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扶汉季 第五十八章 尚书台议(三)

时间:2020-05-24作者:知言伯

    宦官与士族的权力斗争延续了近百年,最终以外戚出身的何进在士人出身的袁绍哄骗下,带兵入宫杀尽宦官,两方同归于尽而告终。

    如此一来,朝局原本的宦官,外戚士族的平衡就被打破,士族在没有了宦官外戚两方宿敌的打压之后,开始了内部的争权夺利,由此而造成了董卓入京收拾朝堂的恶果。

    而作为陇西地主阶层出身的董卓起初也是选择与士族合作,四处征召,也是希冀士族能给予他政治上的支持。

    只可惜董卓出身边鄙,家世不显,被排斥在士族圈子之外,任命州郡的士子也屡屡背叛。

    尤其在信任的士人伍琼、周毖屡次哄劝董卓礼待士人,征召士人为官,却导致士人就任地方后起兵反叛后,董卓便撕破了脸,公开与关东士族为敌。

    这也是今汉百余年来,自灵帝驾崩期年之间短短三年间所发生的事情,将大汉的希望糟蹋了个一干二净,火德彻底泯灭!

    “臣等死后,天下将乱。惟愿陛下自爱!”

    张让等自尽时的话语,只在史书中提过一笔而已,却让刘辩的心头生起无数的感慨!

    自爱呵?

    何以自爱?

    董卓鸩酒一杯,留下一寡居女唐姬受辱,留下那一首汉家楚声的千古绝命诗?!

    刘辩道:“杨暂留置,请刘公继续奏来。”

    刘虞无奈的点了点头,继续说道:

    “有奉车都尉者,刘氏宗族刘璋刘季玉,乃益州牧刘焉中(仲)子也,臣请(陛下)见之!”

    刘辩不可查的撇嘴。

    刘虞何许人也,如何看不见刘辩的不屑之意?

    刘虞躬身行礼,劝道:“陛下想必是对此人有所了解了,臣便不必赘述,只是,陛下若想施行新政,此等人必不可缺,陛下既有中兴之心,何以如此张纵?”

    顿了顿,刘虞继续说:“刘璋之兄刘范者,前五官中郎将也,秩比二千石,自陛下践祚以来,强行裁撤三署,不置五官中郎将职,刘范就被调入了治书御史署中,治书侍御史,职掌法律,可与廷尉审理疑狱,此中轻重,还请陛下三思!”

    三署郎刘辩有些了解,依次为五官署、左署、右署,其上官依次为五官,左,右中郎将。

    三署郎由郡国所举孝廉组成,年五十以上属五官郎,其次分在左、右署。

    郎官之中,除了议郎以外,余者都要执戟宿卫殿门,号为执戟郎,正是最先被刘辩裁撤纳入西园军编制的一队人。

    刘辩郑重行礼,态度端正,朗声道:

    “受教了!孤再请刘公奏来!”

    刘虞思虑了一下,有些迟疑了起来。

    刘辩生怕刘虞因为私情而略过什么人才,连忙道:

    “孤当效孝武,不以私德而论才干,请刘公不吝教孤!”

    刘虞深吸一口气,吐出了一个名字。

    “黄门侍郎张昶者,张奂中子也!”

    张奂!

    刘辩愕然抬头!

    凉州三明之一!

    张奂师从太尉朱宠,研习《欧阳尚书》,又自行删减《牟氏章句》。

    汉桓帝时以贤良被举荐,外出任安定属国都尉武威太守,度辽将军及护匈奴中郎将等职,并升为大司农。

    汉灵帝即位时入朝,为宦官所利用,率军进击大将军窦武,迫其自杀。

    其后自责不已,拒受封侯,又上疏为窦武等人伸冤。

    随即迁为太常,因得罪宦官被诬陷罢官。

    晚年归居故乡,授课著书,不再出仕。

    光和四年去世。

    但是,让刘虞忌惮的,明显不是这一点。

    作为凉州三明之一的张奂,董卓非常仰慕他,曾给张奂百匹缣布,以示交好,却不被张奂接纳,待张奂去世后,董卓多宽爱其后人,援助张家者甚多也。

    董卓,国贼也!

    这才是刘虞忌惮的。

    刘辩点了点头,道:“刘公举荐,孤不吝用之,且让此人随侍孤身前,果具才能孤必重用。”

    刘虞躬身行礼,道:“圣明无过于陛下!臣拜服!”

    刘辩轻声问了句:“还有么?”

    刘虞苦笑不已,摇了摇头。

    真以为人才都是青枣吗?随处可以摘取?

    刘辩也不意外,这次的尚书台议事本来就是临时拉来的,刘虞能记得这么多的人才,刘辩已经很佩服了。

    刘辩正准备进入下一个回合时。曹操起身出列,道:“臣举一人,臣请(陛下)见之!”

    刘辩好奇的问道:“曹都尉所举何人?”

    心中却生出了个让人兴奋的猜测。

    果不其然,就见曹操说道:“此人乃臣乡党,前汉夏侯霸子孙夏侯渊,勇武过人,才能过人,有乃祖之风!”

    夏侯渊啊!

    刘辩目光一闪,这可是个了不得的人才啊!

    “可!”

    刘辩知道自己被刘虞带偏了节奏了,明明是来议事新政的,结果却成了人才交流会。

    但是刘辩仍旧心甘情愿的投身在收集人才的成就之中。

    要知道一个人才能作出的贡献比那些普通人能作出的贡献可是大多了。

    ……

    一场议事,用了三个时辰方才结束,众人好说歹说,这才将刘辩新政的心思给打了回去。

    一声沉重的长叹,微不可察的自尚书台深处响起。

    ……

    次日

    一轮昏黄的大日悬在城头,时近黄昏,天色依旧闷热,地上的暑气从有些龟裂痕迹的土地中冒了出来。

    朱雀门前,刘虞亲自为张昶等人送行,一方在门内,一个老者孤零零的站在在门外,凉风时不时掠过老者的身子,看起来颇为萧瑟。

    门内的张昶等人纷纷转身对刘虞躬身拜了一拜,恭敬道:“烦请刘公止步,切莫再送。”

    刘虞笑道:“诸君荣华显赫已近在眼前,若能更进一步,为陛下亲近者,即便是老夫也要攀附,自当多送几步。”

    说完,还拱手行礼。

    “不敢当刘公此言!刘公举荐之恩,我等夙夜在怀,不敢相忘!”

    张昶等人摆手,不敢承受刘虞的礼。

    刘虞点了点头,突然正色道:“彼辈小子,陛下贤敏明睿,常以孝文孝武光武为表率,诸事常身体力行,不劳其人,尔等务要劝之勉之,不得佞幸,方不负陛下知遇之恩,老夫提举之心!”

    众人齐声应喏,道:“食汉禄,不敢忘,必不敢忘刘公教诲!”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