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扶汉季 第十七章 心机狗

时间:2020-05-24作者:知言伯

    曹操发誓,如果面前这个不是皇帝的话,曹操早就砍死他八百遍了!

    居然敢让他钻狗洞!

    刘辩目光诡异的讲道:“你没钻过狗洞吗?你敢说你当年没哄着袁绍钻过狗洞?”

    曹操抚额,无力的说道:“那是袁本初一个人愿意钻,与臣何干,陛下可要讲证据啊!”

    王二不屑的切了一声。

    曹操少年是个什么德行,毫不客气的说,满雒阳的人都知道。

    当年不知道多少人看着曹嵩的这个儿子,本来以为这厮是个麒麟儿,结果最后却长成了斗鸡走狗,爬人寡妇墙,偷人妻子的纨绔子,曹操这德行差点没把他老子曹嵩给气出个好歹来。

    三人相互呛着,不知道过了多久,三人终于站在了诏狱门口。

    曹操这时候才算是反应过来,轻咦了一声,明白了刘辩的意思。

    有人以这位陛下为棋,要跟这些宦官过不去,这位陛下就要以那些被抓捕的宦官为棋,与那位藏在暗中的棋手过不去,这两个人这是在博弈啊?

    不过,陛下的手段是否还是稚嫩了一些?

    诏狱与廷尉衙门,两者互之间不干涉,廷尉代表的是大汉律,而诏狱则象征着皇帝的意志。

    所谓:“凡遣官治狱曰诏狱,谓奉诏治狱也。”

    到了正地方,曹操与王二两人也自动停住了话头,自动站在了刘辩的身后半步的距离。

    “陛下。”

    守候在此的羽林军恭敬向刘辩行礼。

    刘辩点了点头。

    羽林军士卒引着刘辩进了诏狱大门,径直前往了诏狱的深处。

    那里,是关押重犯的地方……

    诏狱因为是关押官员的地方,配置自然也就比廷尉大牢什么的要高档一些了。

    这里的大牢,都属于独立单间的形式,被关押在里面的人除了不能出去以外,其他的都还可以。

    “陛下,到了。”

    刘辩点了点头,对曹操王二两人说道:

    “两位爱卿一并随孤进去。”

    “喏!”

    刘辩又对那几位羽林军士卒吩咐道:“外面守着,孤不出来之前,任何人不得入诏狱。”

    几位士卒恭敬道了个喏,退下了。

    ……

    张让正在休息养生,以及平复一下自己躁动的心。

    光禄勋今日便告诉过他,今夜有贵人要来见他,让他做好迎接贵人的准备。

    能被当今光禄勋称为贵人的,能是谁?

    于是,整整一天的时间里,张让都是在忐忑不安中度过的。

    这几天里,通过诏狱里众吏的态度,也让张让逐渐的明白了,刘辩将他们抓进诏狱,或许并不是要对他们问罪。

    具体是因为啥张让也不知道,也猜不到。

    “张常侍。”

    张让正惶惶时,刘辩的声音便自门口传了来。

    张让闻言连忙转身见礼,跪在地上,朗声道:

    “罪臣张让,伏见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张让已经被封侯,自称为臣也没什么问题。

    刘辩让曹操关上了门,挪动步子,坐在张让面前的几案上,这才面无表情的让张让免礼。

    “张常侍可对孤有所怨愤?”

    “罪臣不敢!”

    张让再次跪地!

    “不敢么?”

    刘辩淡笑了一声,也没有继续深究下去,转了个话题,继续说道:

    “孤今日密见张常侍,所为三件事。”

    张让心中一动,连忙恭敬道:

    “陛下若有需要罪臣的地方,罪臣定唯陛下之命是瞻!”

    “一事:孤要借人,外廷那些人孤不敢用。”

    张让连连点头,恭敬道:“罪臣手下还有些私曲,若陛下不弃,愿为陛下所用。”

    “二是有人算计孤与诸公,那人名势颇大,孤也不能力敌,不得已之下才将诸公置入诏狱保护起来,愿诸公明白孤的一番苦心。”

    说着,刘辩身子一屈,对张让行礼,刘辩的态度极为真诚。

    不论是否是作秀,张让心中都还有些感动的。

    不论如何,这位已经是天子之尊了,还能低的下头来向自己等人道歉,已经是极为不容易的了。

    张让惶恐道:“陛下不可!陛下乃万乘之尊,如何能向罪臣行如此大礼?!”

    一番相惜之后,刘辩也行了礼,刘辩这才接着道:

    “三是孤来跟诸公商议一下,能否先将诸公安置入先帝陵,为先帝守陵,待到合适的时机之后,孤再让诸公名正言顺的出来,可否?”

    张让听到了还能出去四个字,哪里还能把持得住,激动的就把刘辩的所有话都答应了下来。

    “罪臣的私曲不听竹符,唯有罪臣的手令才能调动,罪臣这就为陛下写手令!”

    说完,“嘶啦”一声就将自己的里衣的一角撕了下来,然后咬破了自己的手指,写了一封手书,末了,张让还加了一个特殊的符号。

    刘辩明白,这个特殊的符号才是调动张让手底下那些私曲的最重要的关窍。

    等到曹操从张让手中接过了手书,刘辩这才对张让再次行了一礼,诚恳的讲道:

    “若能孤得以制服此獠,必与诸公一个清白!”

    张让也被刘辩的诚恳感动了,诚心诚意的对着刘辩跪地叩首,然后哽咽着将刘辩送了出去。

    ……

    距关押张让的地方已经很远了,曹操才皱着眉头对刘辩问道:

    “陛下果真要放他?”

    张让可不是什么好人,阴险,奸人,先帝能干那么多荒唐事也少不了他在其中的鼓噪和煽风点火,曹操也是对此人深恶痛绝。

    王二也应和了一声,明显也不愿意让张让他们出来。

    刘辩淡笑了一声,目光古怪的看了一眼曹操与王二两人。

    然后,在曹操与王二目瞪口呆之中,刘辩前往了另外几位被关押的常侍所在的地方。

    在另外几位常侍那里,刘辩用同样的话,连改都没改,就将那些常侍感动的泪流满面,然后,居然还从从那些常侍的手里骗到了人,钱,还有不少的内侍!

    这些人都封侯了,手里要人有人,要钱有钱,刘辩如果不坑一下他们,刘辩感觉自己都对不起自己那干瘪的腰包。

    曹操目瞪口呆的望着一脸喜意的刘辩,不由得在心里怒吼出了一个词:

    心机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