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扶汉季 第三十七章 公羊门人

时间:2020-05-24作者:知言伯

    一场清晨的骤雨,洗得郏县城外的官道,增添了不少的沟壑。

    赵姓车夫仍旧面无表情的驾着车,一方袁字大旗竖立在袁隗的马车上,象征了车中人的尊贵身份。

    袁隗坐在马车中,轻抚过宝剑剑身,有些浑浊的眸子中时不时的闪过一丝丝恐怖的杀气!

    据羽林骑调查所得,郏县官府已经烂透了!

    上下一体,官绅勾结,豪绅为官府送钱送布送粮食,官府为这些黑了心肠的豪绅们背书!

    用的还是大汉的名声!

    也无怪这些百姓如此憎恶当今的大汉朝廷了!

    另外,官府的税收虽然还是三十税一,但是这些人早已经在去年就将人头税等,收到了中平十一年去了,真是厉害了我的大佬!

    但是,这还不算啥,真正让袁隗感到节操下限都被刷新的是郏县官府勾结平贾把控市价的行为!

    低进高出,谋取暴利!随后大开子钱,逼迫人们借贷,然后无力偿还债务,最后只能卖田卖儿卖女!

    tnnd!

    这简直就是一条完整的产业链!

    以先帝之荒唐都还没干过这种没节操的事情呢!

    一如何休所言,坏大汉天下者,皆此等恶吏也!

    即便是袁隗,也不由怒骂:这些狗一样的东西!

    主要是,劳资这等高门大户都还要玩佃户制,你们这些狗东西,竟然敢直接欺上瞒下,大玩奴隶制度,简直不可饶恕!

    刚听到那屯将汇报郏县情况的时候,袁隗几乎化身公羊门人,化身当年的阳酷吏,直接提着剑将郏县杀个血流成河,人头滚滚!

    劳资们一心为了大汉,都是你们这些狗东西拖大汉的后腿!

    所以,大雨下完的第二天袁隗就封锁了驿站向郏县传递天子使者到达的消息,带着五十羽林骑,与赵姓车夫一人提着一把剑大摇大摆的就进入了郏县!

    袁隗进城时的表现的如同一个暴发户一样,大摇大摆,毫无遮掩!

    袁隗这样的举动,就是要给他们一个暴发户的形象,然后将刀子递给他们!

    袁隗想对这些狗东西下手,他需要一个借口,一个能立得住脚的借口,这样杀起人来,袁隗也不至于在道义上站不住脚。

    赵巡驾着马车肆无忌惮的闯过城门,却无人敢拦下马车!

    四马拉车,这样的派头加上马车上的袁字旗,守门的更卒即便再没有见识,也能知道这辆马车上的人不好惹!

    ……

    郏县衙门

    县令澍疑惊疑不定的听着手下人描述的马车的模样与那一面看起来就非同凡响的袁字大旗!

    他虽然是中平四年卖官鬻爵才有今天的荣耀,但是这并不代表他就是胸无点墨,脑子有坑的二傻子县令,能捐个一县之尊,澍疑绝对不是什么二傻子。

    袁字大旗代表了什么澍疑比任何人都要清楚一些!

    豫州汝南名门,四世三公!

    袁汤,袁逢,袁隗,三公之尊,封列侯!乃至小字辈的袁绍与袁术都已经是身居千石的人物了!

    除了这一家的人,澍疑实在是想不到还有谁,敢这样放肆的打着袁字大旗了!

    那么,来者是谁呢?

    行事肆无忌惮!

    不像是袁氏的长辈,反而更像是一些少年辈,澍疑一双狭长的眼睛略微眯了眯,露出了沉思的意味。

    如果是长辈人物来,澍疑二话不说,直接拎着包袱就跑路。

    但是……

    想了想,澍疑还是对外喊道:“来人!”

    “喏!”

    “查一查那辆马车的去向。”

    “喏!”

    ……

    刘辩下意识的捏住下巴,反复摩挲起自己的下巴。

    九层陛阶下,一位老态尽显的老者正在躬身行礼,口呼万岁!

    这老者面容清瘦,身体同样削瘦,一身深衣儒服,头上儒冠,腰间仍旧佩着宝剑,脚上履与袜也未褪,一举一动都带着儒雅的意味。

    按理来说,这种老人家刘辩是万万不敢受他一礼的,但是,刘辩还是承受了他的大礼。

    无他,因为这个老头的名字叫卢植!

    刘辩嘴角带笑,心中呸了一声,暗道:“这个老货,终于忍耐不住了啊。”

    敢将皇帝作为棋子的,这老东西绝对是第一人!

    即便当时的刘辩还只是一个皇子而已。

    今儿出现了这幅场景,卢植选择进宫也并非是刘辩诏见他的,而是卢植主动找人为他带话,请求进宫的。

    那人叫朱儁,时任河南尹!

    刘辩见卢植的条件也很简单,就是要再起朱儁,擢为雒阳尹!

    盖勋他已经拜同录尚书事了,再当雒阳尹就不大妥当了,只是当时的朝廷里,呵呵……

    朱儁一来,刘辩就想起了这位比皇甫嵩,比董卓的大佬。

    咳,主要是一般人也拿不下雒阳尹这个职位。

    三生不幸,知县附郭,三生作恶,附郭省城;恶贯满盈,附郭京师。

    这句话可不是以后才有的,而在大汉朝,这种情况比话中描述的还要严重一些,如果没有一个镇得住场子的大佬,根本压不住这些人。

    长安,雒阳这种富庶的地方,自古就好游侠之风,而今虽然在盖勋的治理下,有了些改变,却也成效不大。

    所谓儒以文乱法,侠以武犯禁。

    而汉代的游侠,可不是后世武侠小说中为国为民的那些大侠,倒是有点像香港的古惑仔电影里的古惑仔,杀人放火,作奸犯科什么的,甚至有些胆大的还做过刺杀朝廷官员的事情。

    可偏偏这些游侠都有着广泛的群众基础,杀了人,有的是人帮着掩护、庇护甚至是帮忙说情。某些影响力特别大的,甚至有着一呼百应的能耐。

    这种人,如盖勋这种以武功登上来的雒阳尹,都有些压不住他们,所以刘辩才看上了这一位将河(……)南国相的本事。

    至于那一位会不会来,呵呵,卢植都已经在这了,朱儁就能跑得了吗?

    这就是赤裸裸的阳谋,看你来不来。

    刘辩佯装惊骇,连忙道:“孤何其德薄,如何敢当卢公大礼?卢公真是折煞孤了!”

    卢植闻言,心中不屑的呸了几声!

    折煞你,折煞你不见你扶一把,晾了老夫好大一会儿?

    呸!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