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九品狱卒:开局竟和魔教教主相亲 第0001章 你还要媳妇不

时间:2022-05-19作者:左岸七夜

    是夜。

    大胤朝,渝州河,大雨瓢泼。

    “大人,奴家修行不易,求你饶过奴家一命。奴家以前没得选,可现在,奴家真的想做一只好妖,奴家可以改吃素的……”

    岸边,一悄美人儿泪眼婆娑,楚楚动人。

    “你倒是有白娘子的躯表,可惜我没有许仙的大心脏。”

    一身穿蓑衣、手握寒刀的男子自雨雾中显现,望着眼前这娇媚的美人儿,惋惜发叹。

    美人茫然抬首:“啊,大人,您这是何意?”

    “哦,我的意思是……斩蛇我在行,但日蛇……咳咳,我可没有许仙那样的癖好。”

    话音掷地。

    便见一道刀芒于水幕中乍现,宛若惊雷奔闪,瞬间没入妖女腹部。

    怜香惜玉?

    不存在的。

    美人儿惊愕的表情瞬间凝固。

    少顷。

    她便瘫软倒地,腹部血流如注,妖丹碎裂。

    在雨水冲淋下,女子很快便显出了本体,竟是一只食人心肝的白蛇妖。

    瞥了尸体一眼,男子脑海里浮现出一本古书,金纂字符于古书中飞出,没入蛇妖眉心间,刷出了两样物品——和《媚态大法》。

    直接吞服,修为暴增一截!

    至于《媚态大法》……男性无法修炼,他也没认识几个女性,便拿来喂养佩刀。

    心念一动,古书翻开了一页——

    ……

    “呼!终于宗师巅峰了,也算是有了一份自保之力。”

    李诺轻吐了一口浊气。

    武道一途,光打磨筋骨就得十年,更别提中间还隔着、、这三道门槛。可以说,五品宗师足以在江湖中搏得赫赫威名了。

    当然,想要在朝堂上搅动风云,还差了很大火候。

    谈及朝堂,李诺脑海里又浮现起了那段屈辱的记忆……

    一年前。

    状元及第……冒犯皇妃……被贬狱卒……自毁儒道根基……归途郁郁而终……

    接盘后,他继承了身体原主的一切,却唯独新科宴上如何醉酒冒犯皇妃的那份记忆模糊不清。

    很显然。

    他定是被陷害的。

    倒是原主的性情刚烈如火,竟当众自毁儒道根基以证清白。

    这可是一个文人的根,一旦毁去,这一生都将无法储存文气,便是自绝儒道与官场。

    至于脑海里的这本《金纂古书》……

    经过近一年的磨砺,他也算是摸清了门道。只要斩杀为非作恶的妖魔,便能从金书里刷出各种奖励。

    也正是有了这本奇书的存在,他才能在短短一年时间里踏足五品宗师境,也让他有了重返朝堂、揪出幕后黑手的底气。

    无情地将蛇妖尸首踢入河中,李诺很快便消失在茫茫雨夜之中。

    ……

    翌日。

    雨过天晴,晨曦吐白。

    “听说了吗?渝州河里发现了蛇妖尸体,腹部被雷刃切开,妖丹碎裂,惨不忍睹……据说是一只大妖呢!”

    妖族踏足此境,便可褪去妖的形态特征,与人无异。只要不运转妖力,便极难被人察觉。这也是妖女敢藏身于烟花风流之地的底气所在。

    一个粗糙的汉子顶了顶胯,猥琐笑道:“听说蛇妖媚态天成,肌肤都能掐出水来,老子还真想尝尝那妖女的滋味!”

    同伴连连惊叹:“卧槽,兄台!你的口味真是独特,在下深感佩服……”

    “老弟,你是想婆娘想疯了吧?张大媒婆就在那桌吃豆腐脑呢,还不赶紧奉上一笔媒银钱让人家给你介绍几个细皮嫩肉的小娘子。”

    “哈哈哈哈……”

    茶肆里,一时间欢声笑语。

    “太和坊老张家那闺女,年芳十六,五十两聘礼就能娶过门,问题是你有这个银子吗?”

