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九品狱卒:开局竟和魔教教主相亲 第0004章 夜探香闺

时间:2022-05-19作者:左岸七夜

    “那个张婶啊,五日后就完婚……这时间会不会太赶了些?”

    李诺急忙改口道。

    “我看看,五日后就是……哈,宜祭祀、嫁娶,还真是个黄道吉日。”

    张大婶也不知从哪摸出一本黄历翻了翻,皱纹里都充满了笑意。

    “咳咳……我觉得还是很有必要再深入了解一下。您看这样成不……过几日您帮我把叶姑娘再约出来,去渝州河泛个舟啊踏个青啊什么的,也好增进彼此的感情嘛。”

    李诺可不想喜当爹,便想着和叶箐雨再见个面,仔细查探清楚。

    “哎哟,诺哥儿莫要瞎闹!你既已同意,那就代表这门亲事定下来了,就得遵守世俗规矩,哪有婚前还私下见面的?那不是徒惹人笑话嘛!这样,这几日你就安心呆在家里,也顺便将宅院修葺修葺,至于聘礼采纳酒席宾客这些琐事就全交给老身处理,定为你办的妥妥的!”

    “张大婶……”

    “好了好了,不说了,老身现在就去叶姑娘那里告知喜事,也好让她早作准备。”

    看着张大婶迅速离去的背影,李诺内心纠结极了。

    双方定下了亲事,确实不好再见面了,不然会惹人非议。他自己倒是无所谓,但让女方名节受损那就是天大的罪过了。

    不过明面上不能相见,暗地里难道还不行?

    他好歹也是五品宗师,若公开身份,定能在江湖上占据一席之位。以这身精湛的修为,只要没人从中作梗,那么偷偷见叶箐雨一面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在这一点上,他可是一点都不迂腐。毕竟这可是他的终生大事,岂能马虎。

    嗯,大战略既定,那接下来就是战术层面的选择。

    装偶遇?

    不妥。

    一来不知叶箐雨何时会出门,自己守株待兔也不是个办法;二来外边人多嘴杂,气息凌乱,他也不好静心分辨出人家肚子里是否已孕育了小生命。

    那让侍女绮罗传个信,来一个“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也不妥。

    人家姑娘家家的脸皮薄,哪能答应这样出格的事?甚至还会误以为他急不可耐了呢。

    思来想去,李诺最终定计——夜探香闺!

    于是。

    待到月黑风高时,他便换上了夜行衣,偷偷摸到了叶箐雨的宅院。

    当然,这个秘密,他肯定要一辈子都烂在肚子里。

    不过才翻墙摸进宅院,便听到耳边剑风嚯嚯,定睛一看,剑光剑影如仙女散花一般满院飞旋。

    卧槽。

    这谁呀,大半夜的不睡觉,竟然还在练剑?

    李诺也是服了。

    当然,为了避免被人察觉,他立刻施展了。

    这是斩杀隐狼妖后刷出来的特殊功诀,一经施展,只要不起任何杀念、歹心,便可内敛自身气息,极难被人勘破。

    院落中。

    女子舞剑的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急,剑势如疾风骤雨。

    咦。

    这不就是叶箐雨身边的侍女绮罗吗?

    虽然早上也是匆匆一瞥,但那张肥嘟嘟的圆脸他可不会忘记。

    李诺微微有些吃惊。

    真没想到,看似一脸无害的小侍女,竟然还是一个武道高手!

    这藏得还真够深。

    而且看这剑势的凝炼程度,妥妥的啊!

    那么问题来了…

    这位叶家小姐到底是什么来头,竟能拥有六品剑道高手做侍女?

    她真的只是家道落寞这么简单吗?

    让六品剑客成为门客不难,难的是人家年不过十八啊!这等剑道天赋,足以让绝大多数剑侠刀客蒙羞了。

    估摸着等了小半个时辰,绮罗才收回剑势,朝着她自己的厢房走去。

    李诺又耐心地等了一会,发现确实没动静了,这才偷偷摸摸溜进了主院。

    当然。

    虽说是夜探未来媳妇儿的香闺,但他还是有分寸的,可不能像采花大盗那样硬闯进去,否则就是玷污人家的清白。

    李诺一动不动地趴在窗边,屏气敛神,竖耳倾听,依靠自己敏锐的感知力去捕捉未来媳妇的呼吸声。

    武夫五品为宗师,到了这个层次,除了可以借用小部分的天地之力之外,对知微见著也是有了深层的感悟。

    在这一刻,方圆三丈内的一切动静都逃不过他的感知。

    小片刻后,他收回了心神,嘴角勾起一抹欣喜的笑意。

    很好。

    叶箐雨的呼吸、心率、脉动,都很正常,不像是有身孕的样子。

    自己可算不用当接盘侠了!

    可是如果不是让自己接盘,那么这位大美人儿到底又图他什么呢?

    长相?

    别逗了,他只是略有小帅,远远不到人家见一面就倒贴的地步。

    家产?

    一座宅,一间铺,几百两存款,和那些腰缠万贯的土豪比差远了。

    身份地位?

    若说自己还是那个一飞冲天的状元郎,还有这种可能,可是如今的自己只是一个小小狱卒,而且还得罪了皇帝,难不成女方也和皇帝有仇,想要和他一起抱团取暖?

    可惜,李诺对天机道体系并不太了解,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了对方的意中人,不然一定待价而沽,嗯,嫁妆起码得半个魔教才行。

    好在李诺也不是钻牛角尖之人,辗转了一夜之后,他便恢复了往常的样子。

    ……

    一觉醒来。

    叶箐雨洗漱打扮一番后,便听见院子里传来了绮罗的惊呼声!

    “呀,小姐,快出来!”

    “你这丫头,大清早的鬼叫什么,何事这般慌慌张张?”

    叶箐雨走出闺房。

    “小姐……昨夜,好像有人来过!”

    绮罗眼里闪过浓浓的震惊。

    “哦?何以见得?”

    叶箐雨黛眉微蹙。

    “小姐,奴婢修炼的是《四季剑诀》,对花花草草最为敏感。购置这座宅院后,这院子可是我亲自打理的。可奴婢早上起来发现草地上夹着陌生的气息。还有,你看,这几处小草昨天还好好的,可现在却有些萎蔫了。”

    绮罗挖取了脚下一株小草,捧在手里近距离观察起来。

    叶箐雨美眸一闭一睁,果然发现了异样之处。

    院落里,草坪上,出现了淡淡的黑色光点,代表这些小草的生命很快就会枯萎。

    世间万物皆有机缘,身为的她一旦认真起来,岂能察觉不到?

    而将这些枯萎小草的轨迹连起来一看,那就一目了然了。是从院墙那边开始,一直渗透到了她的闺房附近。

    叶箐雨神色微微一变:“能瞒过我的感知偷偷潜入内宅,此人修为不可小觑,至少也是三品境强者!”

    三品境,那是足以雄霸一方的强者。可是渝州城哪来的三品境强者?

    连渝州知府也才儒道五品而已。

    绮罗神情紧张道:“渝州城内竟然还有如此强者。小姐,你房中可有什么重要东西失窃?”

    叶箐雨轻摇螓首:“我室内格局未有任何变化,不知此人潜入府邸倒地有何目的。”

    绮罗脑补了一番,惊呼道:“小姐,你说会不会是咱们的身份被识破了?那人觉得以一人之力拿不下咱们,所以就去调遣大军来围剿咱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