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扶汉季 第二十三章 改制(二)

时间:2020-05-24作者:知言伯

    由不得众人不哗然,因为上一个这样玩的,正是这位陛下他老子,谥号为灵的孝灵皇帝刘宏是也!

    刘宏是个什么德行?

    众人心知肚明!

    见到众人这幅表情,刘辩在心里无奈的骂了一会儿刘宏的智商。

    本来可以好好的趁着军队士气正盛的时候整顿军制,但实在是刘宏的前车之鉴还不远,众人也确实是对刘辩没什么信心,毕竟刘宏可是刘辩他老子。

    “朕知道诸君对朕担任一军元帅一职有疑惑,但,诸君都是精锐之师,想必也不会被朕耽误许多吧?”

    众人闻言,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索性便在下面左右交流起来。

    刘辩也不急,站在高台上面看着他们交流。

    曹操在刘辩身后低声道:“陛下若是想整顿军制,臣或许能有效力之处。”

    刘辩转头看了看曹操,淡笑了一声,道:

    “朕已经封孟德为都尉了,孟德还怕领不了军?要知道,这支军队就是要交给孟德统领的。”

    曹操:“……”

    真当我聋的吗?你在都尉后面可是加了治粟都尉这个职位的。

    要知道,这治粟都尉这可不是个好职位,虽然是个千石的官职,干的却是为军队提供军粮的苦差事。

    刘辩目光一扫,便看见了曹操幽怨的目光,摸了摸自己的鼻梁,刘辩权当没看见。

    “诸君,即日起便统归西园军都尉曹操统率,与西园军同时操练!”

    “喏!”

    众人纷纷领命!

    都是精锐,自然知道什么叫军令如山!

    “大风起兮云飞扬!

    威加海内兮归故乡!

    安得猛士兮守四方!”

    刘辩站在高台,缓缓唱出了这首大风歌!

    “风!”

    看着这群士卒高呼“风”,刘辩忽然就笑了。

    “解散!”

    转头,刘辩又对着蹇硕道:“扩建营地,安置三千五百名羽林,虎贲儿郎,日常供应一律按西园军待遇安置,不得欺辱,折损。”

    蹇硕恭敬道了个喏。

    刘辩领着王二,曹操进了蹇硕的军帐。

    ……

    刘协目光涣散的盯着军帐的门口,嘴唇嚅动,却不知该说些什么,也无人能与他说些什么,即便是身旁那位比他大不少的皇姐也不行。

    说实话,他对能否当这个天子完全没有半点的兴趣。

    要是可以选择身世的话,刘协甚至想选择成为一位生活无虞的富足翁便是了,实在是没必要生在这天家。

    他亲眼见过他的父皇因为一场败绩被气的捶胸顿足,也因为一位姓段的将军的死亡而被气的口吐鲜血,这里的环境实在是太阴郁了,阴郁到即便是身为皇子的刘协,也不敢显露他的早慧。

    好不容易等到他那位皇兄登上了大位,刘协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但是,这口气还没舒完,刘协发现,蹇硕就已经在琢磨着怎么将刘辩拉下皇位,然后将自己扶上位了。

    刘协知道,蹇硕并非是忠诚自己,而是他的父皇在驾崩的时候嘱咐过这位忠奴。

    刘协不知道汉律,但是聪慧的他也知道蹇硕今日必死,刘协想劝说蹇硕,但是刘协又并不想就这么暴露自己。

    所以,刘协就想表现的无能一些,让蹇硕放弃扶自己上位的想法。

    但是那位忠奴实在是太听父皇的话了,即便自己真的无能,他居然还是选择让自己登上那个位置,如今,刘协也没办法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位忠奴被自己的皇兄给杀死。

    突然,刘协就看见军帐的粗布门帘便被一双细嫩的手给掀了起来。

    刘协摇了摇头,在心里为蹇硕那个忠奴叹息了一声,随即便恢复了懦弱的模样。

    ……

    刘辩入眼便看见了一个身着黑色锦服的瘦弱孩童,正颤颤巍巍的抱着另外一位女子的手臂,两人的浑身都在止不住的颤抖着。

    “皇弟?”

    刘妤惊喜的盯着刘辩的脸,一副生怕认错了人的模样!

    她也属于聪慧之人,自然明白今日可能要出现什么情况,但是,刘妤也无力在这种事情上挣扎什么。

    曹操看见了两位殿下,心思一动便知道了蹇硕的意思,曹操面色一沉,低声道:

    “这个狗贼!”

    若是今日真到了那个地步,刘辩该怎么做?

    是杀了这一对姐弟,继续当皇帝,还是放弃皇位,让这位小殿下即位?

    到时候,刘辩无论是选择哪一个选择,都会为世人诟病,甚至是为人所不容!

    然后,自己等人又该如何自处?

    背后的家族又该如何自处?

    家毁人亡都算是好的了。

    若是这位小殿下日后长了起来,突然想起来还有今天的事情,然后追责呢?

    恐怕曹氏就彻底没了。

    刘辩看了曹操一眼,淡声说道:“好了,毕蹇硕竟还没到那一步,何必苛责他呢?”

    曹操还是有些意难平!

    “找个地方坐下等蹇硕回来,朕还有些事情要与几位吩咐。”

    曹操这才带着愤然的情绪领命。

    王二则充当透明人,站在刘辩的身后,为刘辩端茶递水。

    “陛下,这二位殿下……”

    曹操有些迟疑。

    刘辩知道他的意思,摇了摇头,道:

    “都是朕的嫡亲姐弟,不必苛责什么。”

    曹操还想说什么,就听到刘辩继续说道:

    “目光放远一些,孟德,他们是朕的亲人,并非是朕的敌人,不必对他们怀有敌意。”

    说起来,同辈之中,刘辩只认得这二位嫡亲了,若是真让曹操把这二位所谓的‘隐患’给除了的话,刘辩要背负的骂名,同样不比篡位要小多少。

    说不定日后的史书里还要记上一笔某某帝刘辩得位不正,疑杀兄弟姊妹篡位,那可真就遗臭万年了。

    蹇硕这时候也处理完了外面的事情,回到了军帐中。

    蹇硕一入目便看见了性格懦弱的刘协,还有听了刘辩的话,感到心安的刘妤。

    刘协见到了蹇硕,目光中闪过一缕惊愕的神色!

    他惊愕于蹇硕居然没死,他同样惊愕于刘辩的气度!

    按照时间来说,蹇硕肯定是调动了军队的。

    而私自调动军队,却是死罪!

    蹇硕犯了这样的罪名,皇兄居然也能对他不治罪?!

    蹇硕都被刘协盯的有些不自然了,这才屈身对三位身份尊贵的人行礼。

    “坐下吧,孤有事情吩咐你与孟德。”

    “喏!”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