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扶汉季 第三十三章 袁隗南阳行

时间:2020-05-24作者:知言伯

    历二十八日

    起居注曰:天子逸于玩乐,不理政务。

    刘辩坐在章德殿的最上位置,却只能一脸生无可恋的听着下面几位春秋博士讲着春秋时代的历史,时不时还能从他们嘴里蹦出几个人生哲理。

    这是怎么回事呢?

    原来,太后何氏在查看起居注时注意到了这一条,也认为刘辩是君王,不能再这么荒废下去了,于是就给刘辩找了五位,足足五位治毛诗和毂粱的博士,教他春秋与为君之道。

    但是,刘辩是有大事在身的,听了一会儿,实在是听的不耐烦了,张嘴就问道:

    “庄公二年,二年春王二月,葬陈庄公。公子庆父帅师伐于余丘。诸博士以为,何解?”

    “额……”

    众人念到一半,就被刘辩打断了,差点被刘辩突然发言给呛到,听到刘辩的话,反应过来,有人正准备回答时,就听到刘辩说道:

    “秋七月,齐王姬卒。冬十有二月,夫人姜氏会齐侯于禚。乙酉,宋公冯卒,庆父伐邾国,兴不义之师,春秋载姜氏幽会齐襄侯,诸博士以为,这两者间,有什么联系?当年宣尼公治春秋时,如何能在春秋中留此三十言?”

    “额……”

    “宣尼公恐怕……”

    刘辩摆手,说道:“给诸位博士一天治言的时间,明日讲与孤听!”

    说完,刘辩一溜烟的就不见了。

    众人闻言,先是一愣,随后目视着刘辩离去的身影摇头苦笑。

    他们治了一辈子的经,怎么能不明白庄公二年所载的意义?

    但是天子终归是天子,天子说明天讲给天子听,他们就只能明天讲给天子说。

    即便春秋,左传,毂粱,公羊在汉朝兴了百年了,但是真要惹恼了天子而导致天子摒弃他们的学说的话,无数死而不僵的学派都将趁势而起,干掉他们这些挂着古文学派皮的今文学派。

    别看他们吊打天下学派,其实,他们这些学派脆弱的很,堪称不堪一击也不为过,还是底蕴太浅啊!

    ……

    刘辩的手里拿着一本从王二那拿过来的书,看的津津有味。

    这是一本东汉近年来的灾难统计书,作者佚名。

    说出来可能都没人会信,东汉两大著名昏君之一的汉灵帝在位的时候,对百姓征收的税赋竟然是三十税一。

    就这样,都还是被评为了昏君,亡国之君,只能说,全靠儒家一张嘴啊!

    三十税一,以东汉的国力本不应该会有这么多的起义,可是,中平元年至东平六年四月以来,大的灾难数十起,各地的流民以十万记!

    连国库,都被这些大大小小的灾难给掏空了!

    即便这样,饿死的,隐户者仍旧数不胜数!

    看完整本灾难记,刘辩拿书的手因用力过猛,手关节处都被捏的发青。

    这就是生产力低下的可悲,同样,这也是家族坐大之后的可悲!

    想到最后,刘辩不由得冷笑了一声,这一声冷笑却把王二吓得一哆嗦。

    刘辩看到王二这模样,不禁呵斥道:

    “怕什么,孤又不会吃了你。”

    王二哆嗦着从刘辩手里接过了书,恭敬道:“陛下,中平六年以来各地灾祸还尚未统计,是否……”

    刘辩摇头,冷笑道:“不必了,再统计也不过再看一曲血泪而已,回寝殿。”

    “喏!”

    行了好大些时辰,刘辩才带着李魏,回到了自己的寝殿。

    毕竟已经是天子了,刘辩自然不能住在以前的寝殿中,以前的寝殿格局太小了,不适合天子居住,于是刘辩就住进了温德殿里。

    天子嘛,即便还年幼,毕竟还是天子,有随心所欲的特权,再说了,温德殿也没什么不好的,就是远了点而已。

    如今把持温德殿宿卫的,早已经不是光禄勋了,而是曾经为曹操所率领的曲部,如今的西园军之一。

    温德殿周围是由东汉典型的山水类台阁花园包围着的,既是为了游玩休息,也是为了方便在这里登高望远。

    刘辩也正是看中了温德殿的好处,才选择了这里。

    ……

    “驾!”

    清幽的山谷中,驷车缓缓被驱使而过,速度虽然不快,却也带起了一阵轻风。

    马车上,八尺长竹节上,三重旄牛尾为其毦,象征着天子使臣的旌节被车夫高高举起。

    这幅装扮,正是代表刘辩前往南阳涅阳县的袁隗。

    袁隗,字次阳。豫州汝南汝阳人。东汉太傅,安国康侯袁汤之子,袁逢之弟,郎中袁绍,议郎袁术之叔,其妻为名儒马融之女。

    颠簸的马车不停的打断袁隗的思绪,袁隗的脑袋里却始终浮现出刘辩最后那个深邃的笑容。

    就那一道轻飘飘的笑容,却让堂堂三公之尊的袁隗,担惊受怕了好几天!

    即便是见识过与服侍过桓帝灵帝这种荒诞的皇帝的袁隗,也不由对当今这位有一种手足无措的感觉!

    思维跳脱且深不可测!

    越是如此袁隗就越感到恐惧。

    按理来说,张让他们早就应该去死了,但是天子竟然将他们关押在了诏狱,不让任何人探视他们!

    此举不仅绝了党人们的想法,更绝了某些有心人的算计!

    张让能伏诛,卢植是主谋,袁隗同样是主谋之一!

    京中若无策应者,卢植的谋划也不一定能影响那么多的人。

    本来,两人行事隐秘无比,几乎都已经到了天衣无缝的地步了。

    但是,天子在十五日之间就连诏两人入宫陛见!

    这样异常的举动,由不得袁隗不心中恐惧。

    自古以来,谁敢谋算天子?

    而他们,却在暗中算计了两代天子!

    这种行为无异于是在刀尖上跳舞!

    所以,刘辩一下令,袁隗就痛快的领命,这种举动也有主动脱离刘辩身边那高深莫测的漩涡中心的意思。

    示好,示弱,表忠心!

    这才是取生之道!

    卢植是谁,当世声望最高的人物之一,不到非常时候,天子动不了他,但是袁隗不同,没了天子,他们又是什么?

    四世三公,说起来显赫无二,但是,仍旧要依附于皇权!

    袁隗盯着天子节,目光闪烁,一时之间袁隗的心中荡起了千般计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