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扶汉季 第三十章 谋身毒(一)

时间:2020-05-24作者:知言伯

    何进的军队,一直都是刘辩的心结,没办法,这厮虽然名声不怎么样,但是在军中的威望还是比较高的。

    先帝自号无上将军时虽然以西园八校分化了何进的军权,但那时候的何进手中仍旧捏着两万兵马,连先帝锋芒正盛的时候都颇为忌惮,只能分化,不敢裁撤。

    刘辩虽然在践祚的时候借着曹操的兵马裁撤了何进的兵权,但是何进毕竟掌军日久,于是,只能按照分而化之的策略将军队分化入二十一亭驻守。

    到了今天,其余二十亭的兵马都已经被分入雒阳各司各处了,唯有街亭的一千忠诚于何进的私曲,刘辩还没来得及处理他们。

    如今看到盖顺,刘辩就正好将这个破摊子扔给了盖顺。

    盖顺:“???”

    nnd,卫尉少府有司不要,西园军不要,廷尉衙门不要的硬骨头就塞我手里是吧?

    也没管盖顺是否看见,反正刘辩给了盖顺一个赞赏的眼神,就将目光转向了刘虞。

    “刘公。”

    刘虞拱手。

    他被赐特进,不用行礼。

    “即日起,孤需辞朝十日,繁杂朝事便悉决于刘公与盖公二位老大人了,孤代大汉拜谢诸位尽心竭力之功!”

    说完,刘辩对众人屈身行礼!

    众人齐齐俯身在地,行礼,齐声道:

    “敢不尽心竭力尔!”

    刘辩露出了笑容,总算是顺利的将事情吩咐了下去。

    接下来,就该谋划点正事了!

    刘虞,盖顺,盖勋,曹操都可以说是自己人了,只有卢陵还需考校。

    这个人行事圆滑,有些胆小,又有贪婪之心,也算得上是一柄好用的刀了。

    刘辩挥手,让这几位退下了。

    想了想,刘辩又往王二所在的偏殿奔赴去。

    ……

    “王二,你有什么心腹吗?”

    王二休息的偏殿

    正在努力钻研着土化肥配比的刘辩,突然抬头,对王二问道。

    站在刘辩身旁,正一脸懵逼的王二,听到刘辩的话,心里一个咯噔,跪在了地上。

    “奴婢残缺之人一个,哪里能招到什么心腹,望陛下圣裁!”

    刘辩挥了挥手,失笑道:“你起来吧,孤又并非问罪。

    孤只是有些事情,想让卿找几个信得过的心腹为孤去办了。”

    王二仍旧不敢起来,语气中充满敬畏的说道:

    “奴婢为陛下爪牙之前,只是小黄门而已,哪里有资格招收什么心腹?唯有似蹇侯,张侯等权贵,才能蓄养有许多的心腹。”

    刘辩意味深长的看了王二一眼,目光一看即转,随即说道:

    “真没有么?好吧,那就传召蹇硕入宫,让他记着带几个有头脑的心腹。”

    王二连忙起身离开。

    生怕刘辩再问什么不得了的问题。

    谁在这宫里没个心腹啊?

    可暗地里养心腹是暗地里的事情,要放在明面上谁敢说啊?

    宫里的一切都应该听天子的,宫里的一切也都是天子的,你敢暗自培养自己的心腹,你存的是什么居心?!

    蹇硕,张让不一样,他们有先帝特许,能光明正大的养心腹,但是自己又算是个什么东西,以天子的心思,会不会怀疑自己的忠诚?

    别看王二现在风光的很,出入宫门都有人行礼,但是,他是刘辩扶起来的,说句不客气的话,他也只是刘辩的家奴,一条狗而已。

    刘辩看着王二的背影,心中闪过特殊的意味,摇了摇头,便不再理会。

    “来人。”

    “喏!”

    “去各署内找三个伶俐听话的小太监来。”

    “喏!”

    不多时候,便有小黄门领着三个看起来便充满机灵的进了大殿,然后自觉的退了出去并让人关上了大殿的大门。

    “奴婢见过国家。”

    三人同时行礼。

    东汉非正式场合不称陛下,而是以国家代称陛下。

    刘辩高高在上,看着三人。

    “孤欲赐尔等一桩荣华富贵,尔等可愿意?”

    三人伏着头,悄然对视了一眼,然后都带着挥不去的喜意,齐声恭敬道:

    “蒙陛下赐恩,奴婢自然愿意!”

    刘辩却先摇了摇头,道:“先听孤说完再做决定不迟。”

    听你说完还能拒绝吗?

    三个人都不是笨人,心中都明白天子特地在这里诏见他们这种微不足道的小人物,或许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需要他们去办。

    但是,既然对天子来说都是见不得人的事情,让他们听了以后,他们还有得拒绝吗?拒绝以后他们还能竖着走出去吗?

    中间的宦官没有任何犹豫,朗声说道:

    “但凭国家吩咐,奴婢必当效为国家死力!”

    刘辩看了一眼这个机灵的宦官,笑了一声,问道:

    “你叫什么名字?”

    “奴婢贱名不值一提,不敢污陛下耳目!”

    “既然如此,孤为你赐个名字,嗯……你就叫,李魏。”

    李魏闻言大喜,脑袋磕在地上,激动道:

    “奴婢叩谢国家赐名!”

    “嗯,说起来也算不得什么大事,只是要组成一个如直指绣衣使者一样衙门而已。”

    刘辩缓缓说出了直指绣衣使者这个名字。

    三人闻言,却是猛然一惊!

    直指绣衣使者!

    孝武时期的特务机构!

    看到三人带着的惊讶情绪的脸,刘辩并不感到意外。

    汉代宦官是要接受各种文化教育的,当然,也不止是汉代,各个朝代的宦官都是要接受过教育才能出师的。

    “你们够机灵,不用孤解释也知道直指绣衣使者是什么意思,只是你们会为孤担负许多的骂名,甚至会丧命,所以,孤才让你们考虑考虑,即便你们拒绝了,孤也不会把你们怎么样,所以,不用害怕。”

    刘辩的声音很温和,但是在三人听来,却几乎跟威胁没有两样了!

    “奴婢一介残躯,蒙陛下不弃,得以重用,奴婢安敢不奉诏?!”

    李魏又是头一个反应过来,咬了咬牙,说道,另外两人也随之说道。

    相较于直指绣衣使者这种骂名滔天但是权势同样滔天的衙门,李魏更不愿意回到那恐怖的掖庭之中!

    不入掖庭,你永远不知道掖庭的黑暗与恐怖!

    刘辩点了点头,道:“既然如此,你便领绣衣使司指挥使一职,这二人归你统调,你可不受九卿制约,随意出入宫禁,直接面呈于孤。”

    “喏!”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