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扶汉季 第五十五章 韩遂不臣

时间:2020-05-24作者:知言伯

    唐氏的问题,刘辩知道的不多,因为这种事情一般来说,是由不得刘辩来处理的。

    太后会与有司商定的,刘辩只需要在呈上来的奏章上批个‘可’字就可以了。

    但是韩遂……

    刘辩捏着绣衣使司呈上来密报,心中的愤怒一阵一阵的!

    虽然刘辩知道这是战争时期的常态,但刘辩还是忍不住的愤怒!

    刘辩管不了韩遂,管不了凉州。

    刘辩好不容易忍住了心里翻腾的怒气,转念一想,想明白了马腾将战报发给自己的用意,又颇为不得已的将怒气收了回去。

    发火是没用的。

    桓灵以前任何一个皇帝,要是遇到这种二五仔,早就一道诏令拉进洛阳宰了,但是唯独是在刘辩这个时候不可以。

    这个朝廷到刘辩手里的时候已经是千疮百孔了,刘辩想在朝廷里玩什么,都得省着来。

    一旦刘辩有一步行差踏错了,对这个朝廷,这个国家都是灭顶之灾。

    还别不信。

    就拿韩遂来说吧,如果刘辩一纸诏令去了凉州,诏韩遂入洛阳的话,那韩遂是来还是不来?

    来?

    来你就得凉在洛阳。

    不来?

    不来就是不听调,是要反吗?

    来了还是要死球。

    喔豁,左右都死球了,格老子的,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

    千万别小觑这些人的心理,即便他们自身没有造反的心思,但是到了这个地步了,手下的人也会逼着他们去谋反!

    人家那边反旗一扯,刘辩这边又没有镇压的实力的话,任谁都得认为,东汉王朝已经不配当这个大哥了,就这样的大哥,谁还愿意给东汉王朝当小弟,年年上供?

    自董卓陈兵河东以来,东汉王朝的威望就已经降到了谷底了,众人虽然没有直接跟朝廷反着来,但是各州的势力早已经不受朝廷诏令了。

    刘辩的诏令去了凉州,韩遂自然不会听诏的,好嘛,自己讨了个没趣不说,还再次把东汉的声望给往下拉了一个档次。

    总的来说就是,朝廷的脸面不得不顾啊!

    揉了揉自己有些发痒的鼻子,刘辩对外大喊道:

    “来人,拟谕!”

    “喏!”

    门外侍奉着的小太监立马端出笔墨,恭敬的准备拟诏。

    “孤初承大位,学识浅薄,实不知韩公挑起战事是所为何事,但孤要明警韩公,韩公此一动而牵天下之目光,此战后,天下欲诛韩公而成就功名者不可胜数,孤冒昧多此一问,韩公此后欲如何震慑天下宵小?”

    刘辩说完,小太监也在不久就停笔。

    “陛下,就这样发与韩遂?”

    这小太监有些不解。

    这堪称大白话一样的诏谕,岂不是将天子的档次都给拉低了?

    “就得这样才能吓唬住韩遂。”

    刘辩知道他所想,所以指点了一句,就不再多言了。

    小太监得了刘辩的确认,也不再多言,填好了首尾,加了日期,从刘辩手里接过了天子的私玺,加了印刻,出去发诏谕去了。

    “来人!”

    刘辩再次传人拿来了笔墨。“拟谕。”

    “喏!”

    刘辩又同样给马腾发了一封谕书。

    待第二封诏谕出去之后,刘辩再次发出了第三封诏谕。

    这一封诏谕没有发给别人,而是发给了河东的董卓!

    “让孤试一试,尔等还有几分存.汉之心吧。”

    诏谕一事,一是为了试一试西凉众人的存汉之心,二来刘辩也是为了挑一-挑这些人的心里的刺。

    如果能把董卓马腾韩遂李催郭汜等人挑起火来,那刘辩自然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如果挑不起战争,刘辩也能在他们的心里留下战争的种子,也能为刘辩以后的行事,谋个方便。

    “打吧,你们不打起来,我还不知道该怎么挑起这天下之乱呢。”

    刘辩深知大乱即大治的道理。刘辩早就明白了,想要挽救大汉,只一昧的拖着大汉这一具已经腐朽不堪的躯壳,想要重新大治,只是痴心妄想而已。

    刘辩这就是要断尾求生了。“陛下。”

    突然,一个小太监尖着嗓子喊了一声。

    “嗯?”

    “禀陛下,蹇侯急报。”

    刘辩接过蹇硕的急报,挥退了小太监。

    不多时间,刘辩便一脸喜意的合上了蹇硕急报。

    “唐氏一族这倒真是雪中送炭了。”

    刘辩在心里承下了唐瑁的恩。

    ……

    嘉德殿

    刘辩与曹操的那位小族姐大眼瞪小眼。

    不知道过了多久,刘辩都被瞪的有些尴尬了,这才轻咳了一声,说道:

    “曹琰?”

    曹琰端正的行了个福礼,恭敬道:

    “妾曹琰,拜见陛下。”

    刘辩:“……”

    “这天杀的曹孟德,选谁不好选这么个luoli,这不是诚心给孤添堵?”

    “孤问一下,你乃官宦之后,还没有行笄礼就嫁人,是不是太早了点?”

    下边的曹琰温柔的说道:“妾是自愿的。”

    刘辩:“……”

    刘辩无语抚额。

    “来人!”

    “喏。”

    一个小太监恭敬的进入大殿,行礼。

    “给这位曹家姑娘在宫里寻个住处,顺便再制个宫籍,除兰台等重地以外的其余地方,都先带她熟悉一下。”

    “喏!”

    小太监领命。

    曹琰温婉的声音再次响起:“妾告退。”

    刘辩挥了挥手,示意她退下。等曹琰退下之后,刘辩又传唤来一个小太监。

    “来人。”

    “喏!”

    “传都尉曹操,少府令卢陵,录尚书事刘虞,同录尚书事袁隗,同录尚书事盖勋,丞相任吾,尚书台议事!”

    “喏!”

    袁隗,前几天返回的雒阳,当然,这个时候返回雒阳的袁隗,少不得被刘辩一顿臭骂。

    几个月前这厮在郏县干的一桩好事,可让他在官场出了一把风头了!

    单枪匹马把郏县二百三十官员小吏,十数位本地豪强哄了出来,挨个儿的杀了个透,一个没留!

    然后,放奴放田,大刷了一波名声!

    虽然刘辩也欣喜这种酷吏的做法,但是这厮还不满足,竟然来来去去之间就血洗了三个城!

    路不拾遗是真的,夜不闭户也是真的,就是当地的官府机构瘫痪了,当地没有被清洗的小吏直接不敢去官府了!

    听说袁隗血洗了当地之后,有几个看见袁字旗的小吏,当即就被吓疯了!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