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扶汉季 第四章 殿下好龙阳?

时间:2020-05-24作者:知言伯

    “王公公。”

    刘辩再次对这个宦官行礼。

    王二惶恐的摆手,连道不敢,脑袋更是都快埋进裤裆里了。

    什么人面前摆什么姿态,这些都是当宦官的基本必修课程,王二很清楚自己的地位,更清楚面前这位的地位。

    这位可是只差一步便能至高无上,乾纲独断的人主,他哪里敢拿捏什么架子?

    别看现在的宦官一个个的拽的跟二五八万似的,但那些都是高层太监他们之间的事情,跟他们这种小喽啰有半点关系么?

    王二相信,自己要是跑到朱雀门外面闹腾一下,吼一声自己是中常侍某某下的小黄门,还指不定有多少人盯着王二的屁股,冒绿光呢。

    没别的意思,就是想宰了他而已。

    宦官名声最臭,其次外戚,公卿门阀名声最好,最受人们欢迎。

    粱冀,窦固之流连骨头都已经腐烂了,两次党锢之祸却仍在眼前,由不得这些宦官们的名声不臭,不心惊胆颤。

    “殿下要有什么吩咐,尽管吩咐奴婢便是,殿下这是干什么啊?”

    王二的语气都快要哭出来了。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但要是给你献殷勤的人换成了当今皇长子的话,这非奸即盗四个字就得换成诚惶诚恐了。

    王二也怕啊。

    他来这儿侍奉刘辩,本来就是奉了张让的命令的,一边是好好侍奉刘辩,教导刘辩的礼仪,免得刘辩在践祚的时候出问题。

    一边则是监督限制着刘辩的行动,不能让刘辩在践祚前到处跑,免得给某些有心人抓住了把柄,被打之以不孝的名头。

    皇长子辩不孝的话,承位的就只能是蹇硕手里的皇子协了。

    蹇硕本就有军权在手,这已经跟他们这群常侍有些不大一样了,如今更是想撇下张让他们,自己独大,独占从龙之功,这就将原本就已经关系不大好的两人推向了极端恶劣的氛围之内。

    刘辩沉思了一下,站在了王二的面前,沉声道:

    “将你的衣服脱下来。”

    王二一愣,然后,目光惊恐的盯着刘辩,后退了好几步!

    当今殿下居然,好,好,好龙阳?!

    就算好龙阳,也不至于这样饥不择食吧?!

    即便周围没有人,可这还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啊!

    王二面部表情的转变并不能瞒过刘辩,刘辩面色一黑,沉声喝斥道:

    “放肆的东西,乱想什么,本殿下只是好奇而已,还不快点脱?!”

    两人说话间,终于到了刘辩的宫殿前,刘辩目光不善的盯着王二,如果王二有半点不从的意思,刘辩恐怕就要暴起杀人了。

    看着目光不善的刘辩,王二叹了口气。

    自己终究只是区区一个小黄门而已,上比不得张让等人,下比不得钩盾令等实权宦官,今儿要是悖了这位殿下的意,想必明日张让就会拿着他的脑袋,来到这位殿下的面前讨好卖乖。

    毕竟,这是新的人主。

    咬了咬牙,王二悲愤道:“奴婢愿脱,请殿下少待!”

    节操抵不了强权呐!

    认命吧!

    刘辩无力的叹了一口气,一千多年前的太监居然也能有这么多的内心戏,真是难为他了……

    ……

    不多时候,刘辩换上了一身太监服侍,拿着王二的宫籍,引,还有,少府制的玉佩。

    刘辩知道,单靠这么个小太监就想逆天翻盘,这是绝对不可能的出现的,又不是拍电视剧,哪来的那么多好运气?

    王二的主子可是姓张名让,乃是大名鼎鼎的十常侍之一,祸乱了这个天下整整三十年!

    即便是因为与蹇硕,还有某些有心人的一场斗争要扶刘辩为帝。

    但是,一个有自己思想的皇子如果成为了人主,那将会成为一件更加恐怖的事情,张让绝对不会愿意看到一个有自己思想的天子,在他面前蹦跶。

    能侍奉两代人主,城府心计还有自身的手段,会有那么简单吗?

    看看那些宿卫着宫殿的士卒们,如今究竟是属于卫尉署内,还是只听令于张让?

    换个说法就是,主南宫卫士的南宫卫士令,而今姓张,出自颍川禹县,而那位张常侍,同样出自颍川禹县。

    刘辩如果想以皇长子的身份出宫,那已经是不可能的了。

    天子才驾崩,刘辩的一举一动都将是众人关注的重点。

    如果刘辩有一点逾越孝道的动作,那么,无边无际请另则新君的奏章将摆在何进等外戚的面前,然后,刘辩就该三尺白绫了。

    这是一场属于刘辩自救的博弈。

    刘辩不仅要摆脱张让,还要摆脱何氏外戚。

    好在,刘辩也并不是孤立无援的。

    刘辩记得的那些忠心汉王朝的名臣也有不少,在如今还能给刘辩的尴尬处境带来帮助的大佬,刘辩就记得一位。

    正是那曹操曹孟德!

    字孟德,小字阿瞒,故大长秋,费亭侯曹腾曹季兴之子故太尉曹嵩之子。

    被许子将点为清平之奸贼,乱世之英雄的宦官之后,卑贱之人。

    一手终结了东汉乱世,亲手开启了属于三国的大时代!

    单身刺董,随诸侯讨董,挟天子以令诸侯,自加司空,进九锡,加魏王,野心昭昭,实在是为大汉之奸贼!

    但是,就是这样一位祸国的奸贼,在三十五岁以前,却是一位实打实的汉之忠臣,一心想要匡扶大汉的忠臣!

    这话要说出去也没人会信,但是,这就是事实。

    反观袁绍之流自诩为名士,名声比皇帝老子还大,与张邈等割据一地的大吏为伍,朝廷数次征辟为郎,不来。

    一提到要起义了,一个个的眼睛都瞪得比牛还大,兵马粮草什么的更是一招就来,不到一年的时间就能跟刘璋之流掰腕子了,这份本事,刘辩也看得叹为观止。

    对于袁绍,刘辩是没那个想法了,满嘴的仁义道德,出口就是子曰诗云的,结果手里的刀子还照插不误。

    曹操之流都还好说,但是对于袁绍这种人,刘辩是真的怕。

    当然,也不只是袁绍一个人,他只是这个时代士族门阀的一个缩影而已。

    至于现在,大名鼎鼎的奸贼曹操和袁绍,还在西园八校的编制里给蹇硕打工呢。

    刘辩借着王二的身份,就是想去西园见这两位。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