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九品狱卒:开局竟和魔教教主相亲 第0005章 强买强卖

时间:2022-05-19作者:左岸七夜

    “不可能!我们的身份干干净净,除非教里出了叛徒。不过也不能大意,往后再注意一些吧。”

    叶箐雨微微蹙眉。

    她可是!

    各大修炼体系虽有优劣,但有一点是相通的,那就是三品境为分水岭。

    就拿武夫为例,整个江湖中能修得之身的,也就百年前的武林盟主杨无敌。

    而叶箐雨能以二十二岁之龄成为,最大的功劳其实是她的那个圣主师父。

    本以为以这身修为,在渝州城里应该是可以随便碾压的,哪知竟有高手半夜摸进她的宅院,而她却毫无察觉。

    若此人对她存有敌意,恐怕她真是要死在梦中了。

    当然。

    叶箐雨还是江湖经验尚浅,太高估对方了。

    李诺也只是占了的便宜,而且行举还算有分寸,倘若他真地闯入叶箐雨的闺房,那肯定就会惊动她,那可就真要当场社死了。

    ……

    一连数日,李诺神采奕奕,容光焕发。逢人就收获一波祝福,这心里确实不要太美滋滋啊。

    “诺哥儿,红喜贴好了,大红灯笼也挂上了,明日的掌厨师傅也联系好了。”

    “好好好,辛苦你了。”

    “嘻嘻,李诺大哥,新的被褥换好了,卧房都打扫干净了,院落也按照你的意思翻新了一番,你看看哪里还需要变动的?”

    “翠儿妹妹做事还用说嘛,我很满意。”

    看着自己的婚房焕然一新,李诺心中甚是满意。

    这些人是张大婶找来帮忙的,都是手脚勤快的街坊邻居。

    “嘻嘻,那我们就先走啦,诺哥儿今日也要早些歇息,明日可有的忙了哦。”

    “多谢诸位帮忙,小小红包不成敬意,都拿着哈。还有,明日都放开了吃。”

    待众人离去后,李诺伸了个懒腰。

    忙活了一天,也有些累了,正当他准备回房歇歇时,却见一个鼻青脸肿的青年找上了他。

    “咦,这不是王哥吗?你这是怎么了?”

    李诺仔细端详了老半天,才认出这人就是租了他铺子的王老板。

    “没、没什么……就是不小心摔了一跤……”

    青年男拉了拉帽檐,努力遮挡自己红肿的脸颊,眼神闪烁,吞吞吐吐道,“那个诺哥儿……我老家那边出了点事,我得立刻赶回去处理,你那铺子我不打算继续租用了,不知你可否将租金退还我一些?”

    “不租了?行吧,你租契带了没?”

    一年四十两的租金,对一般家庭来说确实不算小数目,但李诺自信想要赚钱还是不难的,便应了下来,全额退还。

    “带了带了……多谢诺哥儿体谅!”

    青年人立刻从怀里掏出租契递给了李诺,差点就喜极而泣了。

    收回租契,李诺便从房里拿出银子交给了青年人。

    青年人收好银子,神情有些复杂,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怎么,王哥还有其他事?若真遇到什么难处,我能帮则帮。”

    李诺有些不解,这人难道是想借钱?

    青年人倒也有良心,环顾一圈,见没人注意到他这边,便鼓起勇气上前一步,咬牙低声道:“诺哥儿,我连夜就要回老家……你自己可要注意一些,这几日雷刀门行事有些出格……”

    说完,青年人便匆匆离去,生怕惹上祸事。

    雷刀门?

    该不会是又和哪个帮派火拼了吧?

    但持械斗殴这些事情不归他管。而且这几日一直忙着婚事,他哪有闲工夫去关注别的?

    所以李诺也没将此事放在心上,哪知才过了一个时辰,雷刀门便找上门来。

    “李班头可在,雷刀门崔向笛前来拜会。”

    刀客,绰号“狂雷刀”的崔向笛?

    李诺微微皱眉。

    虽说才是去年崛起的人物,但这名号在渝州城可不小。他的唯一妹妹嫁给知府大人做了续弦,这身份地位自然就水涨船高了。

    去岁末,雷刀门并吞了漕帮,将渝州河那片地带都纳入了门派势力范围,一时间风头无两。

    李诺虽然也在暗中扶植了一些江湖人士,但都处于散养、放养状态。

    而崔向笛和他在明面上也没有什么利益往来,不知这人找上门有何目的,但又不好直接让别人吃闭门羹,便打开门,拱手问道:“原来是崔门主大驾观临,不知有何贵干?”

    “哈哈,听说李班头明日就要成亲,所以特来送上一份大礼,以表心意。”

    说着,崔向笛便从怀里掏出一份契约递了过去。

    李诺接过来一看,脸上笑意渐渐冷却。

    崔向笛浑然不在意,笑咧咧问道:“李班头可还满意?只要签上名,三百纹银立马奉上,去衙门备案这些手续由我来办。”

    “崔门主,王老板是受你的威胁才退租的吧?”

    李诺淡漠问道。

    原来,崔向笛是想买他在渝州河那边的铺子,不过出的价钱却只有市场价的一半。

    渝州河岸繁华无比,可以说是一铺传三代,这样的旺铺不溢价个三五成,谁舍得卖?

    “哈哈,李班头马上就要成亲了,我这不是怕你太忙嘛,所以就自作主张将你铺子租约的事情搞定,那个王老板倒也识趣……”崔向笛皮笑肉不笑道,“三百两可不少了,待你成亲后,花钱的地方可多着了,可不能委屈了新娘子,哈哈哈哈!”

    “我的家事就无需崔帮主操心了,铺子我是不会卖的。”

    前任都能硬刚皇帝而不低头,他这个后继者若是怕了一个江湖帮派,那岂不是要笑掉大牙?

    如若对方真敢撕破脸皮强买强卖……恐怕知府出面都架不住他的刀锋。

    崔向笛这两年顺风顺水惯了,哪想自己都亲自登门给足面子了,一个小小狱卒班头竟还敢忤逆他?

    他立刻沉下脸色,道:“李班头可要考虑清楚了!边上那十来家铺子都已经被我收了,我正准备改造,若是少了你这一家,这改造起来可就很麻烦了,而且缺了一角,风水被破,可不利于我雷刀门的发展。”

    “雷刀门能不能发展与我何干?不卖就是不卖,哪怕知府来了我也是这句话。”

    李诺可不会惯着他。

    他是被废了文位不假,但能在他头上指手画脚的也只能是朝中那有数的几位大佬,哪能容得一个小小雷刀门上跳下窜?

    “李诺,你只是一个狱卒班头,真以为陛下封了你九品,你就是官了?明日是你大喜之日,若能合作,雷刀帮自会献上一份贺礼,若你执迷不悟,哼哼,可休怪我不客气。今夜亥时之前,考虑清楚了都可以来我府上找我,言尽于此,望你好自为之。”

    崔向笛威胁了一番后便拂袖离去。

    而李诺看向崔向笛离去背影的眼神,仿佛看死人一般。

    明日的大喜日子确实见不得血光之灾。既然如此,那就将威胁扼杀在今夜!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