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扶汉季 第三十八章 攻略幽州

时间:2020-05-24作者:知言伯

    卢植要体现自己的忠君爱国,刘辩要体现自己的礼贤下士,于是,两人假惺惺的相互推搡了好一番,卢植才半推半就的坐下。

    然后,就是刘辩跟卢植斗智斗勇的时候了,引经据典,刘辩把暴秦,前汉都拉出来扯了一遍,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给卢植分析了暴秦如何亡的,前汉如何被篡的,当今各方势力存在之后所形成的威胁论,总算是将一脸不情愿的卢植给说服了。

    卢植终于愿意奔赴辽东,劝说公孙瓒用兵北方。

    最近的北方动作频繁,时不时入寇并州之类的,让刘辩头疼不已。

    同时,刘辩也意识到,这是个报复卢植与收拾公孙瓒的好机会,于是,刘辩和曹操商量了一下,便制定了一个阳谋!

    刘辩亲自为卢植挑选了一百名原虎贲旅的士卒,又为他们更换了最新的装备,亲自将卢植送上路。

    ……

    刘辩站在朱雀阙前,目视卢植的离去,淡声道:“王二,命吕冉安排三十绣衣使者急奔辽东,等候吩咐。”

    吕冉即绣衣使司指挥使,刘辩亲赐的名字。

    刘辩与卢植的博弈,也从这里开始了!

    刘辩眼睛眯了眯,回想那一天与曹操所言:

    “大儒卢公已亲身前往冀州辽东郡劝公孙瓒出兵匈奴了,孟德以为公孙瓒会远离辽东,赴千里之外镇压匈奴之乱吗?”

    “臣不敢妄言。”

    “恕你无罪,讲。”

    “喏!”

    道了个喏,曹操思索了一下,说道:

    “会。”

    刘辩带着好奇的表情问道:“为何?”

    曹操:“不去则名不正,名不正则言不顺,于公,公孙瓒是朝廷亲封的奋武将军,朝廷有事而臣不急者,为不忠。

    于私,卢植公为公孙瓒之授受之师,老师有求而不为者,为不孝。

    如公孙瓒不去,即不忠不孝之人,不忠不孝为我朝最忌,不论冀州中是如何的形势,天下必共逐辽东公孙瓒!”

    即便是刘辩也不由得佩服的鼓起了掌。

    “孟德不愧是孟德啊,用天下大势于一人之身,只要大势仍在道德不丧一日,孟德就能立于不败之地啊。”

    “臣不敢,臣只是趁势而为而已。”

    ……

    五月二十五,大雨急下!

    幽州

    辽东郡

    名义上虽然还有太守,但是自奋武将军公孙瓒剿贼封爵以来,辽东郡就已经不归太守管了。

    公孙瓒可比辽东郡的太守厉害的多了,凭着区区一个杂号将军与整三千的白马义从,便聚拢了足足五千之数的正规汉军。

    而今,世人皆知辽东有个虎将姓公孙,名瓒,字伯珪。

    不过,现在的公孙瓒恨不得把自己的脑壳给敲开,从里面掏出一个两全的法子来。

    没办法啊!

    他这位老师并非是已私人的名义递名帖来见他的,而是代表大汉朝廷来拜访他,向他宣诏的。

    究竟该不该接这手书?

    不接?

    这可是你老师亲自书写的手书一封,你敢不接?大不孝!

    而汉家素来以孝治天下。

    这个孝字,不止是父子之间的孝,还有师徒之间的孝。

    这个时候,一个不孝的罪名就足够让这偌大一个公孙氏的军阀集团瞬间灰飞烟灭!

    但是要说接诏吧?

    又不给钱又不给粮,只是天子许诺了他们在北地所获的牛羊牲畜允许他们自己拿走,不必上交。

    好嘛,空手套白狼的手段用的真tm熟练。

    卢植

    “老师,不是弟子大逆不道,不肯接此诏,实在是辽东最近异动频繁,弟子恐外夷来犯,实在是不敢离境。”

    公孙瓒无奈的为卢植解释。

    “老师有事,弟子愿服其劳,只是辽东八千兵马也并非弟子一人就能调动,请老师体谅!”

    卢植冷笑道:

    “不需你出八千兵马,只需三千就足以!”

