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扶汉季 第十五章 诛杀阉宦

时间:2020-05-24作者:知言伯

    刘辩站在高处,冷眼目视着曹操的行为。

    “孟德来啦!”

    刘辩主动向曹操问礼。

    “臣,典军校尉曹操,奉陛下谕诛杀阉宦,请陛下下令!”

    说话间,曹操提着剑,在众人的注视下,来到了刘辩的面前,恭敬的对刘辩行礼。

    “哦?既然如此,那就将他们拿下吧。”

    刘辩声音不大,却让刘辩身后的张让等人面色剧变!

    这就是典型的过河拆桥了!

    他们主动将刘辩扶上帝位,然而刘辩却转手就无情的将他们卖了!

    刘辩站在曹操的面前,低声道:

    “生擒他们就是了,勿伤人。”

    “喏!”

    想了想,刘辩又有些意味深长的说道:

    “这人群中应该还有跟阉宦勾结的党人,孟德可一并将其拿下。”

    曹操先是一愣,随即反应了过来,道了个喏。

    “将张让等人统统拿下!”

    众士卒齐声高喝:“喏!”

    随后,一场盛大的抓捕行动就在刘辩的眼前发生了!

    张让本想反抗,却见到刘辩微不可察的对他摇了摇头,几次慎重的思考之后,张让还是决定相信这位小天子。

    张让不选择反抗,不为其他的,就为刘辩在践祚的前一天晚上亲自来找过他,与他密谈了不少的事情。

    不多时候,张让等人就被曹操手底下的士卒给抓获,送至了专门关押两千石大吏的诏狱之中。

    要知道,诏狱可不是朱重八的首创。

    诏狱的诞生时间可以追溯到秦汉时期,甚至更早一些,当然了,诏狱的恶名也是一直为人所传颂。

    廷尉执律法,诏狱管官吏。

    曹操在抓捕之中,难免会误伤一二个九卿门人,然后就被曹操以阻碍抓捕阉宦的罪名给一并扔进了诏狱。

    即便一众公卿想要阻拦,却也没能拦得住手略快一步的曹操。

    “臣,典军校尉曹操,奉谕诛杀阉宦,今已捉拿,向陛下缴旨,交由陛下发落!”

    刘辩扶着佩在腰间的天子剑,朗声道:

    “孟德免礼!”

    “喏!”

    众人听见两人的对话,又看见了曹操将几位公卿抓捕入狱,不少的人都是脑袋一沉,在心里冒出了同一个想法:

    这一局,真的被小皇帝翻盘了!

    本来以为这是个讲规讲道德的仁德之君,结果这小皇帝居然心肠如此歹毒,借着诛杀宦官的名头来行打压异己的事情!

    还有那光禄勋盖顺,典军校尉曹孟德!

    好好的当你的小透明不好吗,为什么要在这么及时出现在小皇帝的面前?

    至于那被抓捕的公卿们,呵呵,置诏狱这么多年里,可曾见过进了诏狱的人还有竖着出去的?

    刘辩可不管他们的想法,挥退了曹操带来的士卒,然后自灵柩前来到了众人的面前。

    大汉的天子在践祚的时候,是要拜三公,俯九卿的,如此以示爱子爱臣之心,刘辩缓缓止步在众人面前,在乐府高歌声中,屈身弯腰行礼,长身拜三公九卿。

    拜完了三公九卿,刘辩转身,又要拜宗室长者彻侯。

    天子一一拜谒,那些三公彻侯也只能不断回礼,从最前边的三公九卿,一路拜到最后方的千石官员。

    如今,官员数量有些不足,诸多议郎,尚书郎,现在只剩下三四个,没办法,先帝卖官鬻爵之后,这几个也成了被人挑挑捡捡的货物,根本看不上。

    刘辩拜完诸公,忽然挺身,便有司仪郎高呼道:“尊天子旨!”

    “制:张让,赵忠等蒙受国恩,官居中常侍,比二千石吏,出入宫廷,为皇帝从,不谋报效。

    诗云:日月告凶,不用其行,致使民多饥穷,盗贼征发,灾异日食,遣告累至……”

    顿了顿,刘辩看向了众人的反应。

    不出刘辩的意料,众人对此只有应和的,连半个反对的都没有。

    说来也是,在他们的眼中,这群阉货早就该千刀万剐了,而今虽然只是被扔进了诏狱,但也跟死了差不多了,既然如此,他们哪里会反对什么呢?

    “即日起,除张让,赵忠等中常侍爵,十月问罪,攀附其人者,打入掖庭,由西园军接管内廷,彻查阉宦朋党!”

    众公卿纷纷俯身下拜行礼,齐声高呼:“臣等谨奉天子诏!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虽然这里面夹杂了一个不知名的东西,但是总的来说还是让张让等人伏首授罪了,结果还是好的嘛,有些人按捺不住内心的欣喜,开始笑了起来。

    刘辩目光幽幽的盯着他们,随后道:

    “制:大将军何进,清名无两,刚正不阿,统领兵马有方,除大将军职,加太尉,赐宛侯,食邑宛县,加邑二百户……”

    刘辩上前一步,目光死死盯着何进,淡声道:“大将军奉诏乎?”

    众人欢笑的模样戛然而止,然后一脸骇然的盯着何进,都想看看他是什么反应。

    何进本来也为清除了宦官这重阻碍而感到高兴,初听到刘辩对自己的诏时,还以为刘辩是要加封自己呢,结果刘辩居然猝不及防的来了这么一出!

    何进本就不是个能忍的性子,见到刘辩想要明升暗降以此来剥夺他的军权,他怎么可能奉诏?

    何进上刚前一步,却见曹操提着长戈,来到刘辩的面前,守在了刘辩的面前!

    曹操扯着嗓子,重复了一遍刘辩的话:“大将军奉诏乎?!”

    曹操现在的模样跟刘辩的死忠也差不多了。

    何进被气的脸上的肥肉都不由自主的开始跳动着,目光死盯着刘辩,却不应答刘辩的话,诚心要看看如果他不奉诏的话,刘辩会怎么做。

    众人就盯着这三人,想看看这三人之间会发生什么。

    “狗咬狗,一嘴毛。”

    众人无不是如此想法。

    刘辩目光淡然,盯着何进,突然开口道:

    “大将军可是孤的亲舅父,可千万别让孤难做啊。”

    何进身子一抖,还准备说些什么,却看见曹操的手一挥,无数的士卒就缓缓向何进靠拢,准备将他拿下!

    见状,何进连忙俯身行礼,恭敬道:

    “臣何进,谨奉天子诏!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三呼万岁之后,何进便主动将自己手中掌管兵权的竹符交了出来,由曹操上呈给了刘辩。

    刘辩顺手接过了竹符,一脸沉重的向何进走去。

    “舅父,你我乃是血亲,何至如此?何至如此?!”

    何进闻言,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个年龄不大的皇帝!

    众人也被这厮的厚脸皮给惊呆了!

    呵,这一局,孤翻盘了。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