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扶汉季 第七十四章 归附否?

时间:2020-07-03作者:知言伯

    公孙瓒记得,来时还是盛夏,而今便只有了悲秋了。

    也不知道天子是从何处听说了他公孙瓒的勇猛之名,或者说是从何处得知了他公孙瓒的身家实力,竟然以道义忠孝的大义将他从他的老巢挪了出来,空降到了朔方郡!

    这不仅打击了他在辽东的利益集团,更打击了在他手底下谋出路的那些人的心。

    这一出玩的狠啊!

    但是公孙瓒也不是什么善茬啊,天子跟他玩阴的,他自然也回以同样的手段。

    本来公孙瓒还收拢了一部分屯田的流民,结果不出半个月就被刘辩给收回去了,还因此与丁原手下主簿吕布交恶了。

    本来在朔方待的好好的,结果刘辩又来了一出幺蛾子,让公孙瓒不得不移动起来,随后,他就看见了颇为凄凉的於扶罗单于。

    说是单于,也不过一丧家犬而已,带着手底下的几千壮丁,连件厚实的衣服都没有,就守在长城边缘,公孙瓒一旦前进他们就退,公孙瓒要是后退了,他们就前进一步,争取抢一些过冬的粮食,这誓不罢休的模样,看得公孙瓒也是一阵头疼。

    公孙瓒也并非是同情他什么的,而是如果任由这边这样耽搁下去,他在老巢那边影响力,恐怕会进一步下降。

    于是,为了两边都好,公孙瓒终于,在科举的同一天与这位於扶罗单于商定了一些交易的事宜。

    他们就在幽州的长城外兜售牛羊马匹皮毛这些,公孙瓒回去以后,专门负责收购这些。

    以粮食布匹作价。

    一石粟米一匹布便值一头羊。

    这个价格可能对那些匈奴人是有些不大友好了一些,但是,却能有效的缓解一下幽州的肉食与粮食分配不足的问题,为了吃的,也就没那么多讲究了。

    公孙瓒也趁机提出了一些附加条件,例如,匈奴为幽州提供三年的牛羊马匹,不得涨价,不得售与旁人,不得私自终止交易。

    相当于直接一口价买断於扶罗部落三年的商品额。

    公孙瓒并不怕他们违约什么的,毕竟,他公孙将军的名头,也不是大风刮来的。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一切都会很好,公孙瓒有了肉食来源,於扶罗的部落能因此活过这一个寒冬,皆大欢喜的结局。

    直到,碰见了面前这个少年郎。

    公孙瓒是到死都想不到啊,这少年郎是怎么做到手眼通天的?!

    ……

    “臣惶恐!”

    被刘辩直接点破了极为隐秘的事情,公孙瓒的淡定神色终于发生了变化,单就这样的手段而言,刘辩已经展现了他手段的厉害了。

    毕竟这件事情,是公孙瓒自己突发奇想,主动联系於扶罗单于的,不经朝廷的许可联络匈奴人,这问题可大可小。

    刘辩淡笑了一声,说道:“伯珪要知道,孤并非问罪而来。”

    公孙瓒神色一滞。

    心中深知刘辩来意的公孙瓒,苦笑了一声。

    这两相对比之下,他倒巴不得刘辩是来问罪的。

    问罪的话,牵连者只一人而已,甚至单凭刘辩展现的这点人手,还不一定能收拾得了他公孙瓒呢。

    但是,那件事情的话……

    公孙瓒觉得,现在下决定什么的,都还太早了些。

    手段通天又怎么样?

    还不是被困在司隶一地?

    情报力量又不是真正的军事力量。

    连出门都不敢大摆仪仗?

    什么微服出行,什么与民生息,这只是说起来好听一些的托词而已。

    微服私访这种低调的性格品性,根本就不是老刘家能生出来的种。

    要不是穷,要不是怕出事,谁愿意放着风头正盛的并州不去,跟漂移一样,一股脑就漂到幽州来了?

    真当他公孙瓒是磁铁了,还自带吸引体质的?

    “臣愚钝,不知陛下深意。”

    刘辩瞥了一眼公孙瓒,对他揣着明白装糊涂的心思不禁有些无语。

    连唐姬都看得出来公孙瓒这是在装糊涂,公孙瓒这手段就并非那么高明了,他这是不好意思直接说出口,故意将自己的意思表现给刘辩看呢。

    刘辩轻咳了一声,也故作不知,淡笑道:“不知道么,没事,时间还长得很,孤有的是时间好好为伯珪解释解释。”

    咳!

    公孙瓒差点一口气没上得来。

    是我表现的不明显还是怎的,为何陛下你要说出这样不禁令人浮想联翩的话?

    当然,刘辩都已经这样说了,就代表着刘辩不会对公孙瓒用强了。

    作为一代将领,公孙瓒最尴尬的并不是手中的兵马,而是先帝臣子的身份。

    刘辩如果真的想收拾他,他屁股底下也有着数不清的黑历史,刘辩有着通天的情报机构,想查他公孙瓒的黑历史并不难,随随便便从里面拉出一桩来,他公孙瓒就别想竖着出去,无数的清流们会瞪着眼睛,骂着奸贼,然后将他吃得连皮都不剩。

    公孙瓒苦着脸,卖起了可怜:“陛下,辽东地处要地,军务繁忙,臣实在不敢安心久住......”

    刘辩摆了摆手,道:“伯珪一心为公,孤怎可不允?”

    公孙瓒闻言,心中松了口气。

    随即,公孙瓒便听见刘辩接着说道:“伯珪倒是提醒孤了,伯珪虽走,但辽东军务仍旧不可荒废,孤这就派遣能吏前往辽东,暂代伯珪处理辽东军务。”

    公孙瓒:“......”

    md,你那恶名都传到辽东去了,凭着你那点微弱的节操,你敢摸着你的良心说你没派人去辽东?

    这算是鸠占鹊巢?

    这一手倒是玩的挺溜的啊。

    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了,只要他老师卢植还在朝廷任职一天,他公孙瓒就要被刘辩吃得死死的。

    当然,即便是公孙瓒也不得不提一句这少年郎的心胸气度,也并非一般人能比的。

    要知道,他公孙瓒这些年里所犯的忌讳太多了,换做任何一个强势一些的天子,都不会容忍他这样的存在,但是这一位不仅没有强势的除掉他,竟然还想拉拢他为己用,不论这少年郎是否真心实意拉拢他,他公孙瓒都要承这少年郎一份知遇之恩。

    突然,刘辩就跟想起了什么似的,拍了拍脑袋,不好意思的说道:“孤想起来了,孤是派过一位能吏去辽东的,那位爱卿好像姓孔。”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