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扶汉季 第五十九章 宫禁

时间:2020-05-24作者:知言伯

    岁八月会首,在秋,有星袭于东方!

    天子刘辩于尚书台起草罪己诏!

    一场不大不小的诡谲,自此而起……

    “吾德薄不明,寇贼为害,强弱相凌,元元失所。

    诗云:日月告凶,不用其行,永念厥咎,内疚于心。

    其敕公卿举贤良,方正各一人;百僚并上封事,无有隐讳;有司修职,务遵法度!”

    这是建武六年,光武皇帝所下的罪己诏,刘辩直接改都不愿意改了,就扔了出去。

    对于这种天灾异象,刘辩是不屑于去相信的,更别说去费脑筋想什么罪己诏了。

    要真那么灵验,依着先帝那德行,恐怕早就被大陨石术给镇压了不知道多少回了。

    当然,刘辩也不是要宣传破除什么封建迷信之类的,毕竟,自己都亲身经历了,哪里还有什么信不信的?

    现在隐藏在雒阳城里的问题,才逐渐显现了出来,让刘辩有些焦头烂额。

    “六月中,太尉何进私会九卿三人,公卿者讳:……议事内容:陛下为宦党蒙蔽深矣,公等当警之!”

    “七月初,公卿私会者二十人,公卿者讳:……议事内容:……”

    “八月初,朝议后,私见公卿者讳:何进,袁绍,马宇……议事内容:请清君侧!”

    沉寂已久的绣衣使司再次发挥了它恐怖的监察力量,一夜的时间里,吕冉就将这些人的名字,见了哪些人,说了什么事情统统呈在了刘辩的面前!

    刘辩盯着袁绍这个名字,盯着何进这个名字,转向袁术这个名字,又转向了张邈这个名字,心中生起一种荒谬的感觉。

    刘辩擦拭着手中的宝剑,淡笑了一声,轻声道:“果真是好剑,不愧是让后世都震惊的镀铬技术的巅峰,不过今日,你就要染血了!”

    最能体现镀铬技术的就是越王勾践的那柄青铜剑了,当然,而今的镀铬技术已然与那个时代的技术相比,自然是有了长足的进步。

    自刘辩整顿军制以来,至今为止,曹操为都尉,统率全军,底下共有三派,原西园军为一派,原街亭军为一派,原宫廷宿卫,羽林军等又为一派,刘辩并没有将他们打散混合重新组建编制,而是将他们的军制取消,变为营,让他们互相比较,实行每月一小比的模式,将他们的攀比之心刺激出来。

    都是最强的军队,都是热血儿郎,哪里能受得了这样的刺激?

    不得不说,这样练兵,效果比刘辩预想的还要好一些。

    刘辩想到自己解除宵禁的行为,不禁叹息了一口气,轻声道:“朕闻之,将以孝治天下者,不害人之亲,将施仁政于天下者,不绝人之祀。

    可惜啊,彼辈不臣之心久矣,孤欲用之而不得其心,而今其子嗣亲族之存亡兴替,只在孤一人之手也,可谓是一饮一啄,皆有定数了!”

    ……

    太尉官邸

    自朝会结束以来,何进,袁绍,袁术,陆平,臧弘,廉趸,五位九卿级别的人物,二十位千石的大臣便集结在此了。

    “此事万不可容忍,陛下已被此些奸贼蛊惑,不复昔日之圣明,而吾等身为汉臣,世食汉禄,定要将陛下救出与奸贼之手!今日,陛下解除宵禁,不禁诸市,正是吾等舍生清君侧之良机!”

    有人点了点头,又有人起身,继而说道:“当今天子聪慧,若是能近亲党人,百年后定然入庙受祀,可万不能毁在了奸贼手中。”

    “吾等几番上谏,陛下竟罔顾吾等,此非圣天子所为,吾等当以死劝谏陛下,当立何公为尚书令!”

    有人弱弱的发言,道:“那么,还是按照商定好的章程行事么?”

    “正当如此行事!”

    “那便三日之后再行商议!”

    “唉,只是痛哀何太后不明,若太后施威,定能使得天子不入歧途,悲哉,哀哉!”

    何进闻言,目光闪烁。

    何太后那儿的一些情况,何进还没跟这些人说。

    毕竟,何太后也看不惯刘辩的行为,要出手拖住刘辩了。

    袁绍心中对这些人不屑,但是还是对何进拱手行礼,道:“某已借来兵丁五十人,大事可期矣,何公还有什么忧思么?”

    何进摆了摆手。

    “何公,可是想清楚了?”

    袁绍出列,笑着问道。

    何进冷笑一声,道:“自然,天子乃我血亲也,怎可使其落入奸贼之手?便照本初所言而办!”

    袁绍点了点头,表情忽然变得肃穆起来,转头看向一人,说道:“请君今夜暂去少府令卢陵府邸务必拖住卢陵一时二刻,待吾等功成!”

    此情此景,袁绍竟然颇有些指点江山的意味,让一旁的袁术都有些看呆了眼了。

    袁绍没理会袁术的模样,又看着另一人,说道:“君暂去曹操府邸,此人心思深沉,君不可轻动干戈!”

    两人领命,袁绍又吩咐道:“千万记得,言语定要恭敬,不可有半点失礼,事关重大,望诸君忍辱负重,功成之日,正是诸君青史留名之时,百代无忧之日!”

    两人慎重的点点头,便走了出去,他又看向何进,说道:“还望何君入宫,天子聪慧威武,能于毫末间执掌兵权,自当不可小觑,还望何君慎重对待,不可漏了丝毫!”

    何进也罕见的点了点头!

    袁绍又道:“戌亥之交时换营,正是吾等清君侧之时!”

    “喏!”

    “袁隗乃吾宗族,不可杀,其余诸子,一个不留!”

    ……

    入夜……

    正值入夜,曹操的府邸外,忽有一人来临,缓缓叩打大门,立刻有奴仆前往,手持长剑,心里也是警惕,此处乃是曹府,何人会在这时辰里来拜访?

    不止如此,卢府,盖府,刘府,亦如是!

    ……

    吕冉快步走入大殿,俯身至刘辩身旁,说道:

    “国家,方才太尉何进禀告小黄门,要求见何太后,太后也下令让他进来,小黄门不敢阻拦,他已入了永乐宫门……”

    刘辩嘴角一扬,拍了拍手。

    一个小太监就捧着一枚虎符到了刘辩面前。

    刘辩指了指虎符,对吕冉说道:

    “去,拿起虎符,今晚的事情孤就交给君了。”

    吕冉闻言,面色一变,随后就是大喜!

    连忙伏地领命!

    刘辩笑了笑,道:“去吩咐吧,君可别让孤失望啊!”

    吕冉退下。

    刘辩再次呼道:“来人!”

    一个小太监来到刘辩面前,恭敬道:“喏!”

    刘辩想了想,说道:“舅父深夜来临,想必腹中也应当饥渴极了,你可去吩咐着,摆宴永乐宫,请舅父与母后,让他们皆入宴,另外,朕最近忽然有些想鱼糕了,让他们准备些鱼糕。”

    “喏!”

    刘辩嘴角一扬。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