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扶汉季 第八十四章 祭祀

时间:2020-07-03作者:知言伯

    翌日,按照预定的程序,刘辩便领着文武百官在光武庙祭祀了列祖列宗。

    顺便,还把先帝的功绩整理了出来,用竹简记载,从孝灵皇帝的庙中,抬到了大汉自光武以来的各位列祖列宗的庙里一一朗读。

    汉承秦制,而秦制又依从了部分周制。

    正所谓:右社稷而左宗庙,而自周至汉以来,祖宗的地位是高于社稷的。

    比如先帝孝灵皇帝,在位十多年里,祭祀天地的活动加起来还没有超过一手之数。

    但先帝却是年年都要进行祭祖的。

    祭祀了今汉的诸位先帝,还有前汉的十来位皇帝,自高帝而始,文,景,武等皇帝。

    不得不说,这皇位传久了,对后代皇帝也是一种折磨。

    祭祀过了,就是酌金了,所谓酌金,酌者,顾名思义,就是酒,而且是高纯度的美酒,在汉家,常常代表着献祭给祖宗享用的美酒。

    至于酌金,则是诸侯列侯们贡献给皇帝,用以助祭的黄金。

    这个节目自孝武酌金案以后就已经消失很久了,但是刘辩又将它从历史的尘埃里捡了起来。

    新年初始嘛,总是要杀个鸡儆个猴的,酌金,就是一个很好的借口。

    在汉家,酌金是有法律保障的,而且黄金所铸的金饼重量是有着严格规定的。

    说是一金,就必然是一斤,敢少一两,那就看看孝武一朝的酌金案。

    刘辩捡起一块金饼,手指一划,就能感觉到这金饼的重量成色不足。

    “陛下,列侯地方助祭的酌金。据奴婢所知,自孝桓皇帝以来,就常常只得汉律所定的八成,有时候甚至只有六成五……”

    王昭在旁边恭敬的解释道。

    “是嘛?”

    刘辩轻笑了一声。

    呵。

    孝桓皇帝啊!

    刘辩知道,在这个事情上,他不能沉默,至少如今不能沉默。

    新岁改元,在即将亲政的前夕,如果在这个节骨眼上退步了,那么,刘辩也不能保证接下来的日子里,各地方还会闹出什么幺蛾子。

    “王昭。”

    “喏!”

    “去查一下,看看哪一家列侯所献酌金最不合规矩,根基又浅?”

    刘辩平淡的问道。

    王昭思索了一下,说道:“陛下,是沛王刘琮。”

    刘辩看了看王昭,随即哑然失笑。

    “你这狗东西,还知道孤在想什么呢?”

    王昭慌忙地跪在地上,道:“奴婢不敢!”

    这个刘琮可不是刘表那不成器的小儿子刘琮。

    这位刘琮可是光武皇帝与郭圣通所生次子沛王刘辅的后代,承沛王位。

    刘琮正是历史上的沛孝王,父亲叫刘荣,是沛幽王。

    但是,能被定谥为孝的,恐怕不会给刘辩动他的机会。

    所以,刘辩果断的换了一家。

    刘辩想了想,说道:“听说刘宠为人骄奢淫逸,刚愎暴虐,今岁酌金成色,重量如何?”

    刘辩一点,王昭就明白了。

    别说刘宠的酌金成色不足了,就算刘宠交的是十成十的真金,那也是成色不足的杂金。

    所以,王昭立马就说道:“陛下圣明,陈王所贡酌金成色只有六成五,远不足汉律所定。”

    刘辩点头,笑了笑。

    刘宠可是个狠人呐,汉明帝刘庄玄孙,陈敬王刘羡曾孙,陈顷王刘崇之孙,陈孝王刘承之子,陈国的第六位国君。

    中平年间,黄巾军起义,各地郡县官兵都弃城逃走,只有刘宠逆行,征兵自行守卫。

    当时天下饥荒,诸王侯都已不再享有租赋,反屡遭抢掠,有的甚至流离在外,死于荒野。

    只有陈国仍旧很富强,邻郡百姓纷纷前去投靠,陈国拥有部众达十余万人。

    当然,重要的不是这个二五仔想干什么,而是他干了什么。

    熹平二年,陈国相师迁追奏陈国前任国相魏愔与刘宠共祭天神,有不法企图,实属大逆不道之罪。

    当时先帝刚刚处罚完了勃海王刘悝,不忍心再施刑罚,于是就赦免了他,但是,这个二五仔不甘心呐,他还要接着起兵。

    到中平四年的时候,这个二五仔的手底下已经有了所谓的十万兵马了。

    再说了,刘辩接下来的政策可是需要大量黄金的,而黄金这东西,在人类的历史上,永远不会有人嫌少!

    别说这个时代了,就算是后世,不照样炒上天了?

    对刘辩来说,尽可能多的搜集黄金,积蓄黄金,为未来的金本位做储备,这才是重中之重。

    而得益于大汉先帝众多,所以,刘辩面前的这些酌金,已然有一吨多了。

    对刘辩来说就是,我可以让你跳天跳地,但你要敢在我的小钱钱上做手脚,那就请你去死!

    何进的身份够不够,他的亲舅父,但是,居然被吕冉查出了何进将手伸向了少府的钱库墙,于是,他死求了。

    祭祀了今汉的先帝,下一个祭祀地点,就是太宗孝文皇帝的庙了。

    这位的庙就有些远了,在长安。

    汉家,陵寝侧立庙的传统就是这位兴起的,自太宗孝文皇帝开始,汉室的陵寝制度正式成形。

    那时候,汉家天子广迁天下豪强。地方名望之族,豪商大户于京师陵邑,充实根本,强干弱枝。

    所谓的世家大族根本掀不起风浪。

    这位是刘辩引为表率的,更是刘辩拉出来做为天子表率的,所以,刘辩必须要去祭祀。

    太宗孝文皇帝的庙宇立于霸陵之上。

    而今,太宗孝文皇帝庙因为许久不曾有人保护,所以显得有些残旧。

    入庙,一路上,有乐师鼓吹,八佾舞于庙堂。

    而太宗庙堂的规格,更是直追未央宫宣室殿。

    刘辩这一路上,双眼所见的是一位又一位威名赫赫的大人物的墓碑与墓志铭。

    他们都是太宗时期陪葬的大臣。

    刘辩也有些感慨,世人皆称太宗为圣人,其在民间的声望即便过了三百多年也仍旧不曾衰落。

    当年更始帝时,农民起义军打到霸陵见了太宗衣冠,立刻掩面而退,对霸陵更是秋毫无犯。

    刘辩领着群臣恭敬的跪下来三叩,拜祭这位汉室历史上承前启后,确定了如今汉室兴盛局面的帝王。

    刘辩更下令:“其令天下郡国重立太宗孝文皇帝庙,有司四时祭祀,不可断绝!”

    如此一来,刘辩又为自己大大的刷了一波声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