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后维度时代 0060 第十二章 迷样杀机

时间:2022-05-19作者:乐小云

    随着对的认识逐渐深入,岳云意识到恐怕所有的避难所都有着宿主们远未了解的潜力与可能性。

    在这个阶段,谁有着与自己避难所相匹配的知识,谁能够更快开发出自己避难所的潜能,谁就能在新世界的生存竞赛中,跑在前面。

    在所见识的所有避难所类别之后,他觉得那些认为生体类避难所垃圾的人,想法或许是有些偏颇的。

    不同类别的的避难所,只不过适应于不同的环境情况,很难一言以蔽之优劣高下。

    就比如眼下的闪现滑翔盘,那量子科技响当当的名头怎么听都要比内燃科技厉害。

    但真要让它和兽人大兵驾驶的单兵自走火力点a11避难所正面分个生死,岳云愿意压全注在后者身上。

    根据他目前所了解的进行推测,朋克小子的飞盘购入时大概价格也不高。

    原因自然不是量子科技弱,而是这东西的上手难度太大。

    同理,生体类避难所的价格普遍偏低,在他看来多半也是大多数人类难以适应直接用大脑操控陌生的身体器官所致。

    像先前沙地中的,在正确的环境中所发挥出的威力。如果自己不在,它大概就是能够全场通杀的那个。

    若是非要分个高低,那恐怕唯一能够相对客观衡量的标准,就只有外人无从得知的潜力值了。

    只是在所有这些信息之后,岳云接到的最后一条提示却让他心中一凉,顿时扫清了所有的好奇:

    顾不上其他所有问题,岳云立即在头脑中发出指令:“系统,花费能量点,查询的情报!”

    这一次,他得到的反馈不再是能量点不足,而是更加糟糕:

    岳云的表情开始变得极其难看。他觉得自己大概是弄清楚那两个避难所完好却自己死亡的宿主身上,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喂!别过来!这边有危险!快退回去!”飞盘上的朋克小子站在半空喊叫道。声音同时从的基础听觉器官和脑内的公共频道传入岳云脑海。

    刚叫嚷完,却有另一道截然想法的少女声音紧接着在公共频道响起:“别听他的!快过来!你在的那边才是真的危险!”

    几乎同一时间,岳云便得到了截然相反的两个指示。

    更糟糕的是……悖影在上!这是一道事关他生死的送命题!

    面对两个截然相反的选项……岳云毫不犹豫,向着方尖碑爬动过去。

    这和朋克小子的卖相与少女声音的可信度无关。

    单纯是因为那群家伙自己聚在方尖碑附近,近乎反常地一步也不敢离开。而远在边缘处自己附近的位置,却躺着两台宿主离奇死亡的避难所。

    “切。”见到岳云选择接近,飞盘上的朋克小子撇撇嘴。

    见到朋克小子坑人失败不再掩饰,岳云只是轻笑一声,不予理会,反倒对着向自己说真话的少女道:

    “水印里的那位,你不是第一天来到新世界吧?在面前,你还出言救我,不能不容我问一句……为什么了吧?”

    能够抢到避难所,来到新世界的并非绝对没有好人,类似艾丽莎那样的特例,各种在生存权竞争中赢取分数的办法还有很多。

    但来到这里和这么多人对峙,避难所里的家伙如果不是来抢资源的就说不过去了。

    不把在场所有人消灭或者打服打跑,根本就不可能拿到神赐资源。而如果对方有其它的手段,在岳云到场时也就不会是眼下这幅情形了。

    听到岳云的问题,知道瞒不过去,驾驶的梵妮在法宝空间内撇撇嘴,干脆实话实说:

    “我当然像在场的每一个人一样,想要独吞。但现在我们面对的不是一场简单的资源竞争,而是所有人能不能活着离开的问题。

    你也见到了,你来的方向那两个家伙,就是见到这边讨不到便宜,想要离开,结果就卡在那不动了。

    如果你有胆过去看看的话,再好不过。最坏的情况,他们可能都死了。”

    “为什么会死?”岳云语不惊人死不休。他是真的好奇这丫头既然已经承认了敌对关系,为什么偏偏这么好说话。

    不过只要对方肯回答问题,他就有自信一定能摸清楚其中的秘密。

    该死!为什么就是不肯放过我!

    梵妮在自己的法宝避难所中已经快要急疯了。她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就是和沙丘上冒出来的这话痨乌贼搭上了话。

    她并不清楚悖影的事情,但却给了她另一种十分方便的能力。

    如果自己很快就将面临死亡,她的避难所会传递给她强烈的神魂警示。

    “不是很清楚,但是……能感觉到。”

    梵妮咬牙切齿地给出了听起来模棱两可,实际上却比金子还要真实,极有可能暴露自己底牌的答案。

    就在梵妮以为自己要死于话痨时,对面的失格者却意外给她解了围。

    避难所背后,聚集了六七个没有避难所的失格者。

    显然并非人人都是岳云这样的独行侠,也有人像艾丽莎一样相信人多力量大的道理。

    这些失格者虽然面容憔悴,但并没有先前从肯希德那里逃出的人一样面色麻木而绝望。

    这说明他们大概率是主动依附于,而不是被迫遭到了奴役。

    所以当其中一人拿出一瓶水准备喝一口时,岳云并没有太过惊讶。

    但当他正准备喝水时,对面落单的失格者中突然有个老妪操着干涩的嗓音叫嚷道:

    “给口水喝?行不行?先生求您行行好吧!我已经两天没喝水了……再没有水喝,我就会死的……”

    准备喝水的中年人一脸莫名其妙,自顾自转过身去,打开水,仰起脖子,然后……

    水瓶咚地一声掉到了地上。

    在沙漠中最宝贵的水资源,就在所有人目瞪口呆中汩汩流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