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扶汉季 第六十六章 科举开始

时间:2020-07-03作者:知言伯

    在郏县一众官吏都以为这是个好说话的清流的时候,王昭终于展现出了自己的獠牙!

    送礼的,一个不落,照单全收,送田契房契奴仆的,他还是照单全收,但是,就在众人还在送礼的三天之内,他直接抄了三家所谓的豪强士绅!

    钱财,粮食,布帛什么的,都是一车一车的往回拉啊!

    当地官府差点再次全体人员弃官逃命!

    好在王昭还没袁隗那样狠,一股脑的就将郏县杀得人头滚滚!

    王昭根本就没想好好跟他们虚与委蛇,因为他有点急,急着回京。

    他听说陛下最近被刺杀了!

    这些该杀的逆贼!

    随后就传来了一道道的新政令诏书,让王昭都感觉有些胆战心惊的!

    陛下的动作太大了,作为贴身小黄门的王昭,感到很担心。

    ……

    袁绍自逃离了雒阳以后,便与袁术分散,袁绍一路向东而去,藏身于游侠之中,躲过了途中不少的巡查。

    一路至洛水上,走水路而去,等到袁绍乘上了木舟,这才舒缓了一口气,对木舟上诸人见礼。

    “在下袁绍,见过诸君!”

    那些个船夫有些诧异,他也曾听闻过袁绍的名声。

    听过了袁绍的名声,对袁绍的态度自然就不一样了起来。

    而一路奔忙于逃跑的袁绍也是疲惫不堪,在木舟中直接大睡了一日。

    ……

    浩浩荡荡的科举,终于开始了!

    作为一手推动者的天子刘辩,自然对这种事情充满了好奇了。

    八月十五一早就出了宫,刘辩沿着官道前行就看到了道路两旁,不时的都有着军队的人在奔走,几条原本供长安民众通行的道路,此刻已经被彻底封锁和清理了,只有持着考举考生身份证明的文书的人才能通行,一切都被安排的井井有条。

    这些场面无不充分的显示了刘虞的统协能力与组织能力。

    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把一切人员与资源调动起来,有这么强的魄力和协调能力,不说别的,就是能将那几条道路清理干净,让雒阳的平民和贵族遵守规矩,单说这一点,刘虞就无愧其尚书之职了。

    一路欣赏着雒阳官吏的强大执行能力,刘辩的马车来到了考场。

    “臣刘虞,恭迎陛下!”

    马车一停,刘虞就带着大大小小的属官行礼。

    刘辩走下马车,笑着扶起刘虞说道:

    “刘公快快平身,孤微服而来,刘公勿要多礼。”

    这次的考举,就有劳刘公了……”

    刘辩笑着拉起刘虞的手亲切的说道。

    反正两人是同宗,亲切一点也没什么问题。

    刘虞沉声道:“敢不尽心竭力尔?”刘德点了点头,看了看刘虞沉着的脸,笑道:“这次考举有刘公坐镇,孤就放心了!”

    有刘虞在,基本上考举的秩序就不需要担心了。

    刘辩的目光越过刘虞,看向仍旧躬身的众属官,刘辩对刘虞身后的属官高声道:

    “诸君平身!”

    众人道谢。

    刘辩对他们拱手,行礼道:“此次恩科,事关大汉选拔贤良,有劳诸君,朕拜谢!”

    众人激动的回礼道:“陛下言重,敢不为大汉尽心竭力?!”

    随后刘辩又说了些勉励的话,让他们该干什么干什么去了。

    不远处,几口大鼎正在烹煮着什么,刘辩抬脚走了过去。

    “这里熬了多少?”

    刘辩走过去对管理的官吏问道。

    “回陛下,已经熬了大概一千多斤,用木桶装了起来,这是第二批熬制的羹汤!”

    那官吏恭敬的答道:“在考举开始前,奴婢能保证熬出三千斤的羹汤,供给士子与监考众人食用!”

    羹汤,添了油腥味的肉汤,这些东西既是为那些来考试的士子准备的午餐,又是让他们保暖的食物。

    太阳高高挂着,刘辩却感觉不到什么暖意,若是让这些士子们在这露天的考场上呆上好几个时辰,恐怕不出意外的会冻死好几个体质不过关的。

    ……

    王粲拿着号牌,走进考场之中,好奇的东张西望了一下,然后找到了自己的位置,跪坐下来,然后拿出笔墨,静等着考试开始。

    “咦……”

    王粲抬头向前一看,颇为惊讶的道一声:“前面那几块竖起来的木板是做什么的?”

    只见在校场中央,竖立着几块一人高的木板,木板之上用一块遮挡了起来,没人知道里面是什么。

    考场之中,不少士子都发现了此事,纷纷议论了起来。

    “肃静!”

    刘虞负手走上校场中央的高台,大声命令道:“离考举开始还有一刻钟,所有士子请保持肃静,不可交头接耳!”

    身旁的士卒手中的鞭子还示威性的抽了几下!

    整个考场瞬间寂静了下来!

    刘虞见此点了点头,接着说道:“下面,由老夫为诸君来宣布本次考举的规矩!”

    “不许交头接耳,不许偷看他人试卷,违者,一经现不止考试成绩为零,还要移送衙门治罪!有现他人舞弊而不检举者,连坐为共犯,一样废除考试成绩!三年不得用!”

    每说一句,就有官吏复述刘虞的话,保证每一个来考试的士子都能听见。

    “考题写于木板之上,老夫每隔一刻钟都会命人将木板四处移动,诸君好好看题,切勿看错,免得误了考试!更误了自己的前程!”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连白纸都不过是刚刚出现,进一步的印刷术自然是影子都没有一个。

    就算刘辩知道可以用雕版印刷来解决这个问题,但印刷所用的油墨去哪里找。

    那玩意才是如今的刘辩需要攻克的难题。

    就跟简单讲两句的定律一样,刘虞讲考场的规矩并没有用多久,但是劝勉的话就讲了不知道多久。

    直到某个看不下去的官吏咳了一声之后,刘虞才反应过来,匆匆结尾,然后坐到主考官的位置上。

    刘虞讲话一结束,木板上的布就被取下,所有的士子立刻拿起笔,将木板上的题目抄到纸上,然后,再三核对,确认无误后,这才开始作答。

    王粲将五题全部抄到纸上后,仔细看了看。

    这第一道题真是简单至极!勾股定律,这是现在连蒙学的幼童都知道的!

    即便如此,王粲心里却有些隐隐不安了起来。

    若只是这么简单的题目,那还用选什么人才?直接都录进去就得了。

    果然,再看下面的题目,难度一个比一个高了,第二题王粲还觉得比较轻松,但第三题第四题就变得辣手无比。

    到了第五题,王粲就蒙蔽了!

    那赫然是,一个圆!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