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唐赟 第一百一十二章 被套路了!

时间:2020-07-02作者:晋城

    . ,最快更新唐赟最新章节!

    三日后,武珝的十五岁生日已过,在现代她是少女,而在古代她已经成年了。由于武珝许配给李宽为妻,两人有婚约,故而武珝自此以后便要束发戴上簪子。

    据《礼记》相关记载,古代女子满十五岁而结发,行笄礼,用笄贯之,代表着武珝已到了结婚年纪。虽然荣国夫人杨氏不在身边,无法为武珝戴上簪子,这事则由李宽代劳。

    武珝发髻上的簪子也是李宽买来的岫玉发簪,是他专门挑选的礼物之一,不过这东西在现在来说不值钱。若是在后世绝对价值不菲,岫玉乃是中国历史上四大名玉之一。

    地位上不亚于新疆和田玉,而且岫岩碧玉与和田碧玉都是绿色系玉石,两者之间的差异也比较大,硬度与重量皆是和田碧玉大于岫岩碧玉。并且,古代达官贵人包括宫中妃嫔等发簪多以岫岩碧玉制成的玉簪。

    通常来说质量最高的绿色岫岩玉是深绿色的,颜色分布均匀、杂质、瑕疵极少。由于发簪所用的玉料较少,不过整体上来分为两种:黄白老玉、岫玉碧玉。

    李宽从市场上分别买了两种发簪,全都是上好的璞玉制成的,而且还买了玉镯首饰。对于玉石这方面李宽自然也不懂,赵谦陪同下逛遍整个江陵城好不容易选中的。

    武珝手上一直戴着李宽买来的手镯,发簪直到今天才戴上。今天武珝的发簪是碧玉为主,质地坚实而温润,犹如湖水般的碧绿色让她看上去更显得朝气十足。

    在她脖子上还佩戴着一副水晶项链,整串项链共有九十九颗水晶珠,其中有三颗是蓝色玻璃珠、两颗紫水晶、两颗绿松石吊坠、四枚金扣,而且其余水晶的颜色也会在阳光的照射下发出不同的光芒。

    可以说,李宽这次大出血为武珝准备了一整套首饰,不过耳环、耳坠之类的首饰没有买。因为在唐朝只有仆役才会穿耳带环或是佩戴首饰,相当于卑贱的奴仆身份,后来随着社会风气的变化才逐渐流行开来。

    此时武珝有些怀念现代的生活,因为打扮起来没有现在这么麻烦,要想化妆也都有专门的工具,在这个时代只得入乡随俗,没有口红、没有唇膏、也没有化妆笔,只有简单的胭脂水粉。

    虽然有不同香味的胭脂水粉,还是不能与后世相提并论!

    经过一番细心的打扮,再次出现时李宽眼前一亮,犹如换了个人似的。此时的武珝更像是成年女人散发着成熟诱人的气息,不像之前那样天真活泼可爱的少女气息。

    李宽看着武珝有些出神,情不自禁地说道:“好美!”

    武珝俏脸一红,白了一眼李宽,在后者眼里这样的眼神等同于赤裸裸的诱惑,不停地吞咽着口水,武珝见他看得出神,柔声道:“我真的很美吗?”

    “美,太美了!”

    李宽口水都快流出来了,目光看着武珝凹凸有致的身材,肆无忌惮的细细打量着,那眼里的光芒更加的明亮,随时都有可能暴走的状况,要不是李宽控制力强了不少,只怕这个时候已经走火入魔。

    “那我是现在漂亮,还是以前更漂亮呢?”武珝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笑容下露出一丝狡黠,李宽不假思索的回道:“在我心里不论什么时候你都是最美的那个人!”

    “肉麻!”武珝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不过这话她倒是喜欢听,尤其是瞅见李宽眼里的光芒像是要吃了自己似的,急忙转移话题道:“咱们已经出来一个月了,要是再算上回去的时间,估计得用十天半个月时间,差不多快两个月,是不是也该打道回府?”

    “回府的事情等咱们正事办完了再说不迟!”李宽认真的看着武珝,后者有些发愣了,不解的问道:“正事?什么正事?”

    武珝想破脑袋也没想出来李宽说的是什么意思,这让她有些奇怪的看着李宽。直到看见李宽眼里的火焰,脸上的激动之色,瞬间武珝便明白对方心中所想,俏脸一片红润暗骂一声:“真不要脸!”

    李宽已经忍了太久,这个时候顾不了太多,武珝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什么事时就觉得自己身体被一股大力抱起来,整个人都感觉像是在空中飘浮一样,待她回过神来时人已经被李宽放倒在床上。

    武珝见李宽就像是饿狼似的准备扑上来,迅速的将被子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的,恨不得空气都进不来,想到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眼里有些担心,颤抖的说道:“你……不是答应我的吗?”

    “我做到了啊!”李宽一本正经的回答,“别忘了你已经成年了!”

    武珝欲哭无泪,她的意思可不是现在这个年纪,自己刚刚年满十五岁,也就十六岁虚岁,李宽居然如此急不可耐,这让她有苦无处说。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不足为外人道也,一切水到渠成!

    “你这个混蛋,我咬死你!”

    武珝被折腾得不行,有气无力地咬着李宽的手臂,后者任由她咬着,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武珝自然也不会真的用力咬,只是气不过,主要还是因为李宽说话不算话被气恼的。

    李宽说过等到她成年,现在的武珝是成年了,他没有说话不算话。虽然两人当初约定的是现代的年纪,至少得再过三年才行。如今倒好,直接提前了三年就被李宽得逞了,这让武珝有些不甘心。

    “宁愿相信世上有鬼,也不能相信男人那张破嘴!”

    武珝切身的体会到这句话的真谛,男人的话真的不能信,套路太深了。现在她脑中突然蹦出现代流行的一句话:“城市套路深,我要回农村;农村路也滑,套路更复杂!”

    武珝脑中又想起他们现在的地方不正是真正的原始村寨吗?看着李宽眼神都有些变了,觉得这是他给自己下套了,迷迷糊糊的就从了他。本来还想再等等,计划赶不上变化。

    纵然被李宽占了便宜,武珝却没有后悔,心里隐隐觉得很庆幸!虽然气不过李宽说话不算话,不过也是一时气愤,不是真的生气。如果真的生气,又怎么会让他轻易得逞?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