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唐赟 第一百一十五章 满不在乎

时间:2020-07-04作者:晋城

    . ,最快更新唐赟最新章节!

    “哼!”钱武冷哼一声,又再次怒骂道:“你根本不知道这件事的重要性,要是知道的话就不会觉得无所谓了。你可知再过几个月便是什么日子?”

    李宽摇头不知,他哪里记得那么多,寻遍脑中记忆也没有头绪,如何知道钱武说的是什么日子。如果是过节李宽觉得不可能,想来想去还是没想出原因来,只得请钱武指教。

    “再过三个月也就是你的二十岁生辰!”钱武没好气的说道,“男子二十乃弱冠,按照自古相传的规定,你再过三个月便是成人,必须在宗庙之内行加冠之礼,继而拥有参与族内各项活动的权力。”

    李宽不以为然的回道:“师傅说的是这个啊,我还以为是什么!”

    钱武说起李宽成年礼时,又看了一眼武珝,见她头上的玉簪以及装束便了然于胸。后者也是羞涩的低下头久久不敢抬头与钱武直视,武珝的成人礼直接在外面过了,这在古代是违背祖宗的反常行为。

    钱武知道李宽与武珝的关系,对于这事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不会过多的提及武珝已经束发戴簪的行为。眼下最重要的是李宽,没想到他的话又再次让钱武怒气冲冲。

    “说什么浑话!加冠礼上至皇室宗亲,下至黎明百姓都十分重视,不论男女都会举行此礼。你身为大唐楚王殿下,又是一字王的称谓,这个礼数必须重视,而且十分重要。”

    李宽淡淡的说道:“加冠礼乃是由父亲主持,我的父亲已经不在了,祖父也已经不在人世。即便是加冠礼,也不必劳师动众,就在府上由您们三位主持便行了。”

    钱武气得瞪大着眼睛,恶狠狠地盯着李宽,他明明知道自己的父亲尚在人间,也知道他是谁。偏偏还这么说,这让钱武有些生气,又不好当着众人的面说明真相,只得将满肚子的火气咽了下去。

    “这事要是这么简单就好了!”钱武委婉地说道,“先皇在世时便已经做了安排,尤其是你的加冠礼更是想好了该如何进行,再说先皇已经为你取好表字,唯有加冠礼过了才可用之。”

    “李赟吗?”

    李宽暗暗地念叨一句,对于这个表字他还是有些感情的,因为这其中包含着祖父李渊对自己的期待,也有前世的记忆,武珝得知李宽的表字时也有那么瞬间的愣神。

    至于祖父李渊对自己加冠礼的安排,李宽倒是第一次听说。再说他来自于后世,又是在农村中长大,早已忘了成人礼的重要性。再说现代的成年礼也是在十八岁时举行,不是现在的二十岁,他自然不会在意这些外在的事务。

    有没有举行加冠礼对他无关紧要,最重要的是他我行我素习惯了,也不想每天面对这么繁文缛节的事情。只要成年了,没有人加冠,大不了自己戴上不就行了,搞得那么麻烦干什么。

    “祖父如何安排的?”李宽安排好一切后,对其它事都不怎么上心,唯独对祖父李渊的事情格外重视,在他心里李渊就是自己的祖父,没有任何人能替代他在自己心中的位置,整个人也不再嘻嘻哈哈,郑重其事地询问钱武,这让后者不知该如何解释才好。

    毕竟涉及到一些机密事情,钱武犹豫不决该如何回答,李宽心中已然猜测七八分,又再次说道:“祖父的意思是不是让我回京行加冠礼?”

    “你猜到了?”钱武大吃一惊下脱口而出,猛地想起什么似的,直接闭嘴不说话了,只是眼里的惊讶仍然等待着李宽的解释,“这个猜中也不难吧!毕竟您都说得这么明显,要想猜不中太难了。”

    李宽一阵无语,只是没想到自己的加冠礼居然惊动了远在京城的当今皇上李世民。在他心里认为李世民身为皇上,每天处理的事情太多,无暇顾及其它,哪有时间会想到自己。

    此时,李宽回想起那日进京为长孙皇后治病的场面,李世民亲口是对自己说的,没有诏令不得进入京城半步,让他在荆州好生待着。想到此处,李宽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心想:“真以为京城我愿意想来!”

    李宽之所以出手相救于长孙皇后,自然不可能是因为亲情。因为他并非长孙皇后所生的嫡长子,就连现在母亲是谁都不清楚,自然不可能因为彼此间的母子情。

    没有母子情的原因,那就是另有他因。其实,这还是李宽考虑到长孙皇后去世李世民再无立后,连带着后期李世民也沉浸在一些歧途之上,这一切多少与长孙皇后不再有些关系。

    如果长孙皇后未死,那么结果会变得不一样,武珝进宫的事情也将会改变。

    “既然你猜到了,那我也不妨直言!”钱武沉声道,“在你们俩人离开都督府后的一个半月左右,京城便来了传令使,只不过敕旨尚未宣读便发现你不在府上只得迅速离京复命!”

    “皇上得知你不在府内,而且消失一个月这么久,也不知怎么回事突然下旨命荆州刺史整个荆州寻找,而且盘查外地过路的人,询问有没有见过公子,就连盖使君连带着被批评教训,皇上更是与他说,要是两个月内未找到楚王,那么他这个刺史也就不必当了。”

    李宽皱了皱眉,他不明白自己加冠之礼,李世民怎么突然就关注了。虽说名义上两人不是父子,实际上两人的关系李宽知道的比谁都清楚,再说他们见面的次数本就少,怎么会想起自己的加冠之礼。

    “这事从宫中打探得知,好像是长孙皇后与皇上打赌,说是你若回京由皇后来教导,务必让你回归正途。但是皇上对此不相信,这事便一直拖着,皇后也不知何故隔三差五的前往太极殿,哪怕是皇上前往皇后的住处依然会询问,碍于皇后的情分,这才火急火燎的下了诏书命你四月下旬必须进京面圣,过时盖使君要受惩罚,而都督府上的人则加倍惩罚。”

    李宽呆若木鸡,他没想到这事居然与长孙皇后有关,不过这让他更加好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