    边桌的张大婶一溜吸完豆脑,将碗放下,翻了个白眼不客气道。

    那个粗糙大汉大声嘲笑道:“五十两?张老头这是想银子想疯了吧?有这钱,老子逛三年窑子都可以不带重复的。嘿!日日夜夜做新郎,换新娘,要多爽,有多爽!”

    “粗俗!”

    “无耻!”

    “哈哈!”

    “对了张婶,听说你前些日子给诺哥儿介绍的陈家小姐又没下文了?听我的,你就别打那些深闺大小姐们的主意啦,诺哥儿虽仪表堂堂,可他只是一个狱卒啊。”

    “狱卒怎么了?狱卒也是吃皇粮的,比起你们这些苦哈哈不是要强的多?更何况诺哥儿诗词歌赋样样精通,渝州河岸还有一间旺铺呢!”

    张大婶没好气道。

    为了李诺的婚事,她还真是操碎了心,谁叫李诺曾经有恩于她呢!

    被骂的人也不在意,没心没肺笑道:“可诺哥儿这狱卒不一样啊,他是陛下‘亲封’的九品狱卒。在官场上,可没哪个官老爷敢提拔他。”

    张大婶瞬间语噎。

    狱卒是吏,哪有什么品级之分,皇帝此举确实太膈应人了!

    这可不是一个看脸的时代,不然渝州河上那些貌美如花的花魁们都能嫁入豪门当阔太太了。

    人们更注重的是一个人的家世。

    李诺得罪的可是皇帝,前途惨淡无光,谁还敢与之结亲?

    不过本地的姑娘不行,外来的女子兴许还有机会。毕竟在这个年头,大凡背井离乡的,都是出了事的,没那么多讲究。

    记得前些日子,隔壁太和坊不是新搬来一户人家么?那小娘子初来乍到虽然蒙着面纱,但看身段似乎也挺水灵,应该还没许配人家……

    想到此处,张大婶眼前顿时一亮。

    ……

    “咦,那不是诺哥儿吗?飞鱼服,绣春刀,确实一表人材,只是可惜了啊……”

    见李诺临近茶肆,人们摇头叹息。

    他们渝州城好不容易出了个状元,却没想到落得这般凄惨下场……

    飞鱼服、绣春刀,自然是皇帝御赐。

    儒道高大上,武夫粗鄙狂。

    对读书人而言,不穿儒衫着武服,这就是赤果果的羞辱!但李诺却很满意这套装扮,整日穿着招摇过市,生怕别人不知他弃文从武、自甘堕落。

    “诺哥儿,你还要媳妇不?”

    张大婶走出茶肆,急急迎了上去。

    “当然要啊,张婶又有合适的人选啦?”

    勾栏听曲是一回事,娶妻又是另外一回事。不拱她几颗水灵灵的大小白菜,哪能对得起自己穿越者的身份?

    只是前几次相亲都不太顺利,让李诺颇为受伤。

    “那外乡的中不?”

    张大婶有些难为情起来,又怕李诺翻脸,急忙补充道,“不过诺哥儿大可安心,小娘子模样端正,性子温婉,实乃良配!”

    “行啊……”

    李诺悦色道。

    甭管是哪个年代,本地人娶外乡人都会矮人一头,但他并不在乎。

    他对另一半无非就两点要求。

    人美。

    心善。

    当然,若能达到一手方能掌握的地步……那就更好了!

    况且,还剩下六日,又怎能随意浪费?这些日子相亲接二连三失败,没准就是为接下来的良缘做铺垫。

    这确实妙不可言。

    自毁儒道根基,本是一个死局,哪怕儒圣再现也难以破解,却没想到在“祸兮福所倚”的加持下,本该散去的文气竟融入了骨髓,形成了独有的、另类的“根骨”。儒道修为更是再进一步,达到了!

    当然,重塑儒道根基是他的底牌。见过这张牌的,不管是人还是妖,都已经死了。

    “好好,老身一定给诺哥儿安排妥当,等老身的好消息!”

    张大婶欢天喜地的离去,腿脚麻利得像个年轻小伙子一样。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