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扶汉季 第六十五章 新政(二)

时间:2020-07-03作者:知言伯

    先帝时有名士王符,著有潜夫论一书,共凡三十五篇,合叙录为三十六篇,卷首《赞学》一篇,论励志勤修之旨,卷末《五德志》篇,述帝王之世次,《志氏姓》篇,考谱牒之源流,其中《卜列》《相列》《梦列》三篇,亦皆杂论方技,不尽指陈时政,共卷十,赞学,明闇,忠贵,班禄,断讼,卜列,梦列,交际,志氏志,叙录。

    书中所言多依托儒家学说而有所发挥,书中对是时为富不仁,本末倒置,名实相违的事实,强调“天以民为心”,“国以民为基”要求施行仁政。

    建议采取考功、明选等措施革新吏治,选拔真才,并崇本抑末,发展农业,爱惜民力。

    书中亦有部分内容考述帝王世次,谱牒源流、方技术数。

    刘辩绝对不能算是一个好天子,因为他厌恶处理政务,厌恶上朝等种种天子的责任,但是,对于这一本著作,刘辩却绝对不能不看,因为托古改制这种东西的雏形在这本书里体现得淋漓尽致!

    刘辩钦定科举的时间,正在八月十五,中秋佳节时。

    也就是三天后!

    身为主考官的刘虞却毫无兴奋的意思。

    考举的事情,即使是天天宅在家里的几个小儿郎都听说过了,更况论是主持者之一的刘虞了。

    站在刘虞的立场上,他当然是支持的,甚至觉得,这是汉家的德政,能惠及天下士子。

    而在这样的德政,他能贡献一点力气,让他也感觉到了有些成就感。

    但是……

    刘虞对于这种事情却是一头雾水,没有丝毫的头绪。

    好在,刘辩贴心的送来了一份竹简,上面正是张丞相注九章算术的手抄本,没有答案的那种!

    张丞相者,前汉张苍也。

    刘虞接过竹简一看,一时间,竟然也被上面的题目难住了。

    以刘虞的学识自然能看出来,这些题并非难,而是太刁钻!

    咳,当然,也有刘虞自己的原因,毕竟,他在二十多年前就放弃了九章算术这门学科。

    刘虞有些焦虑,连头发都悄然掉落了几根。

    ……

    是夜

    廷尉狱

    一身黑衣的死士望着同样一身黑衣的另一位‘死士’,沉默了。

    死士一扯着沙哑的声音问道:“君何来?”

    能来劫廷尉狱的人,势必也是为了狱中的那些人,不能杀了同道之人不是?

    ‘死士二’同样扯着沙哑的嗓子问道:

    “君何来?”

    两人对视了一眼,然后齐声说道:

    “君为袁氏族子而来?”

    “……”

    两人沉默了。

    然后同时对对方拱手行礼,相互退去了。

    死士一:妈的,不是说好了吾一人足以吗?这tm几个意思?

    ‘死士二’嘴角也不由自主的抽了抽,然后转身背过那人的目光,一个闪身就熟练的进入了大狱之中,找到了袁绍的牢房。

    ‘死士二’熟练的打开门房,进入牢房,惊醒了正在熟睡的袁绍与袁术。

    袁绍面色一变,看着这死士的行为,悄声问道:

    “君何来?”

    死士对袁绍拱手,道:“受人之托,救二位出狱,勿复多言!”

    袁绍行礼,道:“壮士大恩于吾,吾当记于心,时时不敢相忘,敢问壮士可留下名讳?”

    死士一把背住伤势严重的袁术,对袁绍说道:

    “廷尉更卒之所以没来,是因为某于科举重地放了一把火,全城耽搁了,君子再不离去,就只能等着被廷尉卒捉拿回去。”

    这话一出,袁绍心中的疑惑才被打消了一些,随后大步跟着这死士跑了出去。

    三人一路东躲西藏,熟练的穿过一条条的坊市闾里,随后在西城门前止步。

    城门前的竟然一个更卒都没有!

    袁绍目光一凛!

    死士轻呼了一声,便又冒出了几个死士,将袁术抬着,快速出了城门。

    这死士这才对袁绍解释道:“君子快走,袁公亦阻碍不了小皇帝多久。”

    袁绍闻言,心中的疑惑大解,对死士说道:

    “当今陛下昏庸,重用宦党轻我等党人,还请君回告袁公,此非人主之为,不足以成大事,不可辅之!”

    死士面色不变,拱手道:“君子走好。”

    说完,死士转身就走了。

    兰台,有两人坐在庑廊的蒲席上,王端手持白子,将其敲在棋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该你了。”

    对手细细一看,发觉己方在棋枰上被逼入死地,再无转圜的余地。

    他想设法挽救,却一时难寻生路。

    张昶微笑的看着刘辩。

    刘辩目瞪口呆的盯着张昶!

    刘辩抬手将天元位的棋子收了起来,喃喃道:“这一步不算!”

    闻言,张昶一子屠掉刘辩的大龙!

    “不玩了!”

    刘辩无赖的说道。

    吕冉来到刘辩身旁,在刘辩耳边轻轻说了几句。

    刘辩哈哈大笑起来,说道:“袁本初入我彀中矣!”

    张昶平静的收拾完棋,接过宦官递来的热茶,轻抿一口,忽然叹道:“国家,现在还不是高兴的时候,袁本初尚且忧虑如何自立,我等是否要为其铺一番道路?”

    刘辩摇了摇头,道:“不必,此后,我等不必关注此人了。”

    两人的棋盘落在门口的一棵大树下,大树枝杈的影子与金块般的阳光铺在棋盘上,一片枯叶陡然飘落在了刘辩的身上。

    “君且往刘府走一遭,将孤吩咐君的话转告于刘尚书,让他也好有个准备。”

    ……

    王昭作为天使怒气冲冲的从雒阳出发的时候,浩浩荡荡的一行人朝着郏县行驶而去,以往,郏县素有贼患,往来常有流民盗贼拦路,而今也不例外,这一行人,车架上皆是华丽之色。

    一行四辆马车,刚刚接近郏县,便被路途几个盗贼所看重,半夜前来袭击。

    只是,他们死的极为惨烈。

    他们临死之前都没有明白,为什么不过区区三四驾车,竟然会带有强弩这种利器!

    当车架驶入郏县内,县令与当地官吏早已经准备妥当了,亲自前来迎接天使,王昭整了整衣冠,肃穆的下了马车,一一与这些迎接的官吏拜见,并不因为其官爵之低而有半点骄横。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