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扶汉季 第六十二章 新局面

时间:2020-05-25作者:知言伯

    随着一夜凉冷的秋雨落下来,无数的血腥被冲刷!

    第二天,整个雒阳,再次兴起一股****,太学生们四处上奏,称昨日遇到更卒刺杀,请治贼子罪,而后得知乃是朝臣谋逆,行刺天子,又得知廉趸,袁绍,等名士大臣都参与了此事,并且,还有许多人死于家中。

    对朝廷有着忠诚之心的太学生们,愤怒的险些发疯,他们直接提着三尺剑,将一众公卿们的门庭,堵得严严实实的!

    徐荣率领着二百羽林军整整齐齐的排在袁府门前,声势不凡,恭候袁隗出行,这正是刘辩与吕冉安排下来的。

    只见袁隗穿着一件宽大的朝服,左手虚扶剑柄,缓缓行至。

    众人见此,连忙见礼,袁隗点点头,神情肃穆,刚往前迈出一步,拉车的骏马却突然受惊,往后退了几步,马蹄践踏到泥坑水洼里,将几滴有些发红的泥水溅到袁隗的朝服上。

    袁隗面色一变!

    “都在这等着!”

    见状,家仆急急忙忙的跟着袁隗回府重新沐浴更衣。

    袁隗去而复返,一个年轻的妾氏立即迎了上来,拉着袁隗的朝服衣袖,犹豫的劝道:“那马跟了家主也有些年头了,从没有像这般不稳重的时候,我看这事也奇怪,今天倒不如别出去了吧?”

    袁隗面色不变,想起了昨夜的怪异,心中竟然隐隐生出了一丝不好的感觉。

    过了片刻,袁隗重新出了门,来到马车前。

    这回那马倒是安分,不退也不避,由家仆恭敬的扶着袁隗上车。

    见袁隗坐稳了,怕错过了朝会的众人纷纷松了口气,齐翻身上马,护送袁隗乘车而去。

    汉制,军旅非诏不得入宫,众羽林军进入司马门前,便至此而退,齐齐拱手恭送袁隗离去。

    司马门转却非殿。

    随着一名名眼熟的朝臣穿着褐衣来到却非殿前跪下,袁隗愈发觉得情况的严重!

    非重大事件不得轻开的却非殿竟然在八月初二被用来开朝会,这本身就代表了不寻常,这么多的朝臣不着服饰,毫无半点礼仪的跪在却非殿前,莫非是……

    袁隗的思绪不由得发散了起来!

    不过,看见远处珊珊来到的刘虞,曹操,卢陵,盖勋,盖顺,还有一脸羞愧的其他朝臣,袁隗就觉得正常……个屁嘞!

    这tm都叫正常?!

    这要什么心态才能觉得这种景象正常?!

    袁隗昨夜听到厮杀声时就感觉有变,随后就是二百羽林军控制了袁府,美其名曰贼子作乱,奉天子诏护卫袁公安危。

    但tm是个人都能看出来,这绝对是囚禁!

    今天更是在羽林军的护送下来参加朝会,这让袁隗感觉,这不是护送,反而像是押送!

    袁隗心思急转,随后便想到了一个恐怖的可能!

    “昨夜的动乱,与吾有关!”

    以刘虞盖勋为首的帝党来到袁隗面前,看着袁隗一身鲜亮的朝服,颇有些无语的感觉。

    咱都换旧衣服以示惶恐了,就这位还被蒙在鼓里,以为今天有什么重大事件要开什么大朝会呢。

    刘虞对袁隗拱手行礼,指了指自己的服饰,又点了点袁隗身上的朝服,冷声道:

    “袁尚书,何以显赫至此?!”

    袁隗立即会意,感激的对刘虞回礼。

    刘虞看似指责的话语,却是在为袁隗指明一些事情!

    盖勋在一旁露出了遗憾的神色,摸了摸自己的胡须,心中暗道:可惜了,没能坑一把这个老贼。

    袁隗眼皮一跳,掐死盖勋的心都有了!

    不过,袁隗却不敢有什么改变了,现在才改变,已经太过于刻意了。

    曹操与卢陵手执笏板,对视了一眼。

    随后,陆陆续续又来了数百人,以刘虞盖勋袁隗三位为首,以文东武西的行列分列两行,这些人都是来参加朝会的。

    刘辩一身玄色朝服,不曾佩剑,背负双手来到众人的面前。

    数百人纷纷跪地,伏首,口称万岁。

    刘辩理都不理会他们,径直进入却非殿。

    这代表了,天子发怒!

    夏侯渊,马宇,徐荣等人佩甲胄,提拉着几个半死不活的人来到却非殿前的台阶前,等候天子传诏。

    等刘辩站在陛阶上的龙榻前,对谒者点了点头,那谒者才敢高声传呼:

    “百官入朝!”

    然后,文武百官这才在丞相任吾的率领下,趋行而入。

    一进却非殿,文西武东,百官们立即就泾渭分明的站列于大殿两侧。

    这套上朝的礼仪还是是前汉的叔孙通怂恿着高皇帝刘邦弄出来的,而今的步骤虽然几度缩水,却大致差不多。

    “警!天子上朝,百官恭迎!”谒者再次高呼,同时,心里也不由得悲愤了起来。

    当今陛下什么都好,就是太节约人了,这本来就是卫士郎官的活计,竟然让他一个人干完了,这一趟流程下来,估计他的嗓子要沙哑好几天!

    “臣等恭迎陛下!”

    百官一同跪下来,齐声高呼道:

    “愿吾皇万岁!”

    “平身!”

    刘辩坐了下来,道:“诸卿免礼!”

    文武百官这才齐声道谢,然后各自跪坐到属于他们的席位上,低着脑袋。

    刘辩坐在上位上,表情肃穆,皱着眉头,望着底下诸多朝臣,朝臣们低头不语,没有一个敢上奏的。

    刘虞身为刘氏宗族,辈分又高,众人一个个的都开始给刘虞使眼色,打暗号,让他出列奏事!

    见到这种情景,刘虞无奈之下只能出列朝前走了几步,面色平淡的说道:

    “臣有奏!”

    刘辩盯着刘虞,道:“讲!”

    刘虞跪地,伏首道:“罪臣死罪也!罪臣无能,被贼人所欺,惹出此等滔天大罪,罪不可赦,望陛下治罪!”

    袁隗见状,有些悚然!

    这是怎么个情况?

    怎么一上来就要请治罪的?

    曹操也从一旁,走了出来,恭敬说道:“罪臣有奏!”

    刘辩盯着他,淡笑一声,说道:“讲。”

    曹操恭敬道:“罪臣与刘尚书一般,都是被那些狡贼所欺,不知其恶!罪臣有眼无珠,罪臣失职!”

    刘辩点了点头,任他们跪着。

    盖勋,盖顺,卢陵纷纷出列,跪地伏首请罪!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