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九品狱卒:开局竟和魔教教主相亲 第0002章 相亲

时间:2022-05-19作者:左岸七夜

    晨间的渝州河显得有些清冷。

    一妙龄女子翩然伫立于船头,美眸顾盼,华彩流溢,风姿绰约,空灵如仙。

    “蓦然回首已是十五载,江南却依旧春风,美景如画……”

    女子双眸如清月,在河波与霞云之间来回打量。更远处,湖心岛灵隐寺于云雾中若隐若现。

    自幼便与剑为伴的黄衫侍女茫然不解,为何教主来了江南后便生出了几分惆怅。

    女子名叫叶箐雨,魔教教主,也是前朝大周的最后一位公主。

    九州大陆,各大修行体系林立。北域妖蛮窥视中原,西地佛巫暗流涌动,中原王朝以儒为基,剑侠刀客江湖争锋……

    而各大体系中以天机道最为神秘。半个月前,她跨入了,眸光扫过之处,便可看到各种人生命格。

    她隐约感知到自身的机缘就在江南烟雨下的渝州城里,故而在总教商量着到底派谁前往渝州,拯救被镇压在炼狱塔下的大妖,以此为契机与妖族结盟时,她便一言而决,亲临渝州。

    叶箐雨轻启檀口道:“看过渝州河了,咱们回吧。你去找媒婆安排下……”

    侍女有些不乐意道:“教主……小姐,你真决定好了吗?这可是您的终身大事,岂能这般儿戏,那些凡夫俗子哪能配得上您!”

    凡夫俗子?

    能让自己堂堂倾心的男子,又怎会是凡夫俗子那般简单?

    即便真是。

    她也认了。

    “绮罗,你听到了吗?”

    叶箐雨嫣然一笑,问道。

    “啊,什么?”

    黄衫侍女困惑道。

    “风吹杨柳的声音……”

    清风拂面,吹乱一缕发丝,女子轻轻嗅鼻,喃喃道,“风是柳的机缘,而我的机缘,便落在这座渝州城的那个人身上……”

    这禅机打的,绮罗一脸懵逼。

    真是越来越看不懂自家这位教主了。明明修的是天机道,可怎越来越向佛禅靠拢了?

    ……

    府衙,大牢。

    巡视了一圈的李诺刚回到班房,便有一名狱卒端着刑具走来,见到他时,脸上立刻露出谄媚的笑容:“李班头,第六层噬魂狱……青牛大妖,刑部的文书已经下来了,今日午时问斩,还请李班头搭把手,这些是兄弟们孝敬您的……”

    说着,狱卒便将刑具放在案几上,将六两碎银子塞了过去。

    “哈哈,太见外了不是?都是自家兄弟嘛!等时辰一到,我便去处理掉青牛妖。”

    李诺嘴上虽这么说着,但手却很老实,轻车熟路就将银子收了起来,可见没少干这种勾当。

    见李诺肯收银子,狱卒这才松了口气:“那就有劳李班头了。”

    渝州城里有一座让人闻风丧胆的,里头镇压的无不都是世间凶妖邪魔!

    炼狱里,阴煞之气极浓,这也使得没几个狱卒会喜欢在此值守,尤其是还要负责斩杀这些恶妖。

    这可不是一个简单的体力活。

    一个搞不好,这妖没杀成,反而丢了自家性命。

    李诺知晓有这么一处对他来说简直就是刷经验的绝佳宝地后,可真是喜出望外!

    在毛遂自荐成为炼狱塔斩妖人后,就相当于整个江南道的官府都在为他一个人服务,简直不要太美滋滋!

    待到午时阳气最足时,李诺取了刑具,来到了炼狱第六层——噬魂狱。

    炼狱共七层,每一层的刑罚都有所不同。一层千刀万剐,二层烈火焚身……能被镇压在六层的,当然不是阿猫阿狗之辈。

    用令牌打开炼狱牢门,便见一只还保存着半妖之体的青牛大妖被链条贯穿了琵琶骨,五花大绑地捆在铁柱上,动弹不得。

    即便受万蚁噬魂之刑三年有余,但青牛妖浑身上下还是缭绕着若有若无的血煞妖气。

    的大妖,生命力确实旺盛。

    换做其他狱卒来此,一旦吸入这些浓烈的阴煞之气,绝对坚持不了半柱香就会七窍流血毙命。

    李诺有金书护体,倒是不惧这些污秽。

    牛妖嘶哑道:“区区武夫,竟不惧阴煞之气,倒也有点意思。汝乃何人?”

    李诺才懒得搭理马上就要死的青牛妖。

    他拿出刑具,是一把道门炼制的专门用来撕开妖族肉身的匕首,面无表情地朝着青牛妖一步一步靠近。

    “等等!你是……斩妖人!”

    眼睛适应光线,看清来人的装扮后,青牛妖有些慌了。

    也是。

    能活着,谁愿意去死?

    哪怕活得有些憋屈……

    飞鱼服,绣春刀,李诺的名号,在炼狱也算是彻底传开了。

    毕竟妖丹被搅碎时,那痛苦绝望的嘶吼声可是响彻整座炼狱,做不得假。

    牛妖可不甘心引颈受戮,剧烈挣扎起来。

    “刑部文书已下,要送你去见妖圣,莫要挣扎,不然痛苦的还是你。”

    李诺拿着匕首在牛妖身上比划着,这让牛妖十万汗毛炸起,脚底凉意飕飕,直冲脑门。

    “你、你、你……且住手!本座是大青山四大妖将之首。你放了本座,本座授你《巨力变》之法,还有大青山的所有宝贝任君挑选,如何?”

