬼门十三针’?”甄权沉思片刻,语出惊人的问李宽这个问题,李宽点点头道:“会一点!”

    众人全都呆住了,甄权身为此地中年纪最大,资格最老的大夫,他的话别说甄立言就算是孙思邈都不得不相信。曾经甄权为长孙皇后看病时,就曾经提及过或许只有‘鬼门十三针’才有一丝希望!

    虽然甄权会其中的针法,可是无法做到真正的‘鬼门十三针’中提及到的效果。再说他现在已经九十多了,早已有心无力,要是李宽说的是真的,那他就有六成把握。

    “既然如此,那咱们立即前去为皇后治病!”甄权激动万分,他早就想见识这门针灸之法的妙用,如今能亲眼见识如何不兴奋,就连甄立言都有些无奈,只得搀扶着甄权随同李宽前往立政殿正殿。

    此时,长孙皇后在床上已经躺了昏迷不醒半个月,整个人就像是灵魂出窍了一样,脸上露出的安详之色一点没看出来像是病重的模样,不过她的呼吸十分不均匀,断断续续的随时都有性命之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