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扶汉季 第七十五章 我与将军定

时间:2020-07-03作者:知言伯

    公孙瓒:“......”

    果然,不能指望着老刘家的天子能干点有节操的事情。

    公孙瓒强笑了一声,道:“这些事情自当由陛下做主,只是,陛下派遣的能吏既然姓孔,臣敢问陛下,此人可是孔氏族人?”

    刘辩抿嘴,点了点头。

    公孙瓒有些欲哭无泪。

    就孔氏那些老的老少的少一干人等都是个什么德行,别人不知道他公孙瓒还能不清楚?

    辽东若是真被那位孔氏族人管理了好几个月,别说公孙瓒去了,就算是幽州州牧去了辽东,也再拿那家伙没办法了。

    要论撬人墙角,千数万数,就要数这厮最牛逼了。

    ……

    唐姬贴心的将刘辩的大氅放在一旁,然后看向刘辩,刘辩点了点头,让她退下。

    唐姬对刘辩行礼以后又对公孙瓒行了礼。

    公孙瓒勉强还礼。

    唐姬已经退下,刘辩却仍旧留在公孙瓒的居处。

    公孙瓒勉强说道:“不知陛下还有什么事情么?”

    “伯珪的心思孤也能猜测个一二出来,伯珪忠心天汉,但伯珪毕竟并非孤身一人,故而也与皇甫嵩一般,观望朝廷,但是,孤今日想与伯珪盟个誓约。”

    公孙瓒闻言,有些疑惑。

    盟约?盟什么约?

    “说来也很简单,孤今日不逼着伯珪忠诚朝廷,也不以朝廷的大义逼迫伯珪做什么事情,伯珪亦不能干涉幽州事宜,自岁末以后,一年之内,孤若能不费兵卒废黜幽州州牧,收回幽州,伯珪便诚心归附朝廷,如何?”

    公孙瓒目光闪动,似乎是在思量其中是否有什么陷阱。

    这个盟约就有些大了!

    一边是朝廷的幽州大地,一边是整个公孙家族,一个搞不好,那就是鹬蚌相争,两败俱伤。

    公孙瓒目光复杂。

    “臣本卑鄙,敢当陛下如此厚爱?”

    自董卓聚兵河东以来,如公孙瓒这样,如韩遂,马腾等拥兵自重的将军们,各个都是人人自危。

    要知道,朝廷并非没有足够的力量去收拾他们,只是朝廷也在顾忌这其中的一些诡谲而已。

    这些领兵的将军们都是为朝廷立过功的,如果没有压倒性的舆论,大义压制,收拾他们,就会让其他人趁机造了朝廷的反。

    朝廷怕他们造反,各地的将军们同样怕自己造了反,然后为他人作了嫁衣。

    刘辩淡笑一声,道:“伯珪,孤一路从雒阳赶到冀州来见你,就是因为欣赏你。”

    公孙瓒:“……”

    说得好像咱要私奔一样。

    ……

    雒阳

    在鸿儒馆外,一对父子正在来回徘徊,那小家伙只有十岁左右,有些无奈的蹲在地面上,看着父亲走来走去,又拿不定主意。

    “阿公,要不便回家罢,何必在此浪费时日呢?”

    小家伙有些无奈。

    “不可,不能就这般归去,好不容易得了这样的大机缘,不能就这样放弃。”

    大人有些拿不定主意,手里紧紧握着玉佩,咬着牙,心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他们在此处停留的时间不短,更何况两人的神色都有些诡异,由不得这些驻守鸿儒馆的绣衣使者的注意。

    两个绣衣使者缓缓走到了他们的面前,拱手,谦恭的问道:

    “两位君子可有甚么事?”

    我……我……我等是来拜见代祭酒卢明公的……”

    皮肤黝黑的大人带着些慌张的说道。

    那绣衣使者打量了他一番,此人穿着朴素,看起来是一般的家境,怎么张口便是要拜见卢公呢?

    看到绣衣使者没有回答,反而打量两人,这大人心里更是慌乱了,支支吾吾的说了大半天,却也没有能说出个大概来。

    这绣衣使者也不急,给这位年长的人解释了起来。

    这年长一些的人听了解释,连忙从手中拿出了一枚玉佩,恭敬道:

    “这位贵人,某乃是得了王昭王公指点,特地送稚童前来求学。”

    那绣衣使者听到王昭之名,也不敢怠慢,连忙接过了玉佩,交给身旁的人。

    那人也没有停留,连忙跑向了皇宫,去交给王昭查验去了。

    “阿公,走罢,吾等来此处也七八日了,我也听了不少学子的高论,依我看,这些学子都是才能一般的中人,我怎么能与他们为伍?”

    小家伙颇有些傲然的说道,说完,又懒散的深了个懒腰,中年人惶恐,连忙捂住了这孩子的嘴,朝着两个绣衣使者不断的道歉。

    “好,才高才可傲世,好个心高气傲的稚童,这才能入鸿儒馆,若是你与那中年人一样唯唯诺诺,即便你是王公指点来的,你也入不得鸿儒馆。”

    一人大笑着说着,缓缓走了过来,身边还跟随着一人,那绣衣使者看了他身后的那人一眼,便立刻俯身行礼,那人挥了挥手,绣衣使者便离去了。

    卢陵好奇的看了看小童,问道:

    “小君子可取了名?”

    小童拱手,傲然道:“自是取了,小子复姓诸葛,名亮。”

    卢陵目光一凝,盯着诸葛亮,好奇道:

    “诸葛,小君子可是来自那琅琊诸葛氏?”

    诸葛亮拱手,道:“回禀这位明公,正是。”

    卢陵点了点头,道:“王公行事,何时也如陛下一般天马行空了?”

    那中年人连忙道:

    “我本是南阳一耕夫,先前得遇贵人,被贵人收进了门庭,前些日子小君子在南阳求学时,得遇了王公指点,赠我一玉佩,言之,待小君子南阳事了了,便可以此为凭,进入太学……”

    卢陵点了点头,说道:“王公是国家的内侍,也的确有一个推荐亲戚后辈入太学的名额,没想到,他竟将这个名额给了这位小君子,又是一位曹侯啊。”

    曹侯,自然就是曹操他爷爷曹腾了,也是唯一一个以宦官之身获得了清流,党人的亲近的宦官。

    说话间,王昭的手书也到了。

    王昭暂领绣衣使司指挥使一职,事务繁多,自然不可能为了这么个稚子还亲自跑一趟,当然,他还是特地写了一封手书给卢陵,算是为诸葛亮解了围。

    诸葛亮有了王昭的推荐,本身的才学底蕴也不同凡响,身世更是不凡,进入太学自然也不成问题了。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