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扶汉季 第七十六章 朝廷无事

时间:2020-07-03作者:知言伯

    刘辩与公孙瓒又在冀州停留了好几天,算是将一些事情好好商量了一下,正式结了盟。

    这一下,刘辩忧心的一些问题也总算是能得到解决了。

    这让刘辩的心情也变得愉快了许多。

    九月十五

    并州,太原郡榆次城

    刘辩终于是来到了这地方。

    倒也不是视察工作,就是单纯的想来瞧瞧,那些人究竟是把并州给祸害成了什么样。

    其二就是曹操。

    盖勋已经不止一次在刘辩面前弹劾曹操了,听说,朝廷里弹劾曹操的奏章,也差不多有一人高了。

    当然,朝廷里的问题有袁隗刘虞,还有外臣,不会出什么问题,刘辩这边也了解了一些曹操来到并州以后的行为。

    曹操的治政思路简单粗暴的很,也就是一上任,先把郡内那些大的地主豪强杀了,杀鸡儆猴,然后把被地主豪强们霸占,侵占的土地分给百姓,释放了一大批因得罪了豪强,被按上罪名的罪徒们,这样一来,老百姓马上就会感恩在心,对其的行政命令无比服从,再调动手中的大军,进剿当地车匪路霸,靠着曾经做过游侠混混的优势,曹操也还算是了解这些盗匪的思维方式,于是,太原郡的盗匪也被曹操杀了个干干净净,当地的风头一下子就平静了下来。

    这种方法,不能说好,也不能说不好,好是因为曹操有足够的魄力来去跟并州的豪门去对着干。

    不好也是因为这点,他曹操仗着天子慑服并州的威望在前,大肆以强势的手段镇压本地的地头蛇,弄得当地人人自危,而这样下去迟早要出事的。

    ……

    刘辩拍了拍唐姬的手,笑着说道:“倒是让你受委屈了,一路从会稽而来,还没等好好休息几天就跟着孤四处跑。”

    唐姬屈身行礼,娇嗔道:“陛下何出此言?妾虽然不擅经义,但也知道三纲,陛下一心为大汉谋事,妾又如何私自苟全?”

    刘辩挑眉,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他虽然是天子,但是在不加冠之前,他见到的女人只有太后宫里,太皇太后宫里的女侍。

    所以,一个两辈子都是单身狗的男人,还能指望他穿越一场就能变成情圣了?

    拨撩了一下垂下的发梢,刘辩轻笑道:

    “还挺好看的。”

    作为天子的选妃,唐姬姿色自然不必多说。

    姬字,在这时候本就是代表着美人的意思。

    唐姬无奈的抬头,方便让刘辩更好的欣赏。

    “陛下。”

    突然,门外传来了吕冉的声音。

    刘辩眼皮一跳,几乎想跳起来一剑批了这厮咬着牙低声道:

    “这该杀的东西!”

    这个没脑子的东西,有什么事情都不会看看时候吗,两辈子头一次撩妹,这是何等重要的事情?

    唐姬好笑的拍了拍刘辩的手,温婉的说道:“陛下,正事要紧。”

    说着该杀,但是刘辩还是问道:

    “何事?”

    吕冉恭敬道:“已经到了榆次城了,曹都尉正领着仪仗在城门外等待陛下圣驾。”

    “这么快啊,那随孤就下车吧。”

    曹操在外面恭敬道:“臣,曹操,恭问陛下安!”

    “朕躬安,曹卿免礼。”

    刘辩下了车,马车外,曹操正带着二百人的仪仗队等待着刘辩。

    举华盖的举华盖,抬銮驾的抬銮驾,当然,动作都不是很规范,一看就是曹操找的临时工,临时拼凑起来的。

    刘辩笑了一声,说道:“咱俩好久不见了,孟德。”

    曹操闻言,躬身行礼,道:“劳陛下挂念,臣死罪!”

    刘辩来到曹操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道:

    “孟德知晓孤不喜这些繁杂礼仪的,带着孤与唐姬随处走走,看看这榆次城便是了。”

    曹操恭敬的道了个喏。

    随后,曹操对着身边的人吩咐了几句,那人便将仪仗取消了,遣退了那些人。

    曹操领着刘辩来到城内,然后恭敬道:“陛下,臣自来时至今,共计收聚粮食八百万石,土地,上田二万顷,中田五千顷,佃户,奴婢,八万人!”

    刘辩闻言,瞪大了双眼!

    唐姬也不由得感到无比震惊!

    并州这地方人少田多他们是知道的,但也不至于恐怖成这样吧?

    刘辩沉默了一会儿,突然问道:

    “他们,是怎么做到的?”

    要是刘辩有这种本事,他还用担心粮食问题吗?所以,

    实在是由不得刘辩不好奇他们的手段。

    曹操苦笑一声,道:“陛下,这也关涉到整个并州的势力分布,即便是臣与皇甫将军手握重兵,也有些无能为力。”

    刘辩轻笑了一声,自言自语道:

    “郭与王?”

    曹操点了点头。

    “称之为蠹虫也不足为过了,孟德,知道孤为何要收拾这些贼子了吧?”

    曹操点了点头,他也是并非是头一次对这些所谓的家族感到厌恶了,雒阳有列侯家族,各地有如荀杨袁等家族,大义一个比一个用的厉害,但是干的事情却一个比一个肮脏。

    刘辩淡声道:“如郭王等大家族仍旧是并州的根基,暂时动不得,不过,可以趁机向他们发难,试试他们的能忍到什么地步。”

    曹操点了点头。

    ……

    冀州

    巨鹿郡

    公孙瓒站在城墙上,目光眺望着并州方向,笑了一声。

    “不知将军何故发笑?”

    银甲白袍将领见到公孙瓒无故发笑,不由得问道。

    公孙瓒笑道:“子龙,你可知道那一天陛下跟我说了什么?”

    赵云连忙低头。

    就算他是公孙瓒的侍卫,但是不该问的不要问这一点,他还是知道的。

    见到赵子龙这样,公孙瓒颇感无趣,只能吩咐道:

    “吩咐下去,即日启程,我们该回幽州了。”

    ……

    河东

    董卓肥硕的身躯也瘦了下来,他注视着雒阳的方向,摇了摇头,对身后的士卒吩咐道:

    “今天宰猪杀羊,大宴全军,整顿两日,三天后,拔营返回陇西。”

    他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可能要出事情了!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