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唐赟 第八十五章 返回荆州

时间:2020-06-29作者:晋城

    . ,最快更新唐赟最新章节!

    当天晚上,王槐三人与李宽一起上路,就连守皇陵的军队都有些懵了,不明白怎么回事。王槐写了一封信让守陵将军转交给当今皇上李世民,说的便是他们三人决定离开随李宽前往荆州。

    王槐三人做梦也没想到,李宽是将他们三人连哄带骗的给骗到荆州。虽然出发点是好的,但是蒙在鼓里的三人知道真相后自然不会对李宽心慈手软,肯定会说落他一二。

    即便如此,李宽仍然还是这样做了,他不想真心疼爱自己的人终生与冰冷的陵墓为伴。

    李宽之所以施针就敢离开,是因为他知道接下来的事情不必亲自动手就可以完成。果然在李宽离开后的一个时辰,甄权让甄立言按照自己的方法将金针取出。

    再过一个时辰,长孙皇后终于从昏迷中苏醒过来,她脸色有些苍白,不过呼吸已经完全顺畅,之前的咳嗽与咳血等症状已经消失,也不再胸闷、头晕等,整个身体虽然有些虚弱相比较之前要好的太多了。

    “皇后,你醒了?”李世民见长孙氏终于醒了,悬着的心终于落下了,满脸的激动迅速的坐在床边,将她搂在怀中,生怕再次失去长孙皇后似的,长孙皇后在昏迷前已经嘱咐了自己身后事,眼下醒来脑袋有些懵。

    看见李世民为自己担心的模样,内心还是十分激动的,柔声说道:“臣妾让陛下担心了,此乃臣妾之错!”

    李世民连忙说道:“皇后何错之有?是我这些年忽略了你身体,后宫事务全都交由皇后处理,是我错了!若非甄权老先生相救,今日我又如何能与皇后再续情缘?”

    长孙皇后听见甄权老先生救了自己,连忙起身准备道谢却被甄权劝阻:“陛下言重了,草民不过是动动嘴罢了,真正治好皇后的乃是楚王殿下。若非楚王耗费极大的心力,皇后也不会这么快醒来。若是陛下真要赏赐的话,楚王当居首功,草民不敢贸然领功!”

    长孙皇后被甄权的话惊呆了,李世民脸色也有些犹豫不决,他之前看到李宽十分疲惫不堪,心里担心长孙氏的情况,直接选择忽视。没想到事情真的如同李宽与自己说的那样,他真的是来为皇后治病的,这让李世民觉得自己的脸被打得啪啪响。

    长孙皇后得知是李宽将自己从生死边缘中救了回来,多少有些不可思议,皇后苏醒的消息很快传遍整个皇宫,所有的皇子公主都纷纷前来探望,段志玄自然将他们全部挡在外面,没有命令不敢放行。

    “皇上,楚王何在?”长孙皇后之所以母仪天下,又以贤德著名,自然是知书达礼的女子,她想当面道谢李宽救命之恩,可她的话却把李世民问住了,吴公公连忙打圆场,“老奴这就请楚王!”

    李世民顺着台阶下来,点点头准许吴公公前去将李宽喊回来,吴公公出了立政殿四处寻找了半天仍然没有看见李宽身影,这让他都有些怀疑李宽是不是走了。

    “吴公公这是作甚?”

    段志玄见吴公公急匆匆的四处寻找着什么似的,吴公公如实回答,段志玄这才想起李宽早已经离开皇城,又将他留下的话如实告知于吴公公,后者听闻后哭笑不得,眼下他没找到李宽,要是这么回去怕是有些不好交差,只得将时间推一下,待皇后休息后再与皇上单独禀报。

    甄权见皇上有些为难之色,他心领神会的说道:“皇后,您身体刚刚康复,暂且不宜过于操劳,还是早些休息才好。”

    长孙皇后也觉得有些累了,在宫女送来一些吃食后便睡下了,李世民看见长孙皇后入睡这才出去。甄权、甄立言等人早已出了殿门,全都在门外等候李世民的吩咐。

    吴公公见李世民出来了,这才走了过去悄悄地说道:“楚王已经离开长安了!”

    李世民心里有些不痛快了,“这小子越来越不知道礼数了,真不知道他是跟随学得!”事已至此,李世民也只得作罢,他并未单独奖励李宽,认为他这不过是将功折罪,反倒是对甄权大大的赏赐,不过甄权也全都婉拒,便在甄立言的陪伴下出了皇宫。

    次日,李世民便接到王槐留给他的信,上面清清楚楚的写着李宽抵达献陵时已经昏迷不醒,而他们三人不放心李宽独自上路便随同他前往荆州,李世民看见此信以后,整个人都不淡定了。

    王槐情真意切的述说事实没错,不过语气更像是质问为什么李宽会独自一人来到献陵,李世民更加气愤,最后想了想还是不去计较的比较好,犹豫之后决定给予李宽赏赐,还有赐予王槐三人的赏赐之物一并派人送往江陵都督府。

    虽然李宽顶撞自己,李世民还是很大度的给予赏赐,至于之前假冒自己的名义擅闯立政殿,包括私自出宫回返荆州等,这些事要是放在其他人身上绝对是大不敬之罪。

    李世民想到自己下得旨意,最后想想还是大人不记小人过,依然给予赏赐。至于王槐等三人的赏赐,也是他们应得的。若非三人陪伴在先皇李渊身边悉心照料,先皇的身体岂会依旧健朗,后来去世也是因为年纪大了,旧伤复发才引起的。

    李宽根本不知道自己不辞而别后面发生的事情,他眼下确实有些后悔不该说自己有孩子的谎言,在回返荆州的一路上,李宽听到最多的是三人有模有样的讨论着教育孩子的问题,甚至于三人直接吵了起来。

    李宽自己都没想到自己随口编造的谎言会引发这样的后果,尤其是看到三人兴高采烈的表情,要是知道自己是骗他们的,他真的会怀疑被三人给活剥了,而且三人时不时地追问到底是哪家女子。

    对于这个李宽倒是没有说谎,如实回答说出那女子是应国公武士彠的次女,没想到说完以后又被三人轮番追问武珝的事情,包括两人什么时候成婚的,就连何时有了孩子都要问清楚。

    李宽自己都觉得汗颜,祖父过世不到三年,他怎么可能就成婚还有孩子,当时那个情况只是权宜之计,要是仔细想想肯定猜到是假的。纵然是这么简单地谎言,三人都没有过于深究,反倒是相信了,这让李宽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