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后维度时代 0067 第十九章 耗

时间:2022-05-19作者:乐小云

    的第一处隐藏,是方尖碑提示的完整第二句话。

    第二处隐藏,是第三句话中,关于“天敌”的部分。

    第三处隐藏,则是留言者的姓名。

    岳云对于神的事情,几乎完全没有了解,更何况一听就不像很重要的“恶作剧之神”?

    所以不得不透露一点什么的时候,他首先选择了透露出去对于自己优势影响最小的第三处隐藏。

    他甚至觉得之所以隐藏这一处信息,纯粹就是为了试探他的深浅而已。

    毕竟如果知晓立碑者就可以得到什么额外的收益或者降低难度,且新世界的求生者与失格者中真的有人了解相关知识,那么其他人就干脆不用玩了。

    诸神遗留,并且看起来根据各自脾气秉性留下试炼挑战的意义也就不复存在。

    接下来的第二处隐藏,是岳云明面上,比其余竞争对手所了解的最大情报优势。

    悖影被称为“众生天敌”。有这句话在,就说明此地的悖影,确实就是那所谓的恶作剧之神乔克,有意留下的挑战内容。

    而选择隐藏这个细节,说明对方恐怕也对于悖影的事情有所了解。

    虽然此人讲话彬彬有礼,但岳云一点也不怀疑如果没有了禁止攻击的规则,他绝对不会浪费哪怕一秒钟,第一时间就会尝试杀死在场的所有人。

    就像他不久前在沙丘战场上曾经做过的那样。

    换句话说,之所以没有这么做,在如此自信,如此蔑视所有人的情况下有节制地行动,正是因为他了解悖影规则的不可违抗。

    接下来的第一条,则是岳云目前自己也拿不准,且无论如何绝对不能让其他人知道的规则。

    岳云认为这里隐藏着脱离危局的绝对解法,乃至兵不血刃杀死所有求生者的重大秘密。

    他不清楚考虑到哪一步了。但看到对方没有进一步尝试的意思,恐怕他隐瞒这句话也只是出于一种敏感的直觉。

    不过哪怕仅仅是直觉,也必须除掉这个火人,否则自己必死无疑!

    而如果自己的猜测是对的,那么他接下来的所有行为,绝对不会触犯更多的戒律。

    这样想着,身下密密麻麻的根须蠕动起来,整条巨大的梭型脑袋开始沉入地下:

    “既然已经确定听不到的问题不回答也没关系,那么在下就先行告辞了。”

    切断公共频道,岳云就不用回答听不见的提问。岳云可以在地下安心睡上一觉,甚至不用担心有人敢偷袭攻击自己。

    而如果地表上再出现兽人开炮之类的大动静,也可以即使感受到震动上浮,不至于在休息中就出现上面角逐出最终胜利者,已经带着财宝远走高飞的情况。

    接下来,事情自然会发展酝酿,岳云需要的仅仅是时间与一点耐心。

    “什么?!你怎么敢……”朋克小子惊呼出声。

    “不用管它,”里的胸毛大汉道:“这条乌贼坏得很,他才不会冒险去试探规则的底线。

    没猜错的话,这家伙现在肯定躲在地下吃香的喝辣的,倒头睡大觉呢。我们只管等着,总有人会去把危险试探清楚的。”

    说罢,他不怀好意地看向梵妮的方向。

    朋克小子犹不甘心,在公共频道破口大骂:“乌贼!你妹死了没有?”

    ……

    岳云确实屏蔽了公共频道,当然没有任何回答。

    倒是梵妮那边做出了反应:“既然如此苦苦相逼,那么这是你自找的。”

    说着,一袋袋饼干从半空悬浮的巨印法器中飞出,落到跟在她身后的每一位失格者手中。

    这些原本就是失格者们托她保管的东西,梵妮从没有像朋克小子那样动过占为己有的心思,她只是心中明明白白地为每次存取算上一笔合理的抽成而已。

    接下来,更令胸毛大汉崩溃的事情发生了。

    的周遭光华流转,空气都跟着发出阵阵颤动。在场所有暴露在外的人,都感觉脸上吹过的风沙,都明显更加干涩了一些。

    一颗颗乒乓球大的“雨滴”在法器附近凝聚而成,径直飞进了身后每位失格者的口中。

    “想要逼老娘的人去冒险?这算盘你怕是打错了。在沙漠里,没人能耗得过老娘!”法器中的梵妮洋洋得意。

    里的大汉是崩溃的。

    不过他的视线很快扫过了跟随其余几人的失格者,以及原本没有被任何避难所收留,单纯为了求生独自徒步跋涉走到大楼下面的零星人群,顿时心中大定。

    “现在则么办?”飞盘上的朋克小子见到巨印法宝还能有这种操作,同样神色不悦。

    “怎么办?睡觉呗!”胸毛大汉无所谓地笑笑。坑不成又有何妨?反正总会有失格者先撑不住。

    “你!”朋克小子气到发抖。

    别人一个个不是有顶棚遮挡就是干脆深处异空间,甚至还有个丧尽天良的家伙躲到凉爽的地下去睡大觉!

    唯独他自己,只能站在避难所顶上,用肉身替避难所避风挡雨遮太阳……

    黄昏的沙漠算不得炎热,但长时间暴露在夕阳光线下,也是足以让人出汗的不适体验。

    这鬼太阳,找不到在哪就算了,居然还死皮赖脸得仿佛硬在了天上,就是不肯滚下去。

    反正不会有人敢发动攻击,朋克小子干脆跳下飞盘,用避难所当无柄阳伞,给自己遮阳用,度假一般躺在黄沙上自顾自闭目睡下了。

    ……

    岳云这一觉睡得十分踏实。

    甚至可以说,比起一个人躲在蕈林溪流中时,比起和蚂蚁在一起时,他甚至都要睡得更加安稳。

    新世界里,没有什么比得上悖影的绝对规则更能令人安心的东西了。

    根据精神恢复的程度,岳云感觉自己至少已经睡了八小时。

    将他唤醒的,是一阵持续且微弱的震动。

    的系统反馈,把这种震动推断为有多人在地面上大声嘈杂。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