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扶汉季 第八十七章 硬气

时间:2020-07-03作者:知言伯

    盖勋起身,躬身行礼,道:“陛下,马腾,韩遂等人自打八月以来就向朝廷呈交了降表,说要来雒阳觐见天子,自叙己罪,但是,现在陛下都已经新岁改元了,却仍旧不见他们的动静,依臣之见,他们恐怕是毫无诚意,并不是真心请降,当不得真,陛下不妨下诏问罪此二人,使他们共讨董卓,用以消耗董卓的实力,朝廷也好保存实力以应外敌。”

    几个月的整合,训练下来,曹操手中的部队终于将的雒阳本来的虎贲羽林二军,以及新募的新兵彻底融合,足足三万之巨,此后又有曹操清剿流贼,无往而不利,此时的西园军可谓是士气高昂,甲坚兵利。

    昨年夏四月刘辩新登基的时候,董卓就敢直接不向天子觐见,到了八九月的时候,董卓就敢在暗地里搅动京畿的风云。

    这能忍?

    这不能忍!

    偏偏刘辩忍了,还苟了将近大半年。

    在今年年初刘辩才真正生出了弄死董卓的想法,这已经很了不起了。

    老刘家,就没一个是不能忍的,从刘邦到刘秀,一个比一个能忍。

    刘虞叹息一声,也没有多说什么,要知道,董卓这干的可是谋逆之举,别说什么董卓了,只要刘辩还在一天,其余谋逆的人,统统都是逆贼。

    而且,他刘虞可是姓刘的,堂堂刘氏宗亲,榖梁什么的只是一门学问而已,还能比大汉江山更重要?

    “既然如此,召百官朝议,进行庙算,此行不可堕我大汉之威!”

    “喏!”

    ……

    交州,郁林郡

    郁林郡如其名,境内多草木,乃是大汉曾经重要的木材产地之一,这里同时也是整个交州山民最多的地区。

    山民,也就是山越人,说来,山越人倒是与后世的越南人颇有些渊源,山越人面貌长相言语,皆与汉人相似,只是占据山林,不愿出山纳税,故而多被称为山民,交州之中山民无数,尤其是郁林郡,合浦郡等与扬州相邻的郡县。

    而扬州之内,也是处处分布着大量的山越人,但是大规模还是集中在会稽郡与南海郡,这两处地广人稀,又与交州相邻,山民多居与此地,若是扬州围剿,便躲进交州,若是交州围剿,便躲进扬州。

    这些人平日里也是以农业为主,种植谷物,又因山出铜铁,而常常自铸兵甲。

    ……

    齐夏搀扶着另外两人,正在疯狂的奔逃!

    三人手中的弩已经残破,一身华美的衣裳也只剩下了破布条,他们仍旧不愿意放弃!

    从南越,到交州,他们奔走了数月有余了,他们不知道天子为什么要他们绕这么一大圈。

    但是,天子交给他们的任务却还没完成,他们还是没有看见身毒。

    南越都还尚且能够活人,但是交州……

    除了恐怖的毒虫猛兽以外,还有极为恐怖的啖人贼!

    因为吃人众多,导致他们的眼睛都已经发红,皮肤苍白,牙齿稀疏,头发也有些稀疏!

    如今,正在追他们的就是一小股流窜在此地山林中的啖人贼!

    交州地方官府拿这群人没办法,所以也只能任由他们流窜在当地,而齐夏他们刚从官府得到的补给,也被这群啖人贼给抢得干干净净。

    更恐怖的是,他们赖以勇猛的弩也被这群啖人贼给抢了。

    齐安的身体已经开始肿胀,这是被本地的毒虫咬伤的,他的身体机能已经开始急速衰弱了起来,若是再得不到相应的医治,他活不过三天。

    齐安哀声道:“大兄,我已经必死了,但是你不能死!你曾许诺陛下要带身毒的消息,大兄堂堂天汉君子,陛下亲许大兄两千石重臣,怎可陪我等死在这区区蛮荒之地?”

    齐夏摇头,道:“贤弟何出此言?我等歃血为盟许诺同生共死,为兄岂能放弃二位贤弟?”

    另一人则早就已经有些神志不清了,若非齐安搀扶着,那人早就已经倒了下去。

    “大......”

    齐夏手按着齐安的嘴。

    “嘘!”

    两人对视了一眼,一种慌乱感油然而生。

    ……

    凉州

    城外草色萧森,正对着北门的陌野之上,密密麻麻的簇拥着两三万余骑兵,这是一支兵马胡服虬髯,汉人装束迥异的骑兵。

    这正是匈奴的兵马,而且以匈奴屠各部为首,聚集的杂胡,羯人等小部之兵。

    屠各,又称休屠各,在前汉孝武皇帝的时候,匈奴浑邪王做了二五仔,挟休屠王部众归了大汉,屠各由此散布于并州,凉州等郡。

    数百年来,屠各部在西北逐渐滋盛,成为王庭内部最为豪贵的部落,即便是王庭的大单于,都对屠各部敬畏忌惮。

    随着势力增长的,是屠各部的野心。

    随着近些年朝廷对四方的掌控逐渐衰弱,长城内的屠各部也开始不安分了起来。

    自於扶罗安全从朔方郡出去以后,他们也开始学着於扶罗单于,收拢聚集羌,羯等族人,纵深向内发展,从为大汉安安分分放牧,义从,变成了一股来势不小的祸乱势力。

    在归化汉室的南匈奴内部,屠各部既是兵力最强,同时也是最不听管束的部落。

    而在当年的屠各部早已经成为了汉人最忠心的奴仆,也就是所谓的归胡。

    而今作乱的,不过是些篡居而上的羯,鲜卑的贵族而已。

    早在孝灵皇帝中平四年,也就是三年前,屠各部便举兵寇乱西河,攻杀并州刺史张懿,又与南匈奴左部胡人联合,杀死老单于羌渠,拥立须卜骨都侯为单于。

    老单于的儿子於扶罗因此有家不能回,只好带领部属流离中原,祈求汉室助其平乱。

    也因此,屠各部便与於扶罗彼此不和,屠各部根本就不认於扶罗这个单于。

    当时孝灵皇帝驾崩,宦官与外戚之间的权力斗争趋近白热化,根本无暇顾及并州的局势。

    于是,才形成了今天的局面。

    韩遂手指一点,落在天水郡上,吩咐道:

    “吩咐全军,不必追杀,只逼迫他们去往天水郡,让他们去祸祸马腾去。”

    众人:“……”

    “喏!”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