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扶汉季 第八十章 剑指并州

时间:2020-07-03作者:知言伯

    云遮雾绕的山林之中,隐隐可见无数旗帜藏匿其间,那人曾有幸跟随在并州牧身旁,见识过大军出征,知道朝廷军队都有其固定编制,上到掌一军的将军,下到都尉,都有其固定的军旗用以统合部众,指挥作战。

    斥候往往窥探敌情,也常用数军旗的方式估算敌军数量。

    但是,只有一旗帜的时候,就只能数人头了。

    那人在心里默数着树林里的人头,得出一个对方至少有三四百人的结论,据说曹操为了清剿并州流贼,特意让原来的羽林虎贲两支禁军组合起来的新军参加了剿匪。

    树林里的这支从昨夜突袭一直追击而来的军队,恐怕就是曹操手底下的那一支军队了吧?

    “主公,山下有人影攒动,恐怕是军队将山林围了起来,是死战还是后退,还请主公明示!”

    那人沉吟了起来,随后,看向另一个人,询问道:

    “何兄以为如何?”

    何兄,姓名何熹,光和年间,关东有张角兄弟率太平道黄巾作乱,汉中有张修以五斗米道聚集信徒,而何熹则是在张角身边学了一套方术,随即一直流窜在蜀,并二地,发展信众,后来,张角他们被收拾了,何熹就在深山中躲藏官府追捕,随后,就被郭府藏匿了起来,再后来,朝廷发生了一系列的事情,捉捕何熹的事情也就不了了之了。

    何熹拱手,道:“主公仁义,能得蒙众人衷心拥戴,在下一直都对此敬佩不已。

    如今处于危难的时候,正是主公明断的时候,主公何须问某呢。”

    那人苦笑一声,说道:“何兄何必如此姿态?某是个没脑子的,何兄又不是不知?”

    何熹闻言,沉吟了一下,道:“某以为,当退!”

    那人闻言,一愣,问道:“为何?”

    何熹说道:“尔等行的是什么事,朝廷必然不可能饶了我等,战是战不过的,尔等难道便甘愿受死不成?”

    “难道我等就不能一战否?我等昨夜袭营,我看看那些新军也未必便如他们传的那样恐怖!”

    何熹轻笑了一声,不屑道:“尔等便真以为袭的是当今天子的营了?”

    那人愣了一下,不由问道:“什么意思?!”

    何熹:“某学的是缅匿法,看的东西远比尔等要多,在尔等袭营的时候,密林中还有一支数百人的军队手执强弩等待着尔等!”

    听到这话,那人出了一身冷汗!

    他从没想想到过,自己当时离死亡,竟然只有一步之遥!

    “投降么?尔等袭杀当今天子,这是何等的罪名?就算尔等能投降,他们会接受尔等的投降吗?”

    顿了顿,何熹接着说道:“所以,为了这些弟兄们,我们只有撤退!”

    那人颇为不甘的愤声低吼了一声,道:“既然如此,撤退!”

    ……

    清晨

    曹操出现在了刘辩的面前。

    与平时的常服不同,今日的曹操,穿戴一身的铠甲。

    等刘辩穿戴完毕,出了营门,便见曹操一脸佩服的说道:“陛下果真明断于千里之外!臣不能及也!这些逆贼果真敢刺杀陛下?!”

    他也曾想过这些人或许会对自己有报复的行为,但是曹操从来没有想过,这些人竟然胆大妄为到了敢刺杀当今天子?!

    刘辩摆手,道:“这可并非孤一人之功,还多亏了孟德愿意与孤演这么一场戏。”

    说着,两人相视了一眼,都大笑了起来。

    “孟德,你随孤一并回京!并州的事情便交归吕冉。”

    “什么?!”

    ……

    九月月末

    一早,万事俱备,刘虞与当地亭长、里正把刘辩将要经过的街道,洒扫清净。

    只是在这个冰冷刺骨的天气,青石铺砌的道路上要不断的让人洒水,保持润湿。不然,俟车驾经过,会打滑的,如果真让俟车打滑了,会有损天子颜面的。

    那些洒水的夫役,是雒阳府衙临时征发的,每隔二十步就有一名,身边放着一只水桶,手上拿着瓢,不断地舀着水往路面上洒去。

    洒水不是一泼就能了事的,既不能把砖缝里的泥土给冲出来,也不许在地上留下空隙,要洒得均匀干净。

    最重要的是在銮驾来之前洒水的动作不能停顿,地面不能恢复干燥。

    这是件极其吃力、人人避之不及的苦差事,但这些人却不以为苦,干得大都刻苦不已。

    他们所负责的路面时时刻刻都保持着湿润,而且没有积水和泥泞,比其他地方更要干净好几分。

    为什么要这么刻苦呢?

    因为有钱拿。

    朝廷不强征他们,反而给他们发钱,包他们一顿饭,这谁还不愿意来啊?!

    干着干着,几人就闲聊了起来。

    “孙季,到底是你有力气,这一上午,竟然连半点吃力都没有。”

    “我家又没钱,只得我来代役,贴补家用。”

    孙季只盯着自己负责的路面,平静的说道。

    “我听说,你这几年一直都在外地,如今这世道,连在外地也没活路了啊!”

    孙季不语。

    “时辰要到了,都干好自己的活计,不要在这里说闲话!”

    负责此次清扫的曹吏穿着干净的鞋子走到路边上,趾高气扬的说道:

    “尔等将迎接天子大驾,一会子都要跪伏在地上,谁也不得张望!”

    孙季忍不住皱起眉头,似乎很看不惯对方这副小人得志的嘴脸。

    倒是一旁的其他人,都在老老实实的泼洒路面,对此倒是没什么不忿的神色,像是看多了这样的人。

    终于,当道路上刮来第一阵凉风的时候,只听嘚嘚的马蹄声由远及近,一列队伍从路的尽头走来。孙季见状,赶紧泼出最后一瓢水,然后与众人跪伏在路边。

    一个身着绣衣的郎官,领着四名朱衣坚甲,腰悬弓箭的骑士,骑着高头大马,在路上疾驰而过。

    孙季跪伏在地上,悄悄的看向那五个骑士模样,他们的头上的冠左右两边插着鹖尾,以青系为绲,在颔上打了一个结。

    这是军中专属的衣冠,以前的虎贲,羽林,三署都佩此衣冠。

    而鹖冠向来为武官所戴,此时见到这伙人,众人便知道这是皇帝大驾的传令官,他们一来,便代表天子的銮驾已经在后面了。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