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扶汉季 第六十七章 节奏

时间:2020-07-03作者:知言伯

    圆周率!

    这要不是圆周率王粲直接冲上去把摆放题目的木板吃了!

    果不其然,圆图形的下面简略的写着求圆。

    超纲了吧大哥?!

    哪有这么玩的?!

    身为王氏前来试科举这一潭深水的王粲,头一次感觉到了来自朝廷的恶意!

    同时,刘辩在这个时候急匆匆的赶来考场,他的身边跟着一个小宦官,这个小宦官正是被派来侍奉刘辩的。

    刘辩带着这个宦官,进了考场,先是找到刘虞,急匆匆的问道:“刘公,敢问这考场中可有一名十三四岁,个子不高,其貌不扬,气度不凡的小郎君?”刘虞微微一愣,随后说道:“陛下,请容臣查看记录。”

    同时,刘虞问了起来:“敢问陛下,此人可有什么不妥?”

    当然不妥了!

    刘辩也是刚刚才知道,头一次举行考举,这批士子中居然混进了一条大鱼!

    王粲!

    若是熟悉三国的人必定也会熟悉这个人。

    曹魏时期的建安七子之一!

    文学造诣,家世背景,人脉关系等都属于最顶尖一批的存在。

    当然,刘辩并不看重这些虚的,刘辩看重的是,王氏的态度。

    王氏虽然不如荀氏杨氏等家族,但却是刘辩最有可能争取到的家族之一。

    刘辩不可能不重视王粲。

    刘虞见刘辩态度严肃,心中一凛,不敢打马虎,在纸质的记录上翻了一会儿,突然道:

    “陛下臣找到了。”

    刘辩接过记录一看,嘿嘿一笑,露出了兴奋的意思,说道:

    “刘公啊,为了大汉社稷,可不能走了王粲!”

    刘虞闻言点了点头。

    不能走了王粲的意思,刘虞大概是理解了,但是,刘虞也有些想不通,为什么堂堂天子,会这样重视一个十三岁的蒙童?

    刘辩也不会对刘虞多解释什么,他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

    ……

    还有什么事情能比科举更重要?

    答案就是被盛放在刘辩面前的这么一块不足尺的木板了。

    这是一块三十年以上的老梨木,是少府令卢陵带着十几个工匠,日夜精心雕琢而出的完美艺术品。

    为了雕出这么一块木板,刘辩早在一个月前,就让吕冉在柳市之中买了几万钱的梨木,足足花费了三十多块的梨木,但最终只雕出了这么一块。

    实在并非是工匠们技术不过关,而是因为这东西,不是一般人能做的。

    因为它叫雕版,古代中国最伟大的发明,没有之一!

    在中国,它的出现粉碎了控制文化近千年的门阀阶层,击败了世家政治,使阶层不再固化,使国家观念开始具体化。

    在大殴罗巴,它终结了不可一世的神明时代,开启了文艺复兴,以人类为主的时代!

    人类会死亡,语言会消亡,传说会遗失,唯独他,它开启了承载一个国度最为根本的传承的容器,书籍!

    在如今的时代里,想找一本完整的书是很难的,道德经,论语,春秋等等,在国家图书馆的兰台里,都找不全这些书的完整版。

    但是,在大宋时代,一本书的成本连一个乞丐都能承担得起。

    印刷术!

    而欲雕刻出一块能印刷的雕版,技术上的问题反而不是重要的,因为所谓雕版印刷,本身就是脱胎于印章和符令,只要点破那层窗户纸,迟早能被人明。

    它最大的难处在于,在此时,雕刻它的工匠最起码不能是文盲,否则,稍有偏差,一块雕版立刻就毁了。

    可是少府里的工匠,有几个识字的?

    没办法,只能上最简单粗暴的方法了,通过大量的试验和练习来加强工匠们的熟练程度,所谓熟能生巧,就算不识字,那又如何?

    只是费材料了些而已。

    一个多月的不断努力和练习之下,终于在今天结出了成果。

    这其中,光是印刷用的墨,就让刘辩都有些心疼,更况论是其他的材料费用了。

    “试一下!”

    刘辩兴致勃勃,满怀期待。

    卢陵点了点头,拿着那块木板,在其上刷了一层油墨,然后,拿了一张白纸覆盖到雕版之上,用刷子在雕版上轻轻的刷了一下,然后,取下了白纸。

    这种具有历史意义的时刻,当然要卢陵亲自来操刀了!

    卢陵恭敬的将白纸呈给刘辩。

    刘辩点了点头,接过白纸吟诵道:“武王胜殷,杀受,立武庚……”

    “此是社稷重器!”刘辩欣慰的点点头感慨着,抛开雕版明的影响力不谈,仅仅是如今展现在众士子面前的白纸,其中蕴含的意义,就足以让不少的人眼红了。

    “所有工匠,于国有功,其赏钱各一万,布帛十匹,自内库出钱。”

    刘辩淡笑,对卢陵吩咐道。

    卢陵的脸一下就垮了下来!

    内库的支出,可是他来负责的,万一哪天内库没钱了,他可是要负主要责任的!

    “谢陛下赏赐!”

    工匠却不管卢陵的脸色变成了什么样,他们一听有奖赏,还是最珍贵的布帛,顿时一个个笑开了怀,只觉得这一个多月的辛苦,总算没有白费!

    雒阳城外

    蹇硕护着唐美人的仪驾,在原地扎营。

    “唐美人,奴婢须得向天子传奏,由天子安排有司,有司行礼迎接美人,故此,今日恐怕要在此安营了,简陋不便之处,请美人见谅。”

    唐美人行礼,道:

    “有劳蹇侯了。”

    唐姬也不敢真正对这位有什么不满或者怪罪的意思,至少,不能表露出来。

    蹇硕极为谦恭的摆手,道:

    “不敢不敢,奴婢日后还须得靠唐美人多加照拂呢。”

    唐美人虽然仍然不解蹇硕的态度,但是这些日子也习惯了蹇硕的谦恭态度了,两人又客套了一番,便各自散去了。

    蹇硕回营,屁股都还没坐热呢,就听见有人在外道:“蹇侯,曹校尉来见。”

    蹇硕抬头,疑惑的问道:“曹操?我今日才到雒阳,他怎么就来了?”

    想了想,蹇硕觉得这人不能得罪,还是说道:“有请!”

    曹操是当今天子身边的红人,天子经常为了他跑去上林苑,与曹操坐而论道,这样的人物他得罪不起,他也不敢得罪。

    “蹇侯。”

    一进帐,曹操就对蹇硕行了个揖礼。

    蹇硕避身一让,不敢受他的大礼,将曹操迎入了左边第二个座位。

    笑话,不要命了,敢受这一位的大礼?!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