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唐赟 第一百一十七章 责无旁贷

时间:2020-07-06作者:晋城

    . ,最快更新唐赟最新章节!

    “速回!”

    李达勒小心翼翼的赶着马车,后面的车帘掀开,李宽突兀的声音传进他的耳里。李达勒狐疑地侧着脸看向面色沉重,不像是玩笑,连忙点头答应,手中的马鞭迅速的抽打着马背。

    随着马鞭的挥舞,马儿受惊之下,嘶吼一声过后,马蹄用力的踩踏着地面,速度也随之加快。那瞬间奔跑的速度惊得钱武、李珍两人面面相觑,还没明白咋回事,就看见马车迅速的从眼前离开。

    两人随即瞪着马背,速度也提了上来,跟了过去!

    之前马车的速度并不快,就比走路快那么一点,这也是钱武示意李达勒放缓速度给予李宽考虑的时间。武珝的安慰劝说之下,李宽已经想通了,速度随之提升。

    回过神来的钱武跟在后面露出笑容来,他就怕李宽不情不愿的进京。如果不是自愿前往长安,以李宽的性子必会惹来是非,眼下他的决心钱武看到了,担心也会少了几分。

    “还是老王更懂人心啊!这事的关键果然在她身上!”

    钱武对王槐的猜测以及武珝在李宽心中的位置,王槐预测的并没错,这让钱武很是钦佩,最让他意外的是武珝能让李宽愿意接受,承担起这份责任。事实上,李世民下诏让李宽回京行加冠礼的事情另有内情,只不过钱武并未如实相告罢了!

    毕竟李宽的志向他们几人都心知肚明,有些话不必说明,彼此心里有数就行。钱武提及到当今皇上李世民下诏让李宽回京行加冠礼的事情,他并没有说明全部真相。

    长孙皇后的确帮忙不少,然而真正其作用的是王槐亲笔所写的密函,他以极为特殊的方式传递回京。若非这份密函,李世民仍然在考虑当中,不过这事钱武并未明说,也是有意隐瞒。

    纵然李宽的志向如此,然而他们三人心里想法一致,都希望李宽按照先皇李渊安排的路走下去,他们三人都不希望李宽真的甘于平凡。如果那样的话,那岂不是白白浪费先皇的苦心安排。

    他们三人对李宽很忠心,也很宠爱,俨然将他视为晚辈一样。但是,他们三人更是先皇李渊的旧臣,跟随李渊几十年的主仆情,又有数年的君臣之礼,心里更倾向于李渊的决定!

    既然李渊身前做好安排,三人对此知之甚详,自然不会让李宽由着自己性子来。如果遂了他的心愿,那么三人十几年的辛苦努力不就付诸东流,那么李渊的安排也就前功尽弃。

    于是,三人趁着李宽不再府中的前提下,秘密安排好一切。对于使者前来,李宽不在府中被皇上知晓,包括皇上怒火中烧,这些三人都是计算好的,唯独错算了李宽与武珝两人出去游玩的时间。

    原本他们三人预计李宽回来的时间,在他心情不错的情况下,皇上的传诏使也会前来,这样时间就会刚刚好。事与愿违,李宽居然出去玩了两个月,任何消息都没有,这让他们三人有些担忧。

    不过令他们最担心的莫过于李宽会拒绝,钱武之所以被安排提前与李宽见面,就是为了安抚他的情绪以及探探口风,果然事情与王槐预想的那样,包括武珝在李宽心中的地位。

    现在钱武知晓了一切,也看出了武珝对于李宽而言十分重要。既然如此,他们三人自然会全力支持李宽的决定。既然他选择了武珝为妻,那么这事三人就会想尽一切办法帮忙成全。

    因为李宽行了加冠礼以后,也就相当于他的皇子身份被承认,意味着他的婚姻大事不能自已做主,想必皇上到时候必会给他寻一门亲事。如果是那样的话,必会发生不愉快的事情。

    钱武暗自盘算着,这件事必须要与王槐、赵谦两人再次商量,也必须让当今皇上知道李宽的决定,乃至这门婚事是先皇定下的。武珝的性子他们三人也知道一些,绝非普通女子。

    虽然事情发展有些波折,大致上并没有走偏,依照着先皇李渊的安排去走。只要李宽回京行加冠礼,距离李渊安排的事情便会一步步的进行着,或许有些事情控制不住,大体方向不变就行。

    因为李渊期待着李宽走向朝堂,期待着他建功立业,那么三人拼尽全力想法设法也会让李宽重回京城,只有回去了才有希望。如果一直留在荆州,就算李宽发展的再好也无法达到李渊的要求。

    回去的速度加快,使得当天晚上便抵达江陵城。

    当他们一行人抵达时,城门未关的同时城墙上点燃着火把,而且在城门两排都有烧得正旺的火把将城门前的一切照亮,就像是漆黑的夜晚中一盏明灯指引着回去的方向。

    马车停了下来,李宽有些诧异,当他掀开车帘时看见前方不远处一众等候自己的官员,还有自己府上的人,也是吓了一跳。武珝从车帘旁边看了出去,同样是惊得哑口无言。

    此时,武珝身为女子不方便下马车,而且武珝清楚这些人迎接的对象是李宽,并不是自己。因此她并未下车,李宽见状只得整理衣冠,面具一直戴在脸上,从容的从马车上下来。

    盖文达等官员见李宽真的回来了,紧皱的眉头舒展开来,脸上露出放松的神色;王槐、赵谦见李宽回来,也是舒了一口气,又与钱武对视一眼,后者使了眼色又朝着他们点点头,王槐、赵谦脸上露出笑容来。

    “劳烦盖使君等人在此等候多时,是我李宽的过错,在此向诸位赔个不是!”李宽没有选择逃避,勇敢的面对自己的错误,这份责任他决定担负起来,朝着盖文达等官员躬身施礼道歉,官员哪里受得起,只得慌忙回礼。

    纵然李宽这个最高行政长官是个虚名,可他是亲王的身份却是真实存在的,就算皇权没有明清两朝那么集中,李宽仍然是皇室宗亲,又是一字王必须以礼相待。

    “天下不早了,诸位快些回去歇息,明日我设宴向诸位赔不是!”

    李宽为自己犯下的错牵连整个荆州官员而感到惭愧,只得设宴招待他们,就当是自己赔礼道歉,众人的脑海中瞬间想到天下楼的美酒佳肴,一时间也没人拒绝,就连盖文达、权文诞等人也是犹豫不决半天也没拒绝,也就是说李宽设宴招待他们,所有人都默许答应下来,这件事随着李宽回来而告一段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