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扶汉季 第六章 会曹操

时间:2020-05-24作者:知言伯

    天色愈渐转黑,宵禁也猛然开始,一伍伍的羽林军士卒开始巡逻了起来,这让刘辩的步伐再次减慢。

    好在大汉宵禁在如今仍然是威名赫赫,一般也没人敢犯,所以这些执戟的虎贲军巡防的力度并不大。

    顺利来到了红色龙图大纛的不远处,刘辩对着周围的丛林右手握拳击左胸,道:

    “黄门侍郎王二,面见典军校尉曹孟德曹公,请传报。”

    一阵蒿草被触动的声音传出,随后,一个高壮的黑色绛衣士卒出现在刘辩的面前,也没什么言语,就对着刘辩伸出了手。

    刘辩明白,这是在问自己要‘身份证’呢。

    没有犹豫,刘辩拿出自己的竹符,交给了这位高壮的士卒。

    刘辩的年龄本来就跟王二差不多,天色昏暗之下,这高壮的士卒也没能看出什么不一样的,仔细的对比了一下竹符上的信息,确认无误之后,就将手里的竹符还给了刘辩,对着丛林打了几个手势,然后就引着刘辩进入了军营的范围。

    即便是进入了军营的范围,也不能有丝毫的放松,这士卒又跟着巡防的,守营,拉拒马士卒们的对了好几次的暗号,这才顺利来到了中军大帐,曹操的办公地点。

    这还没结束呢,搜身,确认了没有威胁性之后,再去了脚上的履,刘辩才被引入大帐之中。

    看到这一片森严的军营景象,刘辩也不得不感叹,这曹操的确是个治军的能吏。

    不论史书怎么夸耀,怎么诋毁,刘辩终究只是一个来自千年后的魂灵,对于曹操其人,刘辩并没有一个直观的映象,到了现在,刘辩才算是对曹操有了初步的认识。

    能治军,有纪律!这已经有强军之风了!

    这可不是后世,能随随便便就给你列个军阵出来,还能做到令行禁止。

    在这个时代,能令行禁止,列好军阵,就已经是少有的强军了。

    举个栗子,战国时期的魏武卒厉害吧?

    战车所过之处,六国只有哀嚎的份,列过军阵吗?只是能做到列阵而已,连令行禁止都差一点。

    曹操拿到这两千人,才过了多久?还不到一年。

    能练成这样已经极为可以了。

    刘辩情不自禁之下,也没管什么多余的规矩,身形一放松,就找个位置坐了下来。

    “放肆!”

    那盯着刘辩的士卒见到刘辩竟然如此不客气,沉声喝了一声。

    刘辩看向那同样高壮的士卒,黑色绛衣的标配,手臂佩白。

    “我远道而来,大半日不曾休息,你全不问我因何而来,也不端半杯水来,上来就问一个放肆,是否太无礼了些?”

    刘辩稚嫩的嗓音倒是与那壮硕士卒粗犷的声音形成了对比。

    那士卒眼睛一瞪,怒声喝道:

    “好你个没卵子的阉人,还敢跟某家讲理?!”

    说着,那壮汉捏着拳头就要来揍刘辩。

    这些人,能听曹操的话,因为曹腾曹嵩的名声很好,属于宦官里的清流,士人里的清流。

    但是他们很对于‘王二’这种十常侍手底下的阉人,是没有半点好感的。

    对他们而言,十常侍和手底下的阉人们,都是祸国之辈,狼狈为奸,有一个算一个,统统杀光了才好。

    刘辩见势不妙,连忙停止了跟他的对话,直接转头看向了营帐的入口处。

    那士卒见到刘辩的动作,也连忙转身,结果……连半根毛都没有。

    “好个奸人!还敢耍弄某家?!”

    那士卒大怒,正欲动手,就听见身后传来一声咳嗽声,士卒连忙住手,恭敬道:

    “校尉。”

    正主又咳了一声,轻飘飘的道了一句:

    “退下吧。”

    就算是揭过了刘辩与那士卒之间的小摩擦。

    刘辩好奇的看向了立在营帐门口的那个黑衣的矮汉子。

    按照汉制一尺21—23厘米来算的话,曹操身长七尺这话说的倒是一点都不错。

    刘辩才十四岁,就已经有一米六,跟曹操的身高差不多了。

    当然,相较于身高,刘辩更好奇的是,这位大枭雄如今的心思。

    刘辩的处境可不大好,如果只因为一点名人效应就将自己的安危都交付给这位的话,那将是极为不明智的。

    连曹操都被这小太监赤裸裸的目光盯得都有些不自在了,轻咳了一声,然后坐在属于自己的主位上。

    “不知这位内侍深夜前来本官的军营,可是张侯有何公干吩咐本官?”

    曹操也不提上茶之类的话,上来就是直入主题。

    刘辩也不含糊,对曹操拱手,道:

    “我并非奉张侯的命令来的。”

    曹操眼睛一眯,目光凛凛的盯着刘辩,似乎要将刘辩看个透。

    过了良久,曹操深吸了一口气,淡声道:

    “这位内侍身为张侯一手提拔起来的黄门侍郎,难不成还投效了他人?”

    话中所蕴含的意味已经不说自明了。

    谍中谍这种玩意儿,无论是哪个朝代,都让人厌恶。

    刘辩的话让曹操怀疑,刘辩也是这种人。

    刘辩又说道:“我冒死深夜来见曹校尉,乃是与曹校尉共同谋一桩富贵,不知道曹校尉是否愿意?”

    曹操闻言,目光一厉,冷冷的盯着刘辩,倘若这个不知死的小宦官说出半个僭越的字,曹操都要砍了他。

    在这个敏感时间段里,曹操用脚想也能知道这小宦官所说的谋富贵究竟是何事了。

    曹操是杀过人的,一双杀气满满的眼睛死死盯着刘辩,即便是刘辩也不由得感觉有些发毛。

    “某不知什么富贵,某也不需要什么富贵,内侍请回。”

    曹操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刘辩愕然。

    也是,玩心思,刘辩如何能玩的过这些以城府心计闻名于史书的大佬?

    即便这个大佬还没长成,但终归还是不可小觑。

    刘辩收回了试探的心思,尊重的拱手行礼,道:

    “我奉的是殿下的命令,来见曹校尉。”

    曹操几乎拍案而起,冷视着刘辩,却没说话。

    刘辩一愣,随即笑道:“当今的皇长子辩。”

    曹操仍旧不言语。

    “殿下说,当今汉室之中,要论忠臣,曹校尉当属第一人,故而命我向曹校尉求取助力。”

    曹操愕然。

    “殿下还说了,皇子协年幼,若是承了大位,必为朝中奸人所玩弄于股掌,殿下有匡汉之心,也有匡汉之意,若是有曹校尉相助,必能如高祖之于子房,孝武之于卫霍一般,成就一番功业。”

    曹操仍旧一脸懵逼的模样。

    刘辩也懵逼了,这难道是个假曹操?怎么自己都说的这么明白了他还这幅表情?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