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扶汉季 第八十一章 回朝事宜

时间:2020-07-03作者:知言伯

    随着郎官的到来,整个道路上片刻间便变得肃静无声,只有一阵阵马蹄声由远而近,先是壮丽非凡的羽林军开道,再是威武整齐的兵卫清道,身份高贵的郎卫则簇拥在銮驾前后,最里面的则是由宦官直领的黄门冗从。

    别看这一个个的都因为刘辩的原因没怎么练过,但是一旦拉出来,那就是一支一流的礼仪队。

    这些队伍连同数辆安车、副车,共同组成皇帝的卤簿,无数的马蹄声踏地如雷,将路面上残存的积水震出了阵阵的涟漪。

    清脆的马蹄声中,混和着士兵们的脚步声,甲胄之间的摩擦声,“唰、唰、唰”地发出极为匀整的节奏。

    孙季等人头一次见到这么壮观的场面,大气也不敢出,直到奉引车驾的卫尉与雒阳尹相继出现,他们这些力役才挨个儿退场。

    但是,这等风光的场面让孙季感到震撼不已!

    距离队伍好长一段距离,孙季这才回过神来,他先是去雒阳府衙了结此次差役,拿了钱与粮食之后,又迈步往附近的闾走去。

    一如当年光武皇帝所言,仕宦当作执金吾,娶妻当娶阴丽华。

    先前那支壮丽的出行队伍也在他脑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那整齐有序的羽林军护送着的车驾,让他神往不已。

    有朝一日,自己要什么时候才能坐上这高头大马,衣锦还乡?

    以前孙季到还不觉得安于清贫有什么不好,直到今天因缘际会见到这副大场面,才明白以前的想法实在是太幼稚了。

    孙季本是关东地区一游侠儿,武艺非凡,放在关东也是能够以一敌五的勇士,但是,孙季在看到羽林军的时候,孙季就知道,自己敌不过那其中的任何一人!

    进退有序,令行禁止,这才是真正的强军!

    面对那样的军队,别说一个孙季了,就算是同样数量的游侠儿,也冲不破他们的军阵!

    什么叫差距,这就是差距!

    想当初如果自己也有这样的威势,那人又如何敢将自己撵得这样狼狈,最终只能逃入关中?

    孙季的眼神猛然炽热了起来!

    做一时的豪杰又怎么样?怎如做一世的显赫?

    孙季不是没见识的,相反,他比其他人更有远见,否则,他也不可能从纷乱的关东大地完好无损的逃出来。

    从军!

    功勋!

    以孙季的傲气,让他只做一郡县守卒,他是不甘心的,但是,他要想进入羽林军的编制,却更难。

    如今的军队人员大多是六郡子弟选出来的,兄终弟及,父死子替,还要身家清白的,不说地区问题,单说他是个游侠儿这一点,就足以将他刷下去了。

    这可着实有些难住了孙季了,但是孙季没有放弃,

    ......

    大汉,雒阳城向来就是贵族豪强列侯们的聚集地,所以,才有那著名的一句话,三生不幸,知县附郭;三生作恶,附郭省城;恶贯满盈,附郭京城。

    雒阳的人口繁盛,治安难度自然也就要比一般的郡县难度大,所以,以前的雒阳有四部尉,比如曹操,就曾担任过雒阳北部尉,虽然秩不过二百石,但是却是实权衙门,因为其掌管着雒阳北部城区的治安,捕盗,宵禁等事情。

    而今,因为绣衣使司的成立,雒阳北部尉的衙门所在甚至已经成为了绣衣使司的办公处了。

    “没出什么乱子吧?”

    王昭问道。

    他询问的自然是天子回朝的礼仪问题及安全问题。

    “明公,天子卤簿都是时常训练的,因此不曾出乱子,国家身旁有曹都尉护着,又有羽林军跟着,还有陌刀卒随驾,莫说旁人了,就算是我等精通刺探的斥候,也进不得陛下方圆二里的范围。”

    陌刀卒,就是陌刀兵,当然,这年代的陌刀兵,只能作礼仪队使用。

    王昭又问道:“屯田事宜呢?”

    “眼下屯田制度初建,虽有历代皇帝屯田的往例,但毕竟时过经年,又事移俗易,情况不同,根本不能原样照搬。”

    “别看如今关中,并州,冀州等地举屯田举的如火如荼,其实各地的屯户籍册混乱无比,军屯民屯互相侵占屯户,以图成效,这并非是陛下的本意,我等绣衣使者身为天子爪牙,此事正需要我等加以监察,尔等务必尽心竭力不敢懈怠!”

    “喏!”

    ……

    “呼,总算是回来了。”

    刘辩舒缓了一下身子,轻笑了一声,就要更换衣裳。

    唐姬顾不得身子疲惫,连忙起身为刘辩更换衣裳。

    刘辩止住她的行为,自己换了衣裳。

    “孤要去见雒阳尹,这些日子倒是让你劳累了,你好好休息。”

    唐姬屈身行礼。

    嘉德殿

    刘辩一回来就马不停蹄的召见京兆尹,三公,及三位尚书赶到嘉德殿。

    雒阳尹先其余众人一步来,面见刘辩,先行了大礼,恭敬道:

    “臣恭问陛下安!”

    “朕躬安,董公请起!”

    董重这倒还是头一次面见天子,毕竟之前刘辩裁撤董重骠骑将军的时候,并没有去见他。

    “孤不在雒阳,雒阳中可有什么大事?”

    董重思虑了一下,说道:“陛下,最大的问题就是屯田,陛下昔日里裁撤了诸多军士,化为百姓,或是遣散回乡,或是就地安置。

    就因如此,便生出了问题,这些百姓如果进行屯田,那么他们到底算是军屯,还是民屯?

    若说是民屯,他们不说是否自愿,到底是参过军,应划归军屯;

    可若说是军屯,他们以前又都是寻常百姓,岂能让他们从此受军法束缚,身不由己?臣等愚钝,实在不敢做主,故一直悬而未决。”

    刘辩点点头,道:“这也简单,凡参军退伍者,一律为民屯,不得以军法加之。”

    董重恭敬道:“喏!”

    “只有这些?”

    董重沉默一会儿,道:“其次就是粮食问题,地方秋收已定,十月就是粮食运至京畿的时辰,臣敢问陛下,是否仍旧将粮食安置在陈仓?”

    陈仓,即扶风郡的陈仓。

    当年韩信为高皇帝入主关中,还使用了明修栈道,暗度陈仓这种计谋。

    刘辩沉吟,随即道:“仍旧安置在平仓吧,但是粮食仍旧以今岁的方式,处理,平价售卖,不得加价,不得以此牟取私利。”

    “喏!”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