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扶汉季 第六十三章 新局面(二)

时间:2020-05-25作者:知言伯

    朝廷一片哗然!

    在场的人,有的是不明白昨天夜里发生了什么的,有的是不明白这件事情的恐怖程度的,毕竟,他们并不清楚玄武门前,还有人敢执兵器闯宫禁!

    三公之一的司徒,丁宫终于出列,跪地,伏首恭敬道:“罪臣无能!致使贼人冲入宫禁,请陛下治罪!”

    司空刘弘同时出列,跪地伏首恭敬道:“罪臣无能!请陛下治罪!”

    三公,诸尚书都跪地请罪了,诸朝臣哪里还能安然坐着?

    于是,众人纷纷跪地,伏首请罪!

    刘辩目视跪在地上伏首的众人,嘴角一扬,笑了起来。

    “今日,孤势必乾纲独断!”

    刘辩冷哼了一声,却没有回话,他起身,坐回了自己的位子,对着除了袁隗以外的诸尚书,三公挥了挥手,让他们暂且退回去,便开口叫道:“袁公,莫非君便没有甚么奏告?”

    朝臣心里一颤,正事来了!

    袁隗实在是有些摸不着头脑,但是又不敢说没有或者不知道的话。

    最终,袁隗只能干巴巴的说道:“臣有罪!请陛下治罪!”

    刘辩冷笑一声,对谒者说道:“传夏侯渊等人,将人押送入殿。”

    谒者领命而去,不多时候就带着夏侯渊等人来到大殿中央。

    刘辩指着夏侯渊手中的人,对袁隗笑道:

    “请君看一看身后此獠,君可曾认识?”

    袁隗心头一颤,想到了某个不好的可能,犹豫的转过头去,就看见了被夏侯渊押着的袁绍。

    袁隗面色一变,连忙对着刘辩磕头,一边磕头一变高呼:“臣死罪!”

    刘辩静静看着袁隗,也没制止他。

    不知道磕了多久,袁隗的脑门都被磕出了血。

    刘辩让谒者将袁隗扶了起来,淡声道:

    “明白了?”

    袁隗泪流满面,哀声道:“罪臣……”

    刘辩抬手,制止了袁隗的话。

    “朕非是桀纣之类,君不知其原故,自当无罪,只是袁绍袁术二人,竟敢擅闯宫禁,罪无可恕!”

    袁隗面色一变!

    袁绍是袁氏花费了力气才培养出来的,他的本事即便是袁隗也赞叹不已,如果真要死在这的话,袁氏的损失就大了!

    “陛下……”

    刘辩制止了袁隗的声音,对夏侯渊等人挥了挥手,几人会意,拉着袁绍等人便退下了。

    袁隗几乎跌坐在庭上!

    刘虞面色不变,心中猜测刘辩刚才的举动,却察觉到了不一样的意思。

    不过,天子既然不明说,那么刘虞也不敢为袁隗指明什么。

    刘辩目视众人,淡声道:“都平身吧,朕非桀纣,诸君皆不知此事,朕不应怪罪。”

    随即,激动的声音铺天盖地!

    “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刘辩点了点头,对正好抬头的刘虞露出了一个高深莫测的笑容!

    刘虞见此,面色一变,想到了前几天刘辩所说的新政!

    刘虞苦笑一声,喃喃道:“陛下,该不会……”

    袁隗面色苍白,隐约之间听到了刘虞的低喃,也无心多想了!

    刘辩:“孤尝闻光武曰:农,天下之本,务莫大焉!

    而今之世,本末倒置,朕尝闻农夫多有不劝耕之心,诗云:恺悌君子,民之父母。

    诸卿皆朝廷柱国股肱,食俸千石以上,皆清流君子也,可为朕解忧乎?今令众臣议之,如有良策,上奏于朕前,朕不吝嘉之!”

    众人愣然:“……”

    这个跨度是不是大了点?

    刘虞本来想视之不见,但是刘辩刚刚那个笑容,着实让刘虞有些瘆得慌,刘虞只能无奈的出列,拱手行礼,道:“臣窃以为,天下田地,多被豪族所占,使得百姓尽为其佃,所耕者稀少,可遣无田之农开垦荒地,再由朝廷管辖,不可他人侵害其田地。”

    刘辩点了点头,平静的说道:“屯田之策,不失为一道良策。”

    屯田一事,自古有之。

    刘辩之前就让人干过屯田的事情,成效不大。

    前汉的孝文皇帝,大臣晁错就曾建议“徙民实边”。

    到了孝武一朝时,赵充国建议屯田与边防,戍卫与垦耕并顾,自敦煌西至盐泽往往起亭,而轮台和渠犁皆有田卒数百人,此一方法用意,既可解决路途遥远交通不便之下自力更生,又可使兵力在守防时亦不白花人力,乃一举两得之构想。

    其后的历史中,曹操采纳枣祗,韩浩的建议,在许昌招募农民屯田,当年得谷百万斛,后推广到各州郡,由典农官募民耕种,为民屯,屯田之民免服兵役和徭役,此举简直一举多得!

    当然,单纯的效仿汉武帝和曹操的方法是行不通的。

    汉武帝有汉文帝汉景帝背书,名声,背景,资源大一统之下,天下景从。

    曹操屯田时自身实力非凡,又有大汉天子背书,大义在手,号令所至,无敢不从。

    刘辩只能无奈的耸耸肩,这破世道,怪我咯?

    曹操出列,恭敬说道:“昔日屯田者,无论是百姓,还是形徒亦或是士卒皆多有不愿。

    臣请陛下奖赏,使其安心,使得民屯之百姓,对与此事,更为积极,不敢怠慢,而此等奖赏之事,无论民屯或者其余乡民,都当领受!”

    刘辩点了点头。

    这也是一点方向,但是,还不是刘辩心目中的最佳选项。

    卢陵也出列,恭敬道:“豪族世家,佃户多矣,天子可令其释放佃户,只留少许,其余一同前往民屯,陛下又以私田鼓励佃户屯田,如此一来,佃户为了田地,势必会更加努力屯田。”

    听到卢陵这么说,那几个正在兴奋中的党人脸上的微笑顿时凝固了。

    他们看了看卢陵,又看了看上方的天子,哀叹了一声,这样也好,好歹能讨好天子,保住田地,只是可惜了那些佃户了,要出去干一段时间了!

    刘辩眼睛一眯,淡笑道:“可!”

    这同样并非顶好的良策,但是刘辩也想不出什么方法,所以他不想在这种事情上发言,到时候多扯几个这方面的人才,查漏补缺,一点一点的将其中的缺点补足就是了。

    刘辩挥了挥手,制止了他们的发言。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