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唐赟 第一百二十五章 我的孙儿长大了!

时间:2020-07-09作者:晋城

    . ,最快更新唐赟最新章节!

    贞观十年,李宽奉诏回京行加冠礼,不得不住在长安城中。与此同时,荆州再次从大都督降为都督府,从三品官衔。并且,辰州从荆州管辖范围划分出来,改为黔州管辖。

    随着荆州的改制,使得荆州仅有硖、澧、朗、岳四州,领江陵、枝江、当阳、长林、安兴、石首、松滋、公安等八县。盖文达成为名副其实的一州之首,李宽的荆州大都督虚职也被撤销。

    对此李宽倒是不在意,本来就是挂着名字,又没权力的官员,有倒不如没有。回到长安城已有半个月,李宽带着武珝一起,王槐、钱武、赵谦三人陪同之下前往献陵祭奠李渊。

    原本李宽回京后的第二天便来,奈何王府琐事还得由他点头才行,加上杨氏已经回到长安城,又考虑到武珝与李宽之间的关系,杨氏主动提及要离开楚王府另寻他处居住。

    李宽不舍武珝离开,武珝也不愿意离开,杨氏去意已决,李宽只得答应。回京后的第三天,杨氏便带着武珝姐妹三人离开回到自己的老宅,李宽亲自派人前去帮忙收拾屋子。

    虽说杨氏出身于前隋皇室宗族,不过隋朝已经消失在历史长河中,她嫁给武士彟十几年,长安城的老宅虽有族内亲人整理,还是脏乱差。李宽只得重新为她们母女四人布置,这才拖了半个月才有时间前来。

    杨氏得知李宽是去献陵祭奠先皇李渊,默许武珝随他出门。

    由于献陵距离长安城约有五十七公里,必须出城才能抵达献陵。李宽记忆中最清楚的便是献陵的位置,不需要任何人指点,也不需要人带路,轻车熟路的走在最前方。

    李宽自出发以后便一直保持沉默,就连同坐在马车内的武珝都能看到李宽眼里的哀伤。或许是回想起曾经的一切,李宽一路上不发一言,面色沉重,武珝也没打扰。

    李宽脑海中浮现出儿时的记忆,有关于祖父的点点滴滴都记得格外清晰,思念愈来愈深,他的眼睛瞬间湿润起来,两道泪水悄悄地从脸颊上滑过,武珝静静地坐在一旁任由李宽沉浸在思念的情绪中。

    武珝清楚李宽心中最大的伤痛是什么,祖父李渊待他如何她也从李宽口中知道的一清二楚,包括前世中李宽也曾与她说过儿时的事情。悲痛的情绪更加难以自拔,武珝脑中也想起来父亲武士彟在世时画面,情不自禁的跟着一起默默地流泪。

    五十多公里的路,李宽用了两个时辰才抵达。虽说坐马车速度没有骑马快,也不至于耗费这么久。其实,在李宽看见献陵的那一刻便没有继续坐马车,凝重的脸色下了马车,一步步的朝着献陵走去。

    武珝紧随其后,王槐等人也只得跟着一起一步步的向献陵走去。守卫皇陵的军队远远的瞧见楚王李宽一行人前来,他们没有丝毫阻拦。因为这几个人他们太熟悉了,不敢阻拦也不会阻拦。

    献陵乃是唐太宗李世民参照前朝皇帝陵墓规格修筑,献陵虽是陵墓却有内外两城之分,内城便是陵墓核心,包括寝殿、献殿与地下宫殿等建筑,在内城四周有墙垣围绕,又开辟出四道门,以道家中的四象命名。

    献陵陵冢为覆斗形,坐北朝南,在墙垣的四道门前都放置着一对石虎,在内外城之间矗立着大型华表,还有体态雄健、昂扬的石犀。另外,在整座陵园外还有几十座陪葬的陵墓,犹如众星捧月一样,象征着李渊身前乃是帝王的身份。

    李宽穿过石犀、石华表等物抵达内城外,又从朱雀门进入内城,也就是陵冢中心偏东方向,这里便是李渊真正的陵墓所在地。此地东西长一百三十九米,南北宽为一百一十米,顶部东西长三十米,南北宽十米,高为十九米。

    在陵墓前矗立着巨大大理石墓碑,李宽仰望着李渊的陵墓,顿时百感交集,迈着沉重的步伐一步步的向前走去,抵达墓碑前双膝跪地,泪水止不住的流淌下来,王槐、赵谦、钱武三人也默默地擦拭着眼泪。

    “祖父,您孙媳妇我给您带来了!”李宽又哭又笑的介绍着武珝,武珝双膝跪地,陪着李宽一起重重的向李渊磕头,“她是应国公次女,也是孙儿这辈子最重要的人。”

    李宽深情的看了一样武珝,又继续对着李渊陵墓说话,仿佛再与李渊对话一样,没有丝毫的惧色,反倒是有些失落:“您为孙儿挑选的对象,我很满意,真的很满意!我不会辜负您的期望,争取多生几个曾孙!”

    祭奠先人时,所有人都保持庄重、肃穆,众人听闻李宽后面这句话,不禁哭笑不得,武珝当着李渊的陵墓不好发作,可她还是给了一记白眼,直接被李宽无视。

    李宽说了很久很久,从他离开京城的点点滴滴,事无巨细全都一一说出来,绘声绘色的说着自己的经历,脸上时而欢喜时而激动,就算再怎么高兴众人都知道他心里不好受。

    如果李渊看得见听得见,一定会用手摸摸李宽的脑袋,慈祥的说道:“我的孙儿长大了!”

    瞬间,李宽的眼泪就像是决堤的河水似的,越是强忍着泪水,眼泪越是流出来,最后就像是洪水一样从眼眶中流淌出来,泪水滴在地上,李宽哭得很伤心。

    武珝也不知该怎么说,陪着李宽一起放声痛哭。王槐、赵谦、钱武三人湿润的双眼凝望着陵冢久久不语,仿佛看见了李渊似的,和蔼可亲的笑容挂在脸上,正在笑眯眯的看着李宽述说着自己的经历一样,时不时的点头赞同,那眉宇间的欣赏肉眼可见,那一瞬间三人都傻了,最后的坚持也被打碎,情不自禁的喃喃道:“先皇!”

    上一世他未能见爷爷最后一面,这一世他依然让祖父看见自己的成长,人生最大的遗憾莫过于此!随着时间的流逝,人在慢慢成长,而身边的亲人却慢慢的老去直到离你而去。

    李宽来到献陵的消息很快便传回长安城,李世民得知后身体一震,很快又再次投入批阅奏章的工作中。至于李宽则留在献陵整整半个月才回到自己的府上,武珝陪着他一起,哪怕回去以后被母亲批评也必须陪在李宽身边,这个时候的李宽需要人陪着,武珝不放心他一人留在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