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扶汉季 第一章 汉家哀歌

时间:2020-05-24作者:知言伯

    薤上露,何易晞。

    露晞明朝更复落,人死一去何时归……

    古老哀婉的丧曲,伴随着点点稚嫩的哭声,自这雒阳深宫中传出,传向了大汉宗庙。

    种种情形,都表明了一件事,当今的君父,驾崩了!

    公元一八九年,史书记曰:中平六年,岁在已巳,夏四月,丙辰日,历十一。

    丙辰日,历十一,上崩,按制,太守以下吏民皆白服,缟素。

    ……

    雒阳,分内外两城。

    内城城东西六里十一步,南北九里一百步,内城中主要建筑有:皇宫、武库、太仓、三公府,勋贵国宅,南市,马市,金市,一条护城河,划分着雒阳的内外城。

    自光武皇帝至今世以来,这偌大的雒阳城,也曾经历过了几度扩建,这才有了今日的规模。

    不过,东汉王朝也几经后辈不孝,将这刘氏的天下给败坏得不成了模样。

    自建武以来复燃的火德,至桓灵时,便有了再衰的趋势。

    天下民心不复归朝廷,四方诸臣妾皆有揭竿自立之势,朝廷也是有心无力。

    自天子刘宏践祚登基以来,建宁年至中平年来,各方动乱,在这位天子的在位中,历经东征西讨数十场,有胜有败,大汉底蕴,也因此而败的差不多了。

    当今陛下,内掀党锢,大索冤狱,外刚强而损天汉子民无算,因此,不论是士人还是民间百姓,都对这位天子生出了极大的不满了。

    于是,谶纬说,上无德,致天现阴阳谬错以示警惩。

    也不知是这位陛下着实是不修德行,以致于天降灾祸呢,还是这位陛下太倒霉了,生在了这最为悲哀的时代之中。

    内忧不断,各地起义不绝,外有强邻环伺,年年入寇北方大地,致使北方各州战乱不断,民不聊生!

    这位陛下,不是在打仗,就是在打仗的路上。

    不是在道歉,就是在道歉的路上。

    哦,还有那恐怖的一年三次的救灾,年年如是。

    细看这位天子的一生,其实也是充满了无奈的一生,河间人氏,亵渎亭侯刘苌之后,世袭列侯之族。

    本该斗鸡走狗,荒唐一生,却因先帝无后,被朝中士人自河间亵渎亭迎入了雒阳,被迫承了大统,即皇帝位。

    可是,即了皇帝位的陛下,也并没有因此得到半分自由,成了窦氏手中的玩物,陛下不痛快了,只用了九个月便族了那窦氏一族,至此,那显赫一时,嚣张跋扈的窦氏,便成了被风吹过的烟尘,了无痕迹了。

    孝桓皇帝曾经掀起第一次党锢,大索冤狱,这位陛下便掀起了第二次的党锢,在雒阳城里杀了个天翻地覆!

    许宠,刘瑜,杜密,李膺,名门士子,曾经敢与天子对抗的存在,今又何在?

    当今世人,上至士族,下至不明事理的黎庶,大多都辱及当今陛下大兴党锢,无德,不过,却罕有人愿意睁眼去看一看,这位陛下在位时的功绩。

    当然,而今一切的功与过,都随着一声驾崩而随风而逝了。

    天子驾崩了,那是要送进大汉宗庙,常伴五帝尊座前的,以后是能够享受后辈子孙血牲祭祀的神灵。

    士大夫们就不一样了,士大夫们只能三代而族亡,到时候后辈子孙既使想要祭祀祖宗,却也连个神牌都找不到了。

    到了那时候,谁又来议论谁呢?

    ……

    宫墙之外只是诧异于又故去了一位陛下而已,哪里及宫庭里的波云诡谲呢?

    十常侍的小圈子,连带着一个宦官利益集团,因为天子的驾崩而表现得有些疯狂。

    他们要杀人!

    何进的威胁实在是太大了,本来今日的刺杀都已经成了,却因为一个小小司马的泄密而失败!

    这让蹇硕没法子忍!

    必须要杀了潘隐!

    然而!

    潘隐早就投靠了何进了!

    何进怎么可能会将人交给他?!

    难道要自己堂堂列侯之尊去刺杀一位军司马吗?

    蹇硕几欲抓狂,却无能为力。

    自光和元年那场肆无忌惮的刺杀之后,国家安排在皇宫里的巡防部署,比之守在皇宫武备重地的武库,还要严密三分,别说是兵器没办法带进南宫范围内了,连人员进入南宫范围内都要进行记录。

    一道程序都不能少!

    “奸臣贼子!全都是奸臣贼子!”

    这一天,身为一军校尉的蹇硕,罕见的生出了巨大的怒火!

    ……

    宦官集团的怒火,并没有波及到大将军的官邸前来。

    宦官们怒气冲冲,何进也并没有表现出高兴的意思。

    他那位皇后妹妹的意思是,让自己去巴结,拉拢外庭的那些士人公卿们,这让一向为人自负的何进,心中一阵难受。

    何进其人,本是南阳一屠户出身,性格暴烈,刚愎自用,少有能听进别人意见的时候,更别提让他委身屈尊,向那些向来针对他们的士人公卿们服软了。

    袁绍者,字本初,故大司空袁逢之庶子,因左中郎将袁成早逝,故此,袁逢将袁绍过继于袁成一脉。

    袁绍其人,生得英俊威武,为人士人风度颇为浓厚,因此颇受袁隗袁逢的喜爱,少年得志,也并未牵扯到党锢之中,因此,袁绍才能站在何进的官邸中。

    袁绍劝何进道:“天予灭之,必先与之,何公当世大将军,统领京师兵马,当行周公与成王之事,何故与些许烦恼置气呢?”

    即便是向来刚愎自用的何进,在这样的时候听到这样的劝说,何进不仅没有生出憎恶,反而生出了正该如此的感觉!

    如周公负成王朝诸侯,历经了多少的流言恶语,最终呢?

    盖世移千年而贤名垂于史!

    某,大英雄也,也该往那世家本纪中走一遭!

    想通了其中的关隘,何进连忙让人备了雅致的礼物,向三公九卿们,挨个挨个的上门拜访,为刘辩当皇帝拉选票。

    其实,何进不知道的是,当世的公卿豪门集团,因为党锢的原因,公卿集团已经将宦官集团恨透了,宦官集团千方百计想让刘协即皇帝位,以此为宦官集团谋取利益最大化。

    这是要损害他们的利益的!

    这还了得?!

    先帝都办不到的事情,就凭这几个阉宦之人也想立功?!

    所以,哪怕没有何进的登门拜访,他们的选择也是皇长子刘辩。

    祖制曰:立长!

    不立长则天下乱矣!

    ……

    三方争斗,随着一曲挽歌而起!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