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扶汉季 第五十三章 科举的土壤

时间:2020-05-24作者:知言伯

    推行科举,是刘辩深思熟虑以后的结果。

    推行科举的好处有三,一是甄选人才。

    刘辩手中能用的人太少了,荀彧手中的班底虽然强大,但是还是太年轻,还需要好好磨一磨才能上阵。

    上林苑里那些学生就更不用说了,这是一项长久的投资,至于现在,别说要他们精通四科了,让他们精通一科都有些麻烦。

    其二就是,缓和一下与那些豪门们的关系。

    最近刘辩下发的诏令几乎都是将豪门的利益牺牲,来换取发展,刘辩可能觉得没什么,但是这些豪门们势必会对刘辩产生怨恨。

    一家两家的刘辩可能不会在乎,但是如果豪门多了,刘辩也招架不住,所以,不如借着这个机会给那些豪门们服个软,给他们一个名额便是了。

    至于他们会不会来,呵,卖官鬻爵都有人腆着脸上来混个三公装门面,更别说这种能够以才干名传天下的科举了。

    其三,就是扶持寒门了。

    寒门不一定是代替豪门的最好阶层,但是却是刘辩现在所需要的阶层。

    这个时代是最好的时代,同时也是最坏的时代,先帝的卖官鬻爵虽然弊端甚多,但不得不说的是,这也是一种能让下层晋身的方法,一般的地主阶层也能有晋身的能力,而今的寒门虽然不能用与豪门对抗,但却已经在偷偷发展之中,如徐庶等,已经在蓄力了,只等一鸣惊人。

    ……

    骖乘,又叫陪乘。

    古时乘车,尊者在左,御者在中,为了防止车子向一边倾侧,往往在右边要坐个人以平衡重量。

    在先秦,骖乘一般由武士充任,负责警卫的称为车右,比如当年樊哙便给刘邦做过车右;

    而只为陪乘的则称为骖乘,在礼制中,根据车驾规格和出行意义的不同而往往由太仆,侍中等内朝官负责,当然,而今不同于前汉,自某个坑货祖宗以来,这种事情便成了宦官的事情了。

    对于寻常大臣来说,能为天子骖乘,乘车时坐在天子对面,是一种莫大的荣誉,但是对于曹操来说,这个荣誉可能就要打个对折了……

    这小东西欺负人侮辱人来是真tm溜啊,要不是马车的空间狭小,曹操非得提剑与刘辩对砍!

    “孟德笑一笑,要不然孤看不见人在哪……”

    ……

    劳资黑,吃你……吃……还真吃了。

    刘辩似惊疑了一声,发问:“孟德,何以颤抖?是否身体不适?”

    曹操咬了咬牙,低眉垂目,昧着良心说道:“国家不胜恩宠,以臣为骖乘,臣战战兢兢,不敢丝毫倦怠,故心神有些颤栗!”

    刘辩挑了挑眉,玩味的说道:

    “哦?孟德是这样想的?那孤以后可要让孟德好好适应适应了。”

    曹操明白了刘辩话里的意思,心尖一颤,连忙回道:

    “徐晃任职奉车都尉二年,宫中奉车郎官均已熟识,每逢帝驾出行,为保銮舆万全,皆由徐晃选派忠直之人驭车,国家何苦只以臣为骖乘而置此良才不用?”

    刘辩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徐晃啊……

    咳……

    “为人太过沉闷了,不如孟德。”

    曹操闻言,拱手行礼,道:“国家,恩科一事皆已毕,是否在考场上使用白纸?”

    这虽然只是个不大不小的事情,但曹操还是本能的问了一句。

    这其中蕴含了巨大的商机。

    如果能把握住,恐怕朝廷能凭此一挽颓势!

    刘辩点了点头,道:“是时候将白纸传向天下了!”

    顿了顿,刘辩又说道:“当然,此事仅凭朝廷还不足以成事,还得需要几个遍及天下的商贾。”

    “臣立即去寻。”

    曹操明白刘辩的意思。

    制造白纸的方法虽然简单,但是耗时太长,而且也有优劣之分,朝廷已经艰难至此了,实在是拿不出多余的力量去干这些事情。

    既然自己吃不下,还不如卖个好,交给这些人。

    “陛下,臣还有一事需要禀报。”

    “说!”

    曹操低着头,恭敬的说道:“臣有一族姐,名曹琰,时年八岁余,臣垦请陛下迎娶入宫中。”

    闻言,刘辩好奇的突然神色一滞!

    八...八...八岁!

    这还是luoli啊!

    刘辩摊了摊手,无奈道:“孟德的长辈真是身强体壮啊,孤今方十四之龄,孟德的那位族姐如今才八岁,孟德要孤迎娶卿的那位族姐,实在是有些为时过早了吧。”

    “陛下不知,臣这族姐温恭贤良,相貌也是极好的,更何况陛下若是能迎娶臣之族姐,曹氏一族将以陛下之命顶首是瞻!”

    “这也实在是太小了吧?”

    刘辩无奈。

    曹操却一脸疑惑的问道:“哪里小?”

    我tm的!

    曹孟德你居然敢在大庭广众之下开车?!

    “臣不敢以家族来威胁陛下,但是曹氏家族毕竟并非臣一人说了算,曹氏家族也并非全都是体谅陛下,忠君体国的伟尚男儿,故臣只有以族姐相配,以求曹氏家族的鼎力拥护。”

    曹操所言并不假,曹氏家族虽然并不是什么顶级的家族,但是也算是名门望族了,曹氏的身份就成了曹操的束缚,曹氏的利益在前,曹氏不会允许曹操一-心为公的,只有让刘辩成为自己人之后,曹氏才会予以全部的力量扶助刘辩。

    刘辩的笑容瞬间消失,平静的说道:“孟德可知道,孤就算没有曹氏,也不过只是晚几年实现孤的抱负而已,这大汉照样不会出什么乱子。”

    曹操躬身一拜,道:“臣知道陛下心比天高,但是,陛下需要能够说得上话的家族为助力。陛下也需要一个在朝廷能够对陛下俯首帖耳的忠臣子,别的家族不能,只有曹.氏有这个魄力。”

    刘辩面色不改,“唐氏同样能,我想,那唐瑁能官至一郡太守,总不会是个蠢人吧?”

    “唐氏太远,根基不在洛阳,唐氏也太小,根基薄弱,不足以支撑陛下这棵大树。”

    刘辩瞥了他一眼,问道:“这么说曹氏就能庇佑孤这棵大树了?”

    曹操连忙说道:“臣万死!”

    刘辩摆摆手,道:“无碍,不过孟德倒是给孤提了个醒。”

    曹操心中一凛,不知道刘辩又想到了什么。

    随即就听见刘辩说道:“提前说好了,迎娶曹琰可以,但是皇后之位孤不可能许曹氏一族,孤能许曹氏的,只能是妃位。”

    曹操连忙谢恩:“臣,代族姐曹琰伏谢陛下!”

    “起来。”

    曹操欢喜的起来,跟在了刘辩的身后。

    这是曹操的第一次压宝,压的还是当今最大的人物,当今的天子,刘辩。

    说不紧张是不可能的。

    但是,曹操压,上了这一桩宝!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