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扶汉季 第七章 智……智障?

时间:2020-05-24作者:知言伯

    刘辩可能并不知道,在东汉时期,特别是他那个不靠谱的祖宗重修了五经之后,新儒学对这时候的人们的影响有多大。

    原本以豪放著称的关中子弟,竟然在短短数十年间就玩得一手好心计,把素来以正统著称的齐鲁子弟耍的团团转。

    转变之大,让人瞠目结舌。

    即便曹操在少年时代是个不学无术的纨绔,但是,该读的春秋他一点都没落下过,该学的弯弯绕绕他更是一点都没缺过。

    曹腾何以能在党人清流之中留下良好的名声?

    深谙此道啊,唯有深谙此道才能在一片清名中,还能拿下那偌大的家业。

    别以为那曹家偌大的家业都是曹嵩一个人能打下来的。

    再有,沛国,谯县,那可不是什么简单的地方,其中的弯弯绕绕多着呢。

    曹操还是头一次看见,这么心直口快的小宦官,猝不及防之下,曹操是真的惊讶了。

    当然,惊讶归惊讶,但是看到那小宦官那真诚的眼睛,以及他透露出来的信息,曹操觉得,自己恐怕要高看一眼那位殿下了。

    等等?!

    曹操目光不断在刘辩的身上扫过,露出了狐疑的神色,随即扫到刘辩的脸,这一眼,曹操心头更惊讶!

    这宦官竟然与刚刚驾崩的那位大汉天子有几分的相似!

    刘辩见到曹操的面色也是心头一跳,心中怀疑自己是否暴露了,然后,就与曹操的目光同时对上了。

    曹操低着头仔细思索了一番,又有些恍然,若非是殿下本尊在此,区区一个小宦官而已,又怎么能说出那样为国为民的大道理,实在是有些非同凡响了。

    曹操复杂的看了一眼刘辩,他毕竟不是那个进九锡,妄图染指皇权的魏王,还是没能做到对这位大汉未来的继承人淡然处之。

    曹操站起身来,恭敬的行了个汉代最标准的礼仪,然后走到营帐门口,将守营的众人撤了下去。

    “心细如尘。”

    刘辩赞叹。

    即便是在自己亲手打造的铁桶一样的军营之中,曹操也不敢有丝毫的松懈。

    原因无他,全因为这件事情的牵连太广了!

    如果一个松懈之下,让有心人抓了把柄,刘辩就是被废黜继承人的位置,然后被贬黜为王,而作为参与者的曹操,毫无疑问,必然是夷三族的大罪。

    曹腾,曹嵩,连个根都不可能留下,连带着整个沛国,都要被除国。

    皇位一事,又不是行军打仗,哪里有什么不进则退?

    一旦站了队,那就是拿全家的命来赌一个前程,成则富贵三代,败就是满门问斩,从来就没有第三条路可言。

    曹操有些惊疑,要知道,他在雒阳之内的名声向来就不好,连当初的月旦评都是他厚颜无耻,把那许子将缠的没办法了,这才给他评了句不大好的批语。

    更别提曹操之前做官的升降记录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曹操实在是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上了这位殿下的拉拢名单的。

    几番思索之后,曹操苦笑了一声,恭敬道:

    “殿下,这又是何苦呢?”

    曹操所问的自然是刘辩为什么要这样做。

    毕竟,只要不出什么关于刘辩自身的问题,刘辩几乎是稳稳的就能坐上那个位置,连半点波澜都生不出的那种稳当。

    曹操也实在是想不到,刘辩为什么要冒着天大的风险出自己的寝宫,来西园找自己。

    刘辩饱含深意的目光落在了曹操的身上,也有些搞不懂曹操是真不明白还是故作不知。

    “曹校尉是否忘了,本殿下可是才十四啊!”

    曹操默然。

    十四岁,这可真是个尴尬的年龄段,连十五岁都还没达到啊。

    前汉以孝武之明十六岁即位尚且要太后大揽朝政,垂帘听政,更何况是这么一个连十五都没到的小家伙?

    至于先帝?

    呵呵。

    曹操根本就不想拿这位举例。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曹操又问道:

    “殿下又如何能对臣如此推心置腹呢?就不怕臣以此为投名状,交给那些不想让殿下进一步的人吗,臣终归是蹇侯所署。”

    这话说出来就属于大不敬,但是不说的话,曹操的心难安,毕竟,这种事情实在是赌不得。

    刘辩面色不变,一双眼睛只是盯着曹操,也不说话。

    曹操呼了一口气,半跪了下来,然后伸出了自己的右手,握拳,郑重的放在自己的胸口,这是军队见君父所行的最高礼仪。

    “臣宗族世受汉恩,不敢不报,臣本纨绔,幸蒙先帝不弃用为校尉,今,殿下屈尊入营,亲自招揽,臣,愿为殿下效死力!”

    听了这话的刘辩终于松了一口气,紧紧绷住的身子都放松了几分。

    没办法,曹老板的名人效应实在是太恐怖了,如果曹操不投效刘辩,刘辩都不知道该用什么态度去面对他。

    或许,只有一死才是他的归途。

    “曹校尉请起,我与校尉之间,勿需多礼。”

    刘辩叹了口气,那句我之子房还是没脸在这位面前说出来。

    羞耻·ing

    选择归附之后,曹操站起身,准备将刘辩迎入主位,但是被刘辩拒绝了。

    刘辩脸色慎重,拿着少府制的玉佩,把玩起来,面色有些阴晴不定。

    曹操见状,也没有催促,静静看着刘辩,等待他的下文。

    “本殿下今日冒昧而来也是有一件事情想请孟德相助的。”

    曹操心中一跳,谨慎到了极点。

    能让当今的皇长子殿下都如此慎重的事情,由不得曹操不谨慎对待。

    “本殿下欲诛阉竖。”

    刘辩艰难吐出七个字,仿佛下了极大的决心似的。

    “……”

    曹操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想了想,曹操委婉的劝说起来:

    “殿下,十常侍之流虽有不堪之处,但至少对国家,大汉,还是忠心耿耿的。”

    曹操虽然看不起十常侍,但是曹操也能看清楚,在这个时间段,谁动十常侍都必然是个死。

    雒阳城里本来就是宦官,党人,外戚三方圈子打架。

    这个时候去灭了十常侍,雒阳里的外戚势力与党人势力就会极速膨胀,到那时候,对所有人都将是一场灾难。

    这殿下难道也是个读春秋读上了头的清明殿下吗?

    曹操心中无数的念头闪过,目光闪烁。

    刘辩看曹操那模样就知道曹操肯定在腹诽他,也是有些无语。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