    “伯圭,莫把老夫当傻子,也莫要小看当今陛下。”

    卢植警告似的话,让公孙瓒心头恼怒不已,面上却如常,哈哈大笑,揭过了这一番谈话。

    天子要有那本事,还用得到自己这一伙人吗?

    直接自己领兵去干掉作乱的贼子呗。

    卢植只瞥了一眼公孙瓒的脸,就明白了公孙瓒的想法,倒也没点破他。

    卢植也曾听过卢陵所说,当今陛下的性格脾性皆有些深不可测,实在是让人有些恐惧。

    即便如蹇硕这样几乎谋过反的罪子,刘辩都能毫不提防的再次拿来用。

    如张让等人,捉入诏狱之后竟然再没了丝毫动静,陛下存的什么心思,谁知道?

    “哈哈哈哈!”

    公孙瓒哈哈大笑,说道:

    “老师远道而来,弟子未能及时迎接,是弟子之过也,待弟子吩咐人摆宴为老师贺!”

    一言之间就带过了卢植的话题,只说是为卢植接风洗尘。

    卢植也有些无奈,对公孙瓒的小心思虽然心知肚明,但是也没法再提出声。

    这人终归已不是当年的求学少年郎了,他是大汉的武人将军!

    ……

    长安

    封建时代最伟大的城市建筑,没有之一。

    即便洛阳起于战国末期,承古秦之风,两汉共奉为京城,但以洛阳的规模,仍不及长安浩大,不及长安之完备。

    东汉的盛世时间,长安是天子行宫,达官贵人们休闲避暑的场地。

    天下动乱的时候,长安又是天子诸侯,公卿士大夫们的避难场所。

    而今,丁原官居执金吾,代天子镇守长安,长安却出了瘟疫。

    内学中意思大概就是:天子失德,天子失德而导致用人不利,用人不利而致百姓多艰。

    嗯,典型的人丑怪社会。

    当然,这玩意也不是东汉一朝的专利了。

    这玩意的集大成者还是跟汉孝武皇帝时期的一个人有关。

    董仲舒!

    对,就是那个吊打了诸子百家的董子。

    狂虐天下学派没意思了,董仲舒就开始作死了,想把身为天子的孝武皇帝给攥在手里。

    于是,这位董子就被汉武帝反杀了。

    汉武帝用起来无往而不利的谶纬之说,光武皇帝用起来同样无往而不利的谶纬之说,如今成了禁锢刘辩天子权柄的牢笼!

    无数衣衫褴褛,甚至没有衣服穿的男女老少,被官兵毫无感情的扔进了巨大的土坑里。

    无数人哭着喊着想从土坑里爬出来,爬到了一半,就迎来了当头一刀,瞬间人首分离!

    一个人的鲜血并不能浇灭他们求生的心,他们还在往上爬!

    官兵不停地挥动手里的刀,将坑里爬出来的人砍了下去!

    不知道砍了多久,这些官兵手里的刀刃都已经卷了,开口了,坑里的人也终于杀尽了!

    他们皮肤黢黑,身材高大,碧眼,头上扎的头发也不是汉人的发髻,而是绑着一缕一缕的辫子。

    这些人就是所谓的乌桓义从了。

    乌桓义从什么的只是统称,实际上这些义从里大量都是内附的匈奴人或者是被掳来的鲜卑奴隶。

    “去禀告执金吾大人,这些人已经被杀了,是否做成口粮?”

    行刑的校尉对一个士卒吩咐道。

    另一个同样打扮的士卒有模有样的行了个汉人军队的礼仪,道了个喏。

    “真是可惜了这些人了,都是大好的粮食,居然要活埋。”

    校尉自言自语的用雅言感叹道。

    “校尉,您杀了多少个啊?”

    一旁的士卒问。

    “我?才杀了十几个,要不是这刀卷刃了,我还能再砍十几个,就这些没有反抗之力的杂种们,我一个人就能砍上一百个!”

    校尉颇为懊恼的模样,让那搭话的士卒一脸羡慕。

    “这些人可是汉家豪杰,校尉您竟然一点都不害怕?

    我砍第一个的时候可是怕的要死。”

    那校尉拍了拍他的肩膀,讥讽道:

    “什么汉家豪杰,什么汉家衣冠,不过是一些没有反抗之力的杂种而已,要不是执金吾大人的命令,我们怎么会跟个娘们儿似的,这些行装,骑马一点都不方便。”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