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扶汉季 第二十四章 改制(三)

时间:2020-05-24作者:知言伯

    三人一人拖着一张软垫,然后丝毫不顾形象的就环在了一起,坐下了。

    蹇硕看的目瞪口呆!

    这tm什么情况?

    至尊至贵的陛下,心思深沉的陛下,大汉的天子,万兆黎庶的主宰,居然丝毫不顾及自己的形象,跟一个宦官,一个都尉平地而坐!

    蹇硕可不是刘辩曹操之类的漠视礼制的妄人,蹇硕从小到大接受的就是礼制的培训,学的也是各种的儒家的学说,君君臣臣的观念早已经根深蒂固,所以,这样的情况一出现,蹇硕几乎被这两个无礼的人给气晕了!

    “无君无父!无君无父!”

    蹇硕被气的瞪大了眼睛!

    王二苦笑了一声,道:“蹇侯,并非奴婢无君无父,而是陛下将奴婢摁下来的!”

    刘辩附和的点了点头,然后又让王二给蹇硕腾了个位置。

    于是,这四个人环成了一个圈,商量了起来。

    曹操坐的淡定,王二也好一些,唯独蹇硕,跟屁股上长了针似的,坐立不安。

    “一如朕在外面所说,朕为一军元帅。”

    曹操正欲劝说,就见刘辩挥手制止了他,继续道:

    “听朕说完,朕的意思是,要彻底把控住这两万三千五百人,今日之后,孟德就将各营中原本的各校军队打散重新整编,羽林军,虎贲军也是同样。”

    “其后,军队操练的事宜也该改变一下,不能只是效仿古制,这些事情就交由蹇卿,孟德多多费心,朕这里有一本操练详略,蹇卿,孟德可以参详一番,融入军中现有的操练办法中。”

    说着,刘辩掏出了一本纸质的小册子,交给了曹操。

    曹操恭敬接过刘辩手中的小册子。

    坐姿可以随意,但是对刘辩的态度,曹操却比谁都要恭敬。

    “大汉而今的军制混杂,各方州牧手中的私兵颇为势大,内廷的军制变更一事,便交给二位了。”

    说完,刘辩站起身真诚的对着两人屈身行了一礼。

    曹操蹇硕连忙站起身来,对刘辩还礼。

    曹操疑惑道:

    “陛下,臣有一事不解。”

    “讲。”

    曹操思索了一下,说道:“那治粟都尉职?”

    刘辩闻言,摸了摸自己的鼻梁,苦笑道:

    “此事也瞒不了在座的几位,实在是大汉缺粮了,朕也没什么办法,便想让孟德实行军屯之制度,不过,只是让孟德担任此职,具体的搜粮事宜朕另有安排。”

    曹操点了点头,他已经担任了许多职位了,如果再主持搜粮事宜的话,曹操就有些分身乏术了。

    “朕说了这么多了,诸君应该明白朕的意思了吧?”

    曹操三人点了点头。

    刘辩的意思已经表现的这么明显了,他们又不是傻子。

    只是……

    曹操看了看刘协和刘妤。

    目光中充满了别样的意味。

    这深邃的目光让刘协和刘妤两人的身子一抖!

    “陛下既有世宗皇帝之志,何不效仿世宗皇帝?”

    曹操还是进言了一句。

    世宗皇帝,就是大名鼎鼎的汉武帝刘彻。

    曹操所说的效仿刘彻,自然就是刘彻的杀亲兄弟之举。

    如今这个情形,倒是真与世宗皇帝的时候有些相似。

    刘辩摇了摇头,道:“朕非是孝武,朕是刘辩!朕在时,没人能僭越半步,清流不行,宦官也不行。

    朕若不行,皇弟行时,让他来坐这个位置又何妨?”

    这的的确确是刘辩的心里话。

    当然了,刘辩也没那么伟大,刘辩之所以留下刘协,也是有自己的考虑在其中,曹操他们不知道罢了。

    憋了好半天,曹操才说了句:“陛下真是圣王之心!”

    曹操也不好说刘辩的行为是好是坏。

    毕竟刘辩已经是天子了,如果刘辩不作大死的话,刘辩的位置已经是稳如泰山了,杀不杀这二位都是一样的。

    但是,这二位同样有属于自己的利益集团,虽然不足为惧,但终究还是刘辩身后的一把隐藏着的刀子。

    特别是小殿下!

    “请诸君谨记,这并非是随口之言,这是朕的军令!同样也是诸君向朕立的军令状!”

    众人起身,同时屈身行礼,朗声道:

    “喏!”

    事情了的并不算太快,刘辩又对几人吩咐了几句,这才领着刘妤刘协二人,来到营门前。

    “皇姐。”

    刘辩屈身行礼。

    刘辩的态度很平和。

    他对这位皇姐的确是没什么特殊的印象,所以也就无从判断他这位皇姐对以前的他究竟是好是坏了,毕竟,原先的刘辩连半点的记忆都没给他留。

    刘妤避开刘辩的礼,低声道:“陛下已经是万乘之尊了,臣不敢当陛下大礼!”

    虽然刘妤少读五经,但是也知道君君臣臣的,所以刘妤更不敢当刘辩这一礼了。

    刘辩也不在意,淡声道:“既然皇姐与皇弟已经无碍了,那就请皇姐回宫吧,只是需要皇姐谨记,莫将今日的事情说出去就是了。”

    刘妤惶恐的道:“臣不敢!”

    刘辩不知道使了什么手段,竟然能让先前那副疯狂模样的蹇硕都乖乖听话,刘妤可不敢试一试刘辩的手段。

    刘辩看向刘协,笑道:“皇弟就与我同路罢?”

    刘妤面色一变!

    刘协也嗫嚅着,行了一礼。

    这叫什么事情啊!

    刘辩好笑的看了两人一眼,道:“我若是要杀你们,还用等到现在?刚才在帐中以同党的名义直接射杀不就是了?”

    刘妤一想,也是这个道理,也不敢多说什么,自己上了辇车,先离去了!

    刘协看着远去的辇车,心中有些惊颤!

    刘辩拉着刘协上了自己的马车,自顾自就坐下了。

    辇车也自顾自的向着宫门处移动着。

    ……

    不知道过了多久,辇车停了下来,王二的声音传来:

    “陛下,小殿下的寝宫到了!”

    刘辩嗯了一声,看了一眼刘协,便让他退下了。

    刘协身子颤颤巍巍的退下了。

    看着刘协怯懦的模样,刘辩疑惑的看了他一眼,自言自语道:“是我的错觉吗?”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