    “我没兴趣变成大个子,至于宝贝……嗯,等有空了,我会亲自去取。”

    说完,李诺直接将匕首捅进了青牛妖的腹中,运转气机猛力一搅。

    “啊啊啊啊……”

    牛妖痛苦嘶吼,面首狰狞。

    刹那间。

    炼狱牢房里妖气暴虐,即便是那陨铁打造的拘妖链也是出现了密密麻麻的裂纹。

    李诺脑海里的《古纂金书》由虚化实,将这股暴虐的妖气阻之半丈之外。

    一刻钟后。

    青牛妖的生命力流失殆尽。

    金光闪过,刷出了两样物品——、。

    立刻吞服,效果比之前的白蛇妖强了十倍有余,境界桎梏隐隐又有了松动的迹象。

    一旦炼化,便可破除虚妄幻境。

    当然,这宝贝极其罕见。

    必须是五品以上的牛妖在濒临死亡时,且心甘情愿流下的眼泪才有此功效。

    然而牛性本犟,都要被你宰了,又怎会心甘情愿流泪?

    所以这宝贝的形成条件实为苛刻。

    而有了金书,李诺得来真是不费吹灰之力。

    不用说,立刻炼化了。

    李诺便发现自己的眼神果然变得敏锐了许多。

    接下来,就是庖丁解牛。

    牛妖浑身是宝,牛角制器,牛皮制甲,牛胆制药,牛排……咳咳,官府段然不会浪费。

    半个时辰后,李诺打开了炼狱牢门,惬意地伸了个懒腰。

    “此地阴煞气甚浓,大伙儿动作都麻利些……”

    没过一会,那狱卒便带着十人赶来收拾牛妖尸骸,见了李诺,他露出兴奋神色,“多谢李班头了,李班头累了就赶紧回去歇息吧,这里交给我们了。”

    “还真有些累了,那我先走了。”

    李诺笑道。

    这也是心照不宣的潜规则,只要是斩杀大妖的人,那么下午就不用来值守了。

    毕竟斩杀大妖可是需要很大的精气神。

    想当初,李诺还没来之前,每次斩杀大妖都会有人员伤亡。

    所以,李诺对这些狱卒来说简直就是福星。

    ……

    回到安和坊老宅,李诺打坐调息巩固修为一直到夕阳坠山。

    这时,外面传来敲门声。

    李诺打开门,便见张大婶满脸的褶皱都充满了春风笑意:“诺哥儿,那姑娘答应了。明日辰时三刻在清月茶馆三楼雅间相约,你可莫要迟到。还有,你得换身衣裳……”

    “张大婶您办事还真是干脆利落,快请进屋歇一歇……”

    李诺哭笑不得。

    张大婶抓住李诺的手臂,乐得合不拢嘴:“不必了。诺哥儿,这次机会可要抓牢啊,那姑娘长的真跟天仙似的,而且琴棋书画样样精通……”

    说到这,张大婶神秘一笑,低声道:“还有,老身特意看过了,那姑娘是天足……”

    也不知是从何时开始,竟流行起以缠足为美,这一点李诺实乃难以接受。

    “好好好,明日正好轮到我休沐,我一定尽力而为,争取将她拿下。”

    李诺尴尬笑道。

    前几回相亲,也没见张大婶这般激动呀!

    ……

    翌日。

    天公作美,春风和煦。

    清月茶馆门口,一辆马车缓缓停下。

    帘子掀开,一圆脸黄衫姑娘扶着一白裙女子下了马车。

    “叶家姑娘,你来啦。雅间在三楼,老身带你们上去。”

    早已等候多时的张大婶立刻笑脸迎了上去。

    “多谢张婶引路,这里的环境倒是有些独特……”

    叶箐雨轻喃了一声,便迈着莲步走进茶馆。

    茶馆确实是一个挺独特的地方,三教九流都会在此汇聚,或吹牛打屁,闲聊谁家婆娘臀儿肥;或意气风发,指点江山,讨论天下大势。

    不过在这一刻,茶馆陷入了短暂的寂静。

    所有人都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直直盯着门口处走来的这位天仙般的大美人儿。

    风姿绰约,芳华正茂,绝色倾国!

    嘶——

    醉月居的大花魁紫鸢都没这位小姐漂亮吧?

    这是仙女遗落凡尘吗?

    少顷。

    寂静的氛围被打破,人们兴奋地私语喧哗起来。

    “这是谁家姑娘,真是花容月貌,也不知婚配了没有。”

    “太太太美了……不行了,我心跳的厉害,要爆炸了。”

    “若是我能娶到如此美人,减寿二十年也我愿意啊!”

    看着人群贪婪地盯着自家小姐,绮罗脸色一沉,一股寒意自眼眸子里迸散出。

    众人浑身一个哆嗦,神色有些茫然。

    今日旭阳高挂,又吃着热茶,怎么还会感受到冷意?

    “喂喂喂,你们该干嘛就干嘛去。这是诺哥儿的未来媳妇儿,仔细你们的眼睛,莫要乱瞄。”

    张大婶挡在叶箐雨面前,像极了护崽的老母鸡。

    “张婶,你也太偏心了。给诺哥儿找的媳妇那么美,给俺找的那个……若不是已经怀了俺的崽,俺都想退货了。”

    “滚一边去!诺哥儿救过老娘的命,老娘当然上心了。”

    张婶没好气训斥道。

    “哈哈,大黑子你也别伤心,等诺哥儿娶亲时,咱们去吃穷他。”

    在得知这位美人儿是李诺的相亲对象后,众人皆是发出了善意的笑声。

    叶箐雨嘴角间挂着淡淡笑意,优雅迈步,跟着张大婶上了雅座。

    似乎……自己今日这个相亲对象的人缘挺不错呢,自己的机缘会落在他的身上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