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扶汉季 第六十一章 宫变(二)

时间:2020-05-25作者:知言伯

    吕冉喘着气,看着周围,浑身被血液淋湿,一身绣衣被沁得猩红,显得惊心动魄!

    周围的几十名绣衣使者也尽是如此,战争消弭以后,众人纷纷朝后踉跄退了一步,手中的环首刀终于滑落,扎在地上!

    众人浑身汗水与血液交织,面色狰狞,犹如恶鬼一般,来到吕冉面前,半跪在地,齐声道:“禀吕公,百十贼子,不曾走脱一人!”

    吕冉声音沙哑的吩咐道:“快速收拾残局,枭廉趸首,其余人轮番休息!”

    吕冉手中的竹符隐现。

    绣衣使司,不曾假他人之手!

    ……

    曹府

    曹家这些年虽然没了曹腾的庇护,没了挺大的名望,却也是不折不扣豪强大族之一,这些年也是庇护了不少犯事的游侠门客,此些游侠门客感与曹家大恩,便留府中为其门客爪牙,而曹操平日里也是对他们格外厚爱,以肉食喂之,使得这些游侠们孔武有力,又勇猛彪悍,袁术一时之间竟然攻杀不下!

    不知过去了多少时间,曹家众人已经是一阵无力了,门外的更卒却仍旧以轮番攻击的姿态不紧不慢的推杀进来!

    随着一阵猛烈整齐的脚步声响起,已经有些乏力的曹操不禁在心中悲呼,我曹操今日莫不是便要亡于此地?!

    诸多曹府私曲也已经无力了,都露出了畏惧的神色,众人不由得转头看向了曹操,曹操没有去看那几道注视着自己的眼睛,强行压下心中的恐惧,对着他们说道:“他们是为杀我而来!你们可速退!日后不忘为我报仇便可!”

    众人闻言一愣,看着曹操站屹立的身姿,随后纷纷撕下布帛,将环首刀绑在手上,对曹操拱了拱手,大声叫道:“愿与曹公共赴死!”

    那些脚步声愈来愈近,忽有人大喊道:“西园校尉马宇前来救援!曹公勿惊!!”

    听到这话,曹操浑身猛地松懈,险些失态倒地。

    他笑了,看了看身后那些门客好手们,曹操深深的呼出了一口气,转眼便凶神恶煞的盯着那几十名更卒!

    ……

    不提以上几家,单说刘虞那边,此人就有些神速了,二百羽林军早就在府中等候,数十名更卒一打开府门,就看见三队羽林军站在门庭中冷视着他们,这些更卒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就被羽林军手中的弓弩射了个对穿!

    ……

    玄武门前,羽林军已经接过了战局,控制住了众人,为首者,正是曹操举荐的新秀,夏侯渊!

    “屯将夏侯渊奉令讨贼,休要走脱了此等贼人!”

    夏侯渊手中长矛一掷,将一名更卒直直钉在了城墙上!

    即便是身为死士的众人,看见了这凶狠模样,哪里还有交战之心,都是边打边撤!

    刘辩站起身来,对夏侯渊高呼道:

    “活捉袁绍者,余者,杀无赦!”

    夏侯渊拱手,随后抽出腰间的刀,开始了杀戮!

    刘辩扶着剑,转身看向何进。

    何进肥硕的身子猛的就是一抖!

    这一刻,他终于怕了!怕刘辩杀了他!

    刘辩又看向看着身边的小宦官,说道:“接母后回宫!”

    小宦官点头,要来接何氏,何氏红着眼睛,说道:

    “皇帝,你……”

    刘辩嘴角一扬,对何氏拱手道:

    “儿子恭请母后回宫!”

    何氏闻言,面色一变!

    她明白,自今日以后,她这位太后,就跟那位董氏太后一般,只能高居永乐宫了!

    更重要的是,他的亲兄长何进与刘辩,今日恐怕不能善了了!

    刘辩挥了挥手,两个小宦官就直接托着何氏的手下了高墙。

    刘辩目视何氏的离去,随后,刘辩转身看向了何进。

    刘辩扶着剑,一步一步走向何进,冷声道:“朕的好舅父啊,孤从未忘了你昔日之厚爱,君何至于此?”

    何进漠然盯着刘辩,冷声道:“吾乃大将军!当匡扶大汉宗庙,陛下竟一言而去吾兵马之职,吾如何能甘心?!”

    “呵!好一个不甘心啊!”

    刘辩盯着何进,“粱冀为大将军,孝桓皇帝以五侯杀之,窦武为大将军,先帝以侯览等常侍杀之,此二者之尸体仍伴二帝身旁,舅父也愿以身试之?!”

    刘辩突兀的摆了摆手,挥退了在场的众人,对何进说道:“算了,舅父也不必多言了,此事就此作罢,孤也不怪罪与你,舅父回去以后呈个奏疏自述己罪,给孤个台阶下就是了,只是以后还请舅父好自为之!”

    何进闻言一愣!

    他自被刘辩抬来这里以后,就从未想过自己还能完好的走出去!

    毕竟,不论如何,勾结贼人直闯禁中,这是天大的罪过,就算是夷三族也不为过!

    刘辩竟然就这样放过他了?!

    何进表情肃穆,认真的辩解道:

    “陛下,臣今日所行之事,全然是为了陛下,臣无有半点不臣之心,此天心可鉴之,泰一神可鉴之!”

    刘辩严肃的点了点头,道:“孤知晓,舅父勿复多言!舅父还是快些退去吧。”

    说完,刘辩转身,背对着何进,一副萧瑟的模样。

    见到刘辩果真要放过自己,何进心里不由的激动,忽然,他老泪纵横,心里对所为突然有了些愧悔。

    何进躬身行礼,说道:“谢陛下大恩,臣愿述己罪!”

    刘辩背着何进,淡声说道:“舅父昔年也曾执辩之手,交与木弓至辩手中,殷殷叮嘱辩,好男儿当执射四方,立不世之功业!舅父今日行为,可是忘了昔年教诲辩的言行?”

    何进身子一抖,心中的无限愧疚猛然升起!眼中老泪更是止不住的向下流!

    汉家男儿,都曾有过这样一段经历,父执子手,子执木弓,举弓射向四方!

    吾何执?执射乎!

    何进擦了擦眼泪,跪在地上哀声道:“臣……死罪矣!”

    刘辩闻言,略微抬起的手放下了,袖中的弩箭并没有被发射出去。

    刘辩看了看何进,若是他这时候选择离开,刘辩会毫不犹豫的将弩箭射出去,但是这样么,刘辩……

    城墙下,千余步骑具甲列装,为首者,正是一身猩红的吕冉!

    刘辩转身,扶着城墙对吕冉等将士高声道:

    “诸君辛苦!”

    吕冉带头说道:“奉诏讨贼!幸也!”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