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唐赟 第八十三章 对症下针(下)

时间:2020-06-29作者:晋城

    . ,最快更新唐赟最新章节!

    “其他人等全部出去,距离此殿十米开外,不允许有任何声响!”

    甄权让弟弟为其找来一张椅子,端坐好后便厉声让屋内所有人全部出去,不论是其他大夫还是婢女等,除了他们两人外一律不允许出现在附近,尤其强调了要安静,不得有任何嘈杂声音。

    现在甄权可是真正的权威,他的话无人不敢遵从,就连刚刚进来的李世民、吴公公两人也不得不遵守。并且,李世民亲自下旨命所有的守卫全部离开立政殿二十米外,将附近所有一切的外在因素全部清除,形成一片极为安静的区域。

    “殿下,您可知人体内的五脏六腑有个圆?”李宽点点头,甄权继续说道:“实际上这个‘圆’就是五脏六腑之气的运行路线图,要想让这个气运行正常,脾胃与肝胆起到十分关键性的作用。”

    “若想身体健康那么这个‘圆’就是正常的循环运行,反之则生病。但是还有一种人天生就无法正常运行,他们会因为气疾而引发五脏六腑之气不顺畅,继而肝胆、脾胃功能急速下降!”

    甄权首先并未让李宽立即施针,反倒是与他讲解人体之气的相关事情,李宽自然明白甄权说的这话意思,长孙皇后的病因属于天生的。凡是对医学研究颇深的都懂这个道理,长孙皇后现在才三十五岁,属于壮年说病倒就病倒,而且长年累月的操心,使得她身体已经出现变化。

    第一次就是在六月份,看上去没什么事,实际上气息已经开始出现紊乱,并未加以重视引发一连串的问题。如今长孙皇后的肝胆、脾胃等功能严重下降,之所以还有一息尚存,也全赖甄权高超的针灸之术。

    “殿下,您等会施针时一定要配合好体内的真力方可施针,如若不然没有丝毫作用!”李宽大吃一惊,他练过内功这事极少人知道,为何甄权会知晓,后者笑了笑说道:“因为这门针法的奥秘就是在于真力之上,也就是练武之人所说的内功。”

    “我们行医的多数是平凡之人,懂得也仅仅是养生之道,虽能延年益寿却做不到练武之人那样的力量。不瞒殿下,这门针法我也颇有研究,而且手中还有一本手抄本。”

    李宽没有追问下去,甄权也知道眼下不是谈论这些的时候,又接着上面的话继续说道:“首先殿下一定要施针刺入皇后的气海穴,针入三分,以真力灌注于金针之上,打通皇后的气海穴才可进行下一步施针。”

    李宽遵照甄权说的以内力灌注于金针之上,而他发现施针速度比之前要快了许多,精准度也提高了不少。接着,甄权又让李宽依照之前灌输真气的方法再次施针。

    第二次是以极快的速度刺入间使穴、行间穴;第三次施针刺入少冲穴、太冲穴;第四次施针刺入太渊穴、大陵穴;第五次施针是刺入然谷穴、至**;第六次施针刺入内庭穴、第七次施针:关元穴;第八次施针是肝俞穴;第九次施针刺入列缺穴、肺俞穴;第十次施针足三里、下廉穴;第十一次施针刺入神门穴;第十二次刺入内庭穴,最后一次施针便是关元穴。

    整整十三针下来,李宽早已累得不行,运用自己的真气以金针刺穴治病,实际上是打通闭塞的经脉,将阻碍五脏六腑之气全部打通,至于多余的气则通过金针导出体内,重新创造出一个身体气息平衡。

    在施针的过程中,李宽不能有丝毫犹豫,还得把握施针的力度与金针的深度。因为气海穴已经彻底闭塞,必须以三分深度重新激发出长孙皇后体内之气,让她能正常的呼吸。

    等到呼吸畅通以后,李宽接下来的施针深浅又不一样,每一个步骤都是在甄权的指导下完成。虽说完成施针的人是他没错,实际上要是以他自己还真的没办法做到。

    甄权看到李宽气定神闲,手法干净利落的下针,不由得心生爱才之心,他一直想找个衣钵传人,一直没有合适的人选。学医可不是学其它手艺,这门技艺用得好便是治病救人,用不好就是杀人,比之刽子手也不遑多让。

    好不容易看见李宽学医的天赋,可他却不能直接收他为徒,如今算是明白孙思邈当初的处境了。甄权一直期待有人能真正施展‘鬼门十三针’,没想到是一字王的李宽会用,在他的提点下迅速掌握并且用于实践操作,这样的悟性实在是难得。

    甄权暗自叹息一声,目光看向李宽时有些不舍,又转头看向躺在床上的长孙皇后,让李宽搀扶着自己前去把脉。李宽身体已经很累了,眼下也顾不上这些,只得遵命行事。

    甄权再次为长孙皇后把脉,见她呼吸终于顺畅了,脸上顿时露出喜悦之情。此时长孙皇后尚未完全醒来,可是脉象已经恢复正常,危险期已经过去,又看了看满脸疲惫的李宽,深深地惊叹:“年仅十七就有这样本事,可惜啊!”

    “殿下,您歇歇我去招呼皇上进来!”甄权见李宽确实累得不行,步履蹒跚的向外面走去,李宽见状也着实看不过去,尊老爱幼他还是做得到,虽然身体的力气全部掏空,而他身上的负重物又没取下来,自然会感觉到身体无比的劳累。

    即便如此,李宽还是坚持打开门,满脸的颓废之色,有气无力的说道:“陛下,皇后无恙了!”

    李世民闻言大喜过往,之前他还在焦急的等待着,没想到李宽真的做到了。不过看到李宽满脸疲倦的模样,他心里有些担心想要追问他身体如何,却又担心长孙皇后的情况,也顾不得询问李宽情况,迅速的朝着房内走去。

    “陛下不可妄动!”李世民正准备上前触碰长孙皇后,却被甄权出言制止:“眼下脉象极其稳定,但还不是放松的时候,再稍等片刻,待金针全部拔除后皇后方能醒来,还请陛下莫要心急!”

    李世民只得站在旁边满脸宠溺的看着长孙皇后,这才想起关心李宽的身体情况。原本在外面的李宽却已经悄然离去,这让李世民尴尬不已,心里又是莫名的生出怒火来,想想之前李宽疲惫不堪的模样,适才平息怒火,任由李宽去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