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扶汉季 第二十八章 谶纬

时间:2020-05-24作者:知言伯

    然后,刘辩就放心了。

    得益于王景当年的治理功劳,当地官员对于如何治涝治旱早已经有了一定的方法,也用不着刘辩去担心什么。

    “陛下,录尚书事刘公讳虞老大人,同录尚书事盖公讳勋老大人,光禄勋盖顺,请见陛下。”

    守候在门外的侍卫来到刘辩面前,恭敬说道。

    刘辩再次摸了摸自己的鼻梁,轻咳了一声,吩咐道:

    “正好,让他们进来,另外着人传西园军都尉曹操,上林令卢陵,兰台议事。”

    “喏!”

    侍卫退了出去。

    刘辩盯着宫殿中那一幅光武皇帝像。

    这是留给后人瞻仰的,自然并非史书所载的所谓的龙相,只是一个很面貌普通的中年男人而已,画是丝绸所画,只有轻轻几笔,模样却与现在的刘辩有几分相似。

    “秀哥儿还挺帅的。”

    刘辩夸了一句。

    在汉代,颜值是很重要的。

    即便是要起义,除了才能之外,颜值也是极为重要的一环。

    ……

    门前,三人望着正对着世祖皇帝发呆的小皇帝,面面相觑。

    上去打扰?

    你怕不是想死哦?

    要说这个时代的文人士子,清流党人最佩服的人是谁,不是孝文孝武,也不是昭宣,更不是明章和,而是光武皇帝,世祖陛下!

    体恤百姓,照顾世家豪门,使他们安安稳稳的发育了几十年,何其体恤他们啊!

    本来想度天下之,但是一想到他们的利益会因此受损,结果立即就不干了,这样的好陛下,古今未有啊!

    刘虞等人以功勋起家,自然更加敬畏这位世祖陛下。

    万一世祖陛下正于此时训诫当今陛下呢?

    你这一上前问礼,万一打扰了世祖陛下的训诫,那又该当何罪?

    不上前的话?

    三人看了看自己所站立的位置,额,有些尴尬啊!

    刘辩叹了口气,余光瞥过噤若寒蝉的三人,刚开始有些疑惑他们的行为。

    随后刘辩就看见光武皇帝的画像,咦?

    这个角度……

    三人再次瞥过刘辩,就见刘辩已经闭上了眼睛!

    “真是世祖皇帝授命!陛下乃是天命之君!”

    心中激动,刘虞却几乎老泪纵横!

    他也是刘氏宗族,自然比其他人更加期待和盼望大汉再次中兴!

    盖勋盖顺回想起之前的守卫宫门的侍卫禀报:刘辩跨马直入兰台的异常举动,心中隐隐信了几分,两人对视了一眼,更不敢在这时候打扰刘辩了。

    “小子辩,谨领明公训诫,必不敢背德!”

    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刘辩高声说道!

    托梦这种事情,古来有之,太祖高皇帝斩白蛇起义就是一梦而觉悟自己的身份。

    当年王美人怀孝武皇帝时就曾梦大日入怀。

    刘辩如今也玩了这么一出,嗯,很符合大汉谶纬政治这一门学科。

    刘辩睁眼,看了一眼三人。

    刘虞仿若看见了一束神芒闪过刘辩的眸子!

    心中惊惧不已,对光武训诫这一推断更是少了几分的疑惑!

    这样的眸子,能是少年儿郎能放出来的吗?

    必然是光武皇帝授之以神器了!

    刘虞心中念头闪过,身体却快速行礼,问安道:“臣刘虞,恭问陛下安!”

    刘辩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温和的说道:“孤躬安,刘公免礼。”

    “臣盖勋(盖顺)恭问陛下安!”

    盖勋盖顺二人也反应过来,连忙行礼,问安。

    “孤躬安,二位也请免礼。”

    刘辩说着就引着三人在看书的区域跪坐下。

    “今日之事,还望二位老大人与盖卿守住秘密,不得泄露。”

    三人连忙道喏。

    这位都发话了,三人哪里敢不遵?

    刘辩郑重的说道:“孤今日游芝房间,忽见一白发老翁于其中耕作。”

    三人同样面色郑重的倾听着!

    大汉朝,白发老翁所象征的皇帝只有两位,大汉的太祖高皇帝!

    还有就是……

    重整大汉的光武皇帝!

    不等三人询问,刘辩又说道:“孤正疑惑这是何人时,那白发翁又转而消失不见!”

    嗯?

    为何会消失不见?

    “孤上前一观,芝房内,孤收集的作物,竟然都枯萎了!”

    嗯?!

    三人闻言,同时都瞪大双眼!

    “孤抬头时,那老翁又出现,教我来兰台见!”

    兰台?

    三人看了看刘秀的画像。

    必然是光武皇帝无误了。

    “刚才,白发翁于画中训孤。”

    三人的耳朵都竖了起来。

    重点到了!

    “天将出现大旱,大涝,我等竟然没有丝毫准备,这正是对大汉社稷,对大汉宗庙的怠慢!”

    三人闻言先是一阵愕然,随即就反应了过来!

    大旱大涝?

    芝房里的作物枯萎?

    光武皇帝指点?

    刘虞沉声道:“敢问陛下,不知道世祖对臣等有何训诫?”

    不是刘虞不信,而是这其中包含的关系实在太大。

    刘辩目光闪烁,似乎在思考着什么,随后说道:

    “世祖训:君者,舟也;庶人者,水也。水则载舟,水则覆舟!”

    刘虞点头,这是荀子的话,也的确像是光武皇帝能说出来的。

    刘辩沉声道:“欲安民心,当抑粮价!”

    刘虞愣住!

    粮价问题?

    刘虞疑惑道:“何解?”

    并不是刘虞不懂这句话,而是不知道这句话该如何施行!

    这其中的难度就有些大了!

    那些豪门大族们,说的好听,唱的更好听,一个一个的恨不得化身孔孟教化众生,复兴三代之治,但是一个一个的吃起那些屁民的血肉来,那更是如爬进了米缸的蠹虫一样!

    平抑粮价,说起来不过四个字而已,但是,触动的就是这群人的利益!

    他们会愿意放出巨大的利益去讨好一个早已经虚无缥缈的光武皇帝吗?

    那是你汉家的陛下,跟劳资有毛线的关系?!碰劳资的利益,劳资活撕了你!

    大概就是这副模样了。

    刘辩点了点头,也明白其中的难度,道:“那就等等,再等几个人。”

    不多时候,另外两个人就来到兰台。

    门外的侍卫向刘辩汇报。

    刘辩指了指门外,对刘虞三人说道:

    “三位爱卿,为孤破局的人到了。”

    “臣曹操(卢陵)恭问陛下安!”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