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唐赟 第一百二十七章 大刀阔斧

时间:2020-07-10作者:晋城

    . ,最快更新唐赟最新章节!

    “你确定?”

    钱武看着李宽给他的方案,虽然他不懂如何管理一家公司,不过按照上面写得内容去实施的话,天下楼将会面临最直接的影响,而且涉及的利益也十分庞大,不得不慎重考虑。

    钱武再三确定才能相信这真的是李宽的做法,在他看来放着生意不做直接大刀阔斧的整改分店,宛如自断臂膀一样。这样的大胆行为,放眼整个天下怕是无人敢做。

    李宽的计划第一步便是暂停江陵总店的经营,命归掌柜、伙计与八大厨师亲自前往天下楼分店实地考察经营情况,查清楚账面上的账目,还有各地分店人员安排。

    第二步:分店的位置不符合当地实际情况,直接关门歇业,立即更换新的地址以获取最大的流动人口市场,借助以前的名气真正做到人尽皆知,使得分店生意更上一层楼。

    第三步:若是分店掌柜经营不善或是不愿整改,因其自身原因而导致生意差,直接关闭歇业,停止合作协议。宁可自断臂膀,也要保全天下楼的美名,这是从长远打算的。

    最初这些人以天下楼的名义开设酒肆,李宽直接与他们签订协议,并非从江陵天下楼店中挑选人前往,所以有些时候并未详细查明实际情况,久而久之有些人怠慢了本店经营。

    现如今江陵城的天下楼一个月可盈利百金,要是生意好时甚至一年下来便有近十万金的收入,可见天下楼的生意火爆程度,哪怕是官府的酒肆都没有天下楼生意好。

    飘香油坊的收益算在其中,李宽就算什么都不做,每天躺在家里都有钱进账。即便如此,李宽依旧不敢铺张浪费,或是过着奢侈生活,实在是他用钱的地方真的不多。

    “壮士断腕才能发展得更好,这都无法改变根深蒂固的思想,那只能走最后一条路关停所有的酒楼,仅留下一家妥善经营。哪怕钱少些,至少名声不会臭。”

    李宽郑重其事地说道,“做生意最忌讳的是名声臭了,声名远扬与臭名远扬差距忒大了。如果得不到当地百姓认可,又怎么能走出去,让更多人知道?就比如说长安城这家店,明明占据着天时地利人和,偏偏反其道而行之,选在距离皇城如此近的地方,这绝对是最愚蠢的做法。”

    钱武听着李宽的分析,也不得不怀疑这家酒楼的掌柜脑袋不好使,要是换做其它店铺生意不至于太差,偏偏是酒肆,最需要的就是人流量,来开化坊的人有几个是来吃饭、喝酒的?

    用脚趾头想想都能猜得到的事情,那店的掌柜居然毫无察觉,尤其是三楼居然成为杂物库房,这样的环境又怎么会有人前来?酒楼要想经营得好,真的不是三言两语就能做到,必须用心才能经营妥当。

    李宽制定的计划便是以最快的速度解决现在情况,之前他一直在荆州也从未注意到这件事。现在闲暇时才有时间考虑,之前只想着扩张却忽略了一些重点。另外,李宽并没有让天下楼的总部迁移至长安。

    在长安城有诸多的不便,上下打理也是需要一番功夫的,哪怕是天子脚下的皇城也得时刻注意。李宽的原则是分店经营就算赚不到钱,也能将酒楼的名字传扬出去,使得更多人知道。

    他要的不是败坏酒楼名声的分店,名声坏了还怎么招揽客人前来消费?钱武的疑虑尚有道理,要是真的这样做,整个天下楼的生意将彻底停掉不说,那么府中收益将会大大减少。

    “真的确定了?”钱武最后一次追问,李宽斩钉截铁的回答:“确定,必须这样做!”

    钱武见李宽心意已决,也只得放下心中疑惑,他看着李宽一路走来,天下楼的生意之所以好也都是因为李宽的决策正确。所以钱武选择继续支持李宽的决定,在他眼里李宽与众不同,走的路也与他们不同,或许这样做真的能变得更好也说不定。

    随着李宽肯定的回答,钱武立即动身离开王府,出了皇城直奔江陵。归掌柜有些疑惑,钱武是他的东家,前几日刚刚才走,怎么又突然回来了?满腹疑虑的归掌柜急忙私下里见了钱武,后者二话没说,开门见山的说出这次前来的用意。

    归掌柜得知以后也是吓了一跳,他是生意人,自然知道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心里盘算了一下大致会损失多少钱。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真的这样做没个三五个月无法完成,也就是说三五个月都没有任何收入来源,整个天下楼的生意将彻底停滞,这还是顺利的情况下,不顺利的情况至少得是半年起步,实在是损失重大。

    钱武是李宽的代言人,归掌柜心知肚明,他如此决定也就证明是李宽的决议。对此归掌柜自然遵从,随即暂停天下楼的营业,又急匆匆的带着八大厨师前往各地分店落实核查情况。

    由于天下楼的生意带动,使得徐老汉养殖的畜牧业发展很好,这突然而来的停业也断了他们的生活来源。但是,徐老汉父子俩得到归掌柜的保证以后,两人都十分放心,这也是李宽特意交代的事情。

    毕竟供货源不能出任何纰漏,要是再重新寻找供货源又是耽搁时间,不过酿酒坊依旧营业,根据李宽的指示酿酒坊的分店也相继开设起来,不过真正酿酒的只有江陵城的酒坊,其它酒坊只是代卖而已。

    随着李宽离开荆州返回京城,也使得长安城的酒坊允许酿酒。虽然李宽不怎么爱喝酒,但是长安城文人雅士最多,酒楼的生意不行,那就另走他路先卖酒为生总比坐吃山空要好。

    天下楼是高消费之地,王公贵族、各大官员等都不敢明目张胆的前来消费,只有寥寥无几的过往胡人客商与其他商贾才会光顾一下。但是,酒坊就完全不一样,就算是平民百姓都可以随意购买酒,这已经是寻常百姓都必须的生活所需。

    这也是李宽大刀阔斧改革时决定的,他在京城的时间虽短,不过大多数时间都在外面闲逛看到最多的就是喝酒之人,这样一来反倒是酒坊比酒楼更加适合长安城。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