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扶汉季 第七十九章 路途遥远

时间:2020-07-03作者:知言伯

    “陛下,此言不可轻出!”

    盖勋连忙说道。

    当年的孝武能有那样的成就,毕竟是有孝文孝景二帝的前提下才成就的,而今的大汉,已经没有了与他们对抗的资本。

    刘辩抿嘴,也没有反驳。

    ……

    晨光熹微的时候,对于雒阳底层的百姓来说,一天的劳作已经开始了;

    但对于北阙,城中各闾里的达官贵人们来说,这个时候还正在好梦酣睡呢。

    刘虞,袁隗并列缓行于街上,看着沿途寒家屋舍,安宁祥和,复又想起近日关中生机勃勃,百姓逐渐安定,远离战祸。

    刘虞不禁感慨:“雒阳尹不愧为陛下力排众议钦点的人杰,短短数月之间,竟然也能将这雒阳治得这样安宁。”

    袁隗撇嘴,道:“他能有今天,岂是自身德操所致?”

    接着,袁隗又说道:“无非是国家会识人用人罢了。”

    刘虞感慨道:“据说国家迟迟未有任命京兆尹,就是为了让那人一展身手。

    看来这人能干到还在其次,重要的是有人赏识。”

    刘虞的言语之中,未免就没有对刘辩的幽怨。

    他也曾向刘辩举荐过不少的人杰,却并没有得到刘辩的回应,这让刘虞有些郁闷。

    至于怨恨?

    刘虞是万万不敢的。

    “咳,刘尚书慎言,国家行事,自有思量,吾等安敢揣测?!”

    袁隗轻咳一声,指了指高大的三重阙,朱雀阙,道:“刘公别忘了,天威不可测!”

    刘虞一愣,随即冷汗淋漓!

    他面对的天子向来都是和善无比的,从来没有对他有过什么逾矩的地方,他竟然因此忘了,这位的亲舅舅是怎么死在这位的手中的!

    “对了,陛下所说的棉花一事,老夫曾在并州为州牧,也曾派人前往并州,西域诸地,进行探查,果真,西域等地都是可以耕作棉的,其中又以西域等地为优,只是当地百姓恐怕不愿耕种这等新作物,而棉,有三类,最者,通体洁白,犹如皑雪,次者,暗黄,凉州几处,便是这般暗黄,最后便是灰棉,灰棉不适纺织……”

    刘虞率先转移了话题。

    “我们可以使镇守西域的军屯,以此大规模推行耕种棉花,以为冬日之用。

    另外,令并州各地百姓进行耕作,允许商贾将棉运到周边售卖,这样,有了利益,可以换取食物,百姓们才会愿意去耕作,至于商贾,也不能让他们谋取暴利,欺压边塞受灾之民,朝廷可以以此定价。”

    袁隗一愣,道:“这岂不是与民争利?我等君子,如何能这样行事?简直不成体统!”

    刘虞冷笑一声,道:“并,凉等州的百姓,受灾久矣,若是棉能够压制灾害,别说是支持商贾,便是让老夫亲自运输这些棉前往售卖,老夫都是愿意的!至于你这样的君子,还是乞骸骨归乡吧!”

    袁隗一滞。

    “哼,匹夫,老夫不与你争执,直接开尚书台议吧!”

    刘虞冷哼一声,道:“若非你这匹夫屡次阻碍老夫,老夫早就将此事商定好了,你这匹夫,就是看不惯老夫!”

    “你这匹夫,敢与老夫一战否?!”

    “老夫乃是故并州牧,焉能怕你这伪君子?!”

    ……

    富丽的马车停在一旁,粗陋的营帐围绕着篝火安置着。

    燃烧的篝火因无人看管而逐渐熄灭,篝火能照亮的范围愈来愈这给了来人一个极好的机会。

    他领着两百人暗藏利刃,摸着黑一直走到关墙附近,寻了个稍大一些的豁口,依次钻了进去。

    没料到这动静惊醒了一名守军,他下意识的摸向身边的兵器,大声喝道:

    “干什么的!”

    来人眼疾手快,一刀劈死了那人,引着手下人齐声大喊,一直往尚未反应过来的营帐中杀去。

    另一方的人大惊,一边大声鼓噪,一边围了上来,刀枪乱舞,死命挡住来人的进攻。

    敌袭!快去告诉主公,剩下的人跟我来!”

    营帐中跳出一人,身上还穿着些许甲胄,手里拿着一把大刀,显然是个头目级的人物,瞅准了就往来人的胸口砍去。

    来人冷笑了一声,站在原地不动,等到劲风扑面的时候,来人才稍微往旁边一躲,随后手起刀落,那名头头惨叫一声,便立刻捂着脖子,倒地身亡了。

    其余人大惊失色,纷纷丢下武器作鸟兽散,连行囊什么的都不要了,转身就逃!

    来人皱眉,看着毫无纪律可言的这些人,心中感觉有些不对。

    堂堂大汉绣衣使者们,都是这些没有纪律的喽啰?

    来人手中提着刀,左杀右砍,杀了好几个逃跑的人,紧跟着那些人逃跑步伐。

    来人看了一眼四散的众人,叹口气说道:“未能克竟全功,实在可惜,也不知道小皇帝去了哪里。”

    随即,从怀中掏出一枚火信,将分散的众人召集了回来!

    ……

    刘辩等人隐藏在山林中,看着两方人马自相残杀,对盖勋的态度也不由得发生了转变。

    “多亏了盖公机敏,察觉不对,提前做好了藏匿准备。”

    盖勋摇头,道:“若非陛下与曹都尉计谋在前,臣何以能竟功?臣愧不敢当陛下夸赞。”

    刘辩点头,吩咐道:“盖卿。”

    “喏!”

    “领二百羽林军,包围这些贼人,盖卿务必留下活口,围三缺一,让他们主动将贼首找出来!”

    盖勋拱手,道:“喏!”

    不多时候,一阵阵的厮杀声便随着火光传了出来!

    刘辩提着宝剑,来到一个“侍卫”身边,淡笑道:

    “诱饵已经入瓮了,走吧,休息去了。”

    唐姬摸了一把脸上的黑灰,嗔道:

    “天色本就昏暗不清,陛下何故给妾抹这一把木碳灰?”

    刘辩挑眉,轻笑了一声。

    ……

    拂晓时分,那带去刺杀刘辩的两百多精壮在一夜之间竟然也死伤得差不多了,随他一起回来的只有数十余名亲信,十分狼狈。

    山间有座小院,小院里有一棵大桑树,树荫遮地,树下有一块巨大的岩石。

    这里,正是他们的临时据点!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