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扶汉季 第六十九章 尸殍于野(二)

时间:2020-07-03作者:知言伯

    吐出一口气,刘辩看着手中的帛书,想起了一件事情。

    如果只是这样的算计的话,丁原根本就没必要如此行为。

    随即,刘辩脑海里又闪过了一个家族的名字。

    郭家!

    说起郭家不熟悉的话,曹魏集团名将郭淮,熟悉不?

    那郭家以从官起的家,到了如今,更是宗族兴旺,两千石的人物不可胜数。

    在并州,郭家良田无数,根本不可记数这种话都是废话,不用多说,并州诸郡之田地,大概有三分之一都是他郭家所有,另外,郡县里大小官吏,皆是受郭家之恩义举荐,方才求学察举,至于奴仆佃户,想一想便是极为恐怖的数字!

    如此,恐怕才是这件事情的根源所在!

    早不求助,晚不求助,偏偏在八月时求助?

    刘辩捏了捏鼻梁,看了一眼哑口无言的众人,心头一阵无语。

    这些所谓党人当然不是被曹操的气度气质给折服了,而是见到了曹操的手已经握在了剑柄上了!

    这可是个武夫,谁敢肯定他不敢杀人?!

    ……

    郭侗感觉自己的眼皮子忽然间跳个不停,心里有些慌,好像堵着一个什么东西。

    作为并州顶级世家之一,能让他这样心神不宁的情况已经不多了!

    郭侗打开窗户,透了一口气,但心中的不安却越的强盛起来。

    这时候,他听到街道上有些喧哗,于是,走出门,就看到了十几辆装饰华丽,由一看就知道是上等骏马甚至是战马拉着的马车,缓缓的碾过晋阳县的街道。

    “这是谁家的公子出游了?”

    郭侗问着门口自己家的仆从。

    这排场也太大了吧?

    连他,都没敢这么显摆过。

    十几辆马车,每一辆都是由高头大马拉着,单单是这十几辆拉车的马,在如今的并州的市价就难以估量,且没几个人能凑得齐,更别说赶车的车夫了。

    每一个都是精壮的壮汉,护卫车队左右的随从,人人全副武装,腰间配着利剑,背上背着长弓,箭筒,更有一小队骑士跟在车队左右,做着保护工作。

    “希望不要出事!”

    郭侗心里祈祷着。

    作为晋阳县的地头蛇,郭侗当然知道现在的晋阳是个什么情况。

    一旦晋阳的现状被捅到朝廷,捅到雒阳宫,别的不说,朝野就将引起震动,肯定会有大臣持天子节来调查晋阳的事情,一旦生那样的情况,这里的事情势必要被捅破。

    到那个时候,要掉脑袋的就不是一个两个了。

    当然,在巨大的当前,能不动心的又能有几人?

    在如今的晋阳乃至是太原郡,粟米一石就是三百钱,还一天一个新的价格,单单是这些收益,就足够所有的地主赚的盆满再钵满了。

    但光靠卖米卖布,已经满足不了晋阳县的地主豪强官吏商人阶级了,毕竟,铜钱布帛那玩意多了,也就是放在仓库里发霉,远远不如能传家的不动产来得实在。

    其中的好处是,米价高涨,迫使平民百姓不得不贱卖自己家的田产。

    本来在晋阳县,一亩上田,起码能值个一万钱,但现在,百姓为了活命一千钱也只能卖掉。

    中田,则是更贱了!

    这可都是能传百代的家业啊!

    不止如此,有些贫民,田产卖光了,这时候又该怎么办?为了活下去,为了一口吃的,许多贫寒的农民,变成了他人的奴仆。

    短短半个月,郭侗的手中就已经买进了几百亩上等的土地,十几户奴仆。

    而这才只是六月自八月以来的收益而已,这只是一个开始!

    这样巨大的利益面前,连郭氏一族都有许多人坐不住了,纷纷带着粮食,前往受灾的地方,准备谋取利益!

    这是并州本地的地主豪强商人们的盛宴。

    甚至已经有人喊出了要建立一个千年不衰世家的口号。

    至于晋阳官府?

    如今的局面,难道郡守与郡尉两人就没有责任了吗?

    自从这二位来了太原郡以后,太原郡的官场就从里到外,烂透了!

    郡守姓王,非太原王氏,其人虽然打击豪强势力不遗余力,但是,假如马屁拍的好,他也能高抬贵手,甚至重用豪强。

    而郡尉则姓冯,河东本地的地头蛇,手底下纠集了一帮本地的官员,跟郡守这个空降户口,势同水火。

    这两人表面上各自拉了一帮人马斗的不亦乐乎,相互给对方使着绊子。

    然而,这两位有着一个共同的利益点,粮食!

    并州是什么地方?

    屯田重地啊!

    产粮数百万石!

    交负朝廷一百万石。

    按照传统,并州各郡的粮仓里,也应该有相同的粮食储备,以备北方各地出现饥荒或者军情,朝廷急用之需等。

    但是……

    现在晋阳县的粮仓里面,只有不足五十万石的劣质存粮,剩下的粮食去了哪里?

    那就只有天知道了!

    不止是晋阳,其他各郡都是这样!

    这才是各地大灾郡守不敢救灾,而又不敢发一言的真正原因!

    因为只要开仓,那就露出马脚了,会让天下都知道,汉家的粮仓中出现了硕鼠,一次就啃掉了并州一半的存粮!

    谁敢揭开这层遮羞布?

    谁揭开谁就要被整个并州的官场力量,士族,豪强,商人,反扑!

    这个天下还姓刘,一旦被捅破,整个并州从上到下,将没有任何一种声音能阻拦刘家的动作!

    而并州大地各郡各县中八百石以上的官吏,统统都要去廷尉衙门里走一遭,负责粮仓安全的军官与差役、司马,全部要掉脑袋,至于各地的郡守与郡尉,统统要被灭族!

    整个天下都知道,整个天下的共识,都是刘氏爱百姓胜过爱各豪强地主,这才是正治正确!

    大汉某些衙门里的官吏,更是不怕权贵,各个都是敲破了脑袋,甚至故意找事,喷权贵,杀豪强,踩着豪强们的脑袋往上爬!

    “海内皆臣,岁丰登熟,道毋饥人,践此万岁!”

    这十六个字正是暴秦某个郡守用来吹捧秦始皇的话。

    大汉兴起后,高皇帝刘邦下令,所有地方郡县的郡守衙门的地基,必须都要用铭刻着这十六字的砖石铺就,因当今大汉是承前汉而立的,这种东西也就传到了现在,并被各衙门所承用。

    “天子陛下也未免想的太好了,并州领九郡之地,哪一年是真真正正岁丰登熟的?”

    郭侗冷笑了一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