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扶汉季 第三十六章 伏诛!

时间:2020-05-24作者:知言伯

    没有解释,只是这里正的模样就已经让袁隗心中一沉!

    袁隗怒喝一声,猛然道:“吾乃奉天子诏令询问地方!吾乃是大汉天子使者!随意诛杀汉使者,岂不知这是夷三族的大罪?!”

    那名叫朱吉的里正目光阴郁,冷笑了一声,道:

    “果然是个没见过世面的朱门子弟,连这样简单的道理都还不明白?”

    袁隗闻言,竟然一反刚才,丝毫不见刚才怒气横生的模样,反而对朱吉躬身行礼,道:

    “倒是还请里正教我。”

    袁隗这模样,像极了后世川剧中变脸的模样。

    朱吉却不言语,四处看了看以后,又看向袁隗,道:

    “你果然不是简单人物,在这样的情形下还能想着拖延时间,身边相随的那个武夫想必是离开找救兵去了。”

    袁隗感觉到危险,反而平静了下来,呵呵一笑,也不否认。

    “既然如此,就留不得你了!”

    朱吉佝偻的身子往前一探,手中一柄匕首猛然投出,正飞向袁隗的胸口!

    袁隗连忙身子一侧,避开了匕首,同时,袁隗手中的宝剑不知何时已经架在了朱吉的脖子上。

    袁隗淡声道:“尔等果真要不顾全族性命,犯上作乱?”

    闻言,朱吉反而冷笑了起来,说道:“反正在官府手底下我们这下河村也活不了,还不如投奔白波义军!杀我便杀了!我这一残躯,既不想让这些人吃了,倒不如直接就死在你这官宦的手里来得痛快!”

    袁隗闻言,止不住的冷笑了一声。

    白波贼!

    他也有过一些了解,不过一支沉在泰山郡附近的败军而已,算不得什么了不得的大势力,若非有些人留着他们还有用,这支来自于黄巾的残部早就被人申之以大义给剿灭成灰了。

    袁隗有些头疼的看着这性格暴烈的老人,杀杀不得,放也放不得,怎么办?

    杀老人,他也下不去这个手啊!

    袁隗思索间,门外不少的男人悄然拿着弓箭,刀剑,农具将这间房屋给包围了起来。

    一男人阴狠的看了看朱吉,随后又看了看袁隗,然后毫不犹豫的拉满弓,射向了朱吉!

    “杀了他,若是今天不杀他,朝廷就要灭我们三族!”

    袁隗冷冷的看着这个人,心中觉得这人不像是个在埋头在田地里种田的农夫。

    想到这里,袁隗的心中又生出了一丝明悟。

    袁隗挽了个剑花,剑指此人,淡声道:

    “不管你是谁,但是老夫乃是汝南袁氏袁隗,今日若是折损在此,十三州之大,却也无尔等半点的容身之所。”

    那人不答,只是张弓搭箭,又对着袁隗射出了一箭!

    袁隗冷哼了一声,避开了射来的箭,后退出了这间房间。

    那人见袁隗没有半点的战意,暗呸了一声,道:“尔等,包围此人,不得走了此人!否则整个下河村都要为其一人赔命!”

    袁隗看着年岁虽大,但一身的手脚功夫却是跟着当年有名的暴脾气何休何大儒进修过的,年龄越大,这手上的功夫就越凌厉,袁隗手中宝剑或挑或刺或砍或撩截,独对十数心有忌惮的庄稼汉,竟然丝毫不落下风!

    “废物!”

    先前那射箭的男子暗骂了一句,心知不能耽搁时间了,随后抄起一柄破旧的环首刀,冲到了袁隗面前,直接选择一力破万法,以巨力自上向下斜劈而下!

    袁隗抬手举剑阻挡,但一双执剑的手却被刀上传来的巨力打得“喀吱”一声。

    袁隗感到手上一阵剧痛,剑也握不住了,不禁哀声道:“吾命休矣!”

    那男子见袁隗已经没有了反抗之力,冷笑一声,正欲一刀结果了袁隗的性命,但见不远处已然有了阵阵马蹄声了!

    “咻!”

    一道凌厉的破空声发来,转瞬间已然近在耳边了,那男子连忙弃刀,一个打滚就消失在了村子的阴影中。

    那赵姓的车夫手中端着一柄短弩,大吼道:“贼子,休伤吾家主人!”

    袁隗见这赵姓车夫来到了五十步以内,自己的安全已然得到了保证,袁隗不由得松了一口气,随后袁隗手上的剧痛就不由得让他倒吸了一口凉气!

    赵姓车夫也不追那男人,来到袁隗面前,看了看袁隗被崩裂的双手,连忙从怀里拿出了一些药粉,撒在袁隗的手上。

    “嘶!”

    袁隗吸了一口冷气!

    “赵君,那人恐是白波贼中头领之一,切莫走了那贼人!”

    赵姓车夫闻言,也不急着追赶,而是指了指村外,道:

    “主人莫慌,一百羽林骑皆至,还能让这贼子跑了不成?”

    袁隗这才放下心来。

    如果连堂堂羽林军都拿不下那人的话,自己这两个菜,追去也没什么意义。

    袁隗手指扫过那些颤颤巍巍不敢上前的村民,冷声道:

    “尔等可知,谋逆是什么罪名?!”

    众人有的摇头,有的迟疑的点了点头。

    袁隗叹了口气,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了。

    按理来说,这些人知法犯法,还胆敢食人,因此,不论是在道义上,还是在法律上,他们都已经犯了不可饶恕的罪,应当夷三族!

    但是,看见这些身上只有一些粗布衣物的村民,看了看那些形如骷髅的孩子,袁隗又想起朱吉那蔑视官府,蔑视朝廷的话语,眼神,袁隗感觉,这事情不能就这么处理了!

    袁隗提起剑,自言自语道:“此罪在谁?!在贪官!在劣吏!在郏县官府监察不力!”

    若非这些人逼得民不聊生,无有半点生存的机会,这些愚民黔首又怎么会被黄巾贼给蛊惑?!

    袁隗剑指众人,又将众人吓得一哆嗦,纷纷环在了一起,袁隗冷声问道:

    “还有谁吃过人?!”

    众人闻言,迟疑的摇了摇头。

    其中一个略有些胆大的,学着朱吉的姿态,对袁隗颤颤巍巍的讲道:

    “我们也不知那里面煮的是人,那些东西向来都只有刚刚逃走那汉子与村中的里正能吃,我们……”

    袁隗抬手,止住了他的话。

    这些话由他们说起来毫无说服力,只能去郏县官府查验下河村的户籍,看看究竟少了多少人……

    袁隗冷冷注视着众人,吩咐道:

    “都先回去歇息,明日该当如何,便一切照旧例,待本官明日去查个清楚,定然不会让尔等受了冤屈!”

    这种事情,才是刷清名的好机会!

    “郏县官府,本官倒要看看,尔等究竟是如何欺上瞒下,祸害黎庶的!”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