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扶汉季 第九章 巡营(一)

时间:2020-05-24作者:知言伯

    刘辩目光停在曹操身上,疑惑道:

    “三思什么?”

    我只是忌惮何进的巨大权力,想卸个兵权,这我三思什么?

    “大将军无论如何说也是殿下的嫡亲舅父,殿下如果对大将军下狠手的话,毕竟有违孝道。”

    曹操以为,刘辩是不满何进如粱氏窦氏一样一家独大,要对何进下毒手了。

    刘辩无语,这些人的思想怎么就这么歹毒呢?我什么时候说要对何进下毒手了?

    “曹校尉误会了。”

    想了想,刘辩接着说道:“本殿下只是想看看,能不能在街亭军上面想想主意,两万兵马可不是什么小数目,放在大将军的手里实在让人难以心安。”

    想弄死何进?

    就凭刘辩?

    怎么可能?!

    别说刘辩了,蹇硕手捏着天子亲军,想干掉何进都失败了,凭刘辩自己?

    何进除了没脑子没智慧以外,自身的勇武以及身后的幕僚集团还是不可小觑的。

    更何况,何进现在已经一股脑的钻进军营不出来了,连已经贵为皇太后的何氏都把他从军营里叫不出来,更别说一个刘辩了。

    曹操恍然,这才意识到自己想岔了,曹操恭敬说道:

    “若是想不废一兵一卒拿下大将军的兵权,那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殿下在此向臣诉说,实为不智,不如向中军校尉袁绍,袁本初陈述,料想袁本初应当不会拒绝殿下的请求吧?”

    刘辩望了曹操一眼,淡声说道:

    “曹校尉是欺本殿下年幼无知吗?那袁本初早年以隐士自居,不顾朝廷征辟,又私蓄游侠儿,诛杀阉宦,而今虽然身在军中,归于蹇硕统领,其人却仍旧与大将军交往甚深,曹校尉叫本殿下如何能用?”

    曹操张了张嘴,还想为袁绍辩解一下,却发现刘辩所说的就是真正的事实。

    在常侍的眼皮子底下出了这么恶劣的行为,要不是袁绍是故司空袁逢的儿子,已故左中郎将袁成的继子,赵忠他们早就把这个逆臣贼子砍死了不知几百遍了。

    更重要的是,这些所谓的常侍不过是皇家养的忠犬而已,皇帝能随便打骂,但是,袁绍这区区一个白身居然也敢来打一棍子,这不是自己找死吗?

    别看朝堂上的清流党人们一个叫的比一个欢,但是真要说起来,就算张让赵忠他们把脑袋伸在这群清流的面前让他们砍,让他们动手,他们又真的敢动手吗?

    张让他们大多都是侍奉过两代帝王的老太监了,手底下的利益集团庞大无比,十常侍如果一死,整个内廷都是要掀起动荡的。

    到时候他们苦心维持的名声,家族,门生,都将随着宫廷史官的寥寥数笔而化为乌有,然后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永不翻身!

    史官的笔,割人的刀子,锋利无比还不见半点血。

    “殿下是否忘了,袁绍也是支持大将军的,如果将殿下憎恶阉宦之意透露与他,他岂不是能为殿下所用?”

    曹操还是想劝一劝刘辩,让刘辩将袁绍也拉进帝党的圈子。

    刘辩摇了摇头,道:“曹校尉比本殿下还了解袁绍,袁绍是什么人曹校尉不知道吗?”

    顿了顿,刘辩又道:“本殿下曾听闻,故太尉袁公曾斥责袁绍其人,但袁绍仍不改其本性,连老太尉都没办法,曹校尉以为,本殿下就有办法了?”

    曹操不知道刘辩是从哪里听到这些在他眼中都属于秘辛的秘辛。

    他知道是因为袁绍那个纨绔族子曾经跟他是至交好友,怎么这个小年轻也知道这事?

    “反之,如果袁绍是这么个性子的话,那他得知了本殿下的心思之后,他究竟是会支持本殿下呢还是转身去支持本殿下的那位皇弟呢?”

    曹操闻言,心神再次恍惚动荡,为刘辩展现出啦的谋略所叹息。

    果然不愧是天生人主啊!

    曹操谦恭说道:“既然殿下不愿用袁绍,臣也不敢强求,只是如此一来又该如何不动兵戈拿下大将军的兵权?”

    这才是曹操所担心的,稍微一个不谨慎,就能让这偌大的宫廷,血流成河。

    当然,在刘辩提出要拿下何进兵权的时候,曹操就已经有一些想法了,曹操故意问出来,就是想试一试刘辩在办这件事情的时候,心中底线在哪。

    街亭军无论如何他终究是隶属于大汉的,挂的是代表大汉的红龙旗,必须要有竹符或者是天子的虎符才能被调动。

    按照曹操的意思,在关键时候将竹符骗来,让街亭军不能被何进等人调动,然后刘辩再在登基大典上直接发难,趁势夺权!

    当然,说起来简单做起来难,成功发难的前提是刘辩在宫内要有一定的军事力量,凭着曹操这几个兵丁怎么前往南宫,然后发难?

    就算他们是天子亲军,能从西园顺利的赶往南宫的嘉德殿,结果还没等他们到嘉德殿,登基大典就已经结束了,那他们还玩个屁啊。

    所以,要想成功完成发难,还需要光禄勋盖顺的帮忙才是。

    刘辩思索了一下盖顺这个人,发现自己读过的史书里好像没见过这个人。

    曹操也猜到了刘辩可能没注意到光禄勋这个小透明,于是主动为刘辩介绍起来:

    “盖顺乃已故京兆尹盖勋盖元固之子,曾任六百石秩左都候一职,本属卫尉卿署,中平六年为国家所重用,任为光禄勋,秩两千石,位九卿之列。”

    中平六年的新光禄勋?

    “殿下若是想成就一番大事业,盖顺此人必然是不可或缺的!”

    刘辩心中激动,面上却不变,问道:“为何?”

    曹操没正面回答,反问道:“殿下可曾听闻过李章,阳球?”

    刘辩心头一动,目光落向曹操,莫非……

    曹操点了点头,似乎是看穿了刘辩的想法,点了点头,道:“正是,此人也不知是承了谁家的学说,竟然偏成了法家一支的坚定支持者,殿下若是心中有什么想法,如果能将此人拉拢在手,殿下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闻言,刘辩还是有些迟疑,说道:

    “法家的人向来不知变通,若是此人以大义来拒绝本殿下,本殿下该如何?”

    曹操摇了摇头,没说话,但是刘辩已经很明白了,如果连他都招揽不了,刘辩也不用玩了,直接卷铺盖滚蛋吧。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