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扶汉季 第九十二章 出乎意料的决定

时间:2020-07-03作者:知言伯

    在雒阳一场不大不小的动乱之后,后知后觉的王允在羞愤之中大病了一场,辗转病榻之间,他利用自己在太原的威望,使各家豪强全力支持刘辩。

    既是为了保护桑梓,同样也是为了挽回自己不利的处境,当然,也抵不过猪队友的一记神助攻,要不然,王允也不至于在现在跪在刘辩的面前。

    而作为主角的刘辩,对于王允,其实并没有什么直接的印象。

    不论原本历史上的王允是如何的,也不论原本的王允是如何忠心汉室的。

    刘辩认知的是,在刘辩穿越登基以来处于尴尬的情况下,王允作为汉臣,在何进的身边,不仅没有表明自己匡扶汉室的态度,反而跟着当时的外戚大头头何进瞎转悠,一心扑在了宦官与党人的身上,根本就没把刚成为小皇帝的刘辩放在眼里。

    窦武与李膺等党人的教训就在眼前,刘辩能容得下这老头子才怪!

    但是,刘辩也不会在现在杀他,因为王允的地位至关重要,刘辩还要用他,总不能使如今朝廷上的先帝老臣感觉到兔死狐悲不是?

    当然,刘辩还得磨磨他。

    但是,有刘虞在一旁打得一手好辅助,刘辩现在就算是想放过王允都有些下不来台了。

    刘虞却化身成为了怼怼,接连说道:“陛下,王允此人固执所见,动辄专意,得势时丝毫不肯委婉屈身,死咬一个‘理’字,失势时又如狩猎时的饿狼一般,一击必杀,为人专横,臣以为,陛下不可轻用此人!”

    顿了顿,刘虞看了一眼面色如常的刘辩,接着说道:“而且此人尊奉的治国‘道理’处处与陛下的意思相悖,何况他还涉嫌与冀州……”

    刘辩听得正起劲的时候,王允却听不下去了,面色阴沉的回怼了起来!

    “呵,刘幽州倒是生了一副好牙口,只是不知道刘幽州既然如此牙尖嘴利,又为何屡屡在公孙伯珪面前哑口无言?”

    这话就有些诛心了!

    刘虞与公孙瓒当年在幽州那些不可不说的事情,如今几乎已经成为了刘虞的黑历史了,谁提谁就要倒大霉的那种。

    而王允居然敢当着刘辩的面提起这件事情,这让刘虞感到大为恼火,连带着看王允的眼神,都有些不对劲了!

    刘辩看着刘虞那有些发红的眼睛,也在心中庆幸刘虞没有携带佩剑,否则,刘虞怕不是当众就要砍了王允。

    当然,看着这针锋相对的两人,刘辩也有些脑袋疼。

    这两人,一个比一个年龄大,却又都是这种泼皮性子,王允因为还要顾及名门的门面,性格还要好一些,没有直接动粗,但是刘虞就不同了……

    要不是王昭拦得快,刘虞直接一鞋拔子就抽在了王允的脸上了。

    汉代的屐与履,应该都知道吧?

    王允见势不对,连忙怒声斥道:

    “呔,竟敢在陛下面前如此粗鄙,可有半分人臣的模样,汝可是要效窦武?!”

    刘辩见这两人都已经化身成为了怼怼,连忙轻咳了一声,这才使逐渐放肆起来的刘虞跪地请罪!

    刘辩冷声道:“刘尚书先退下,此事朕自有考量!”

    刘虞闻言,恭敬地向刘辩行礼,随后不甘心地看了一眼王允,似乎要吃人一般的目光死死盯着王允,随后拂袖而去!

    刘辩轻笑一声,也不理会刘虞这有些刻意的小心思,对王允说道:

    “你接触过袁绍。”

    王允低着头,脑袋都要埋进两腿之间了,愣是不敢接刘辩的话。

    袁绍可是刘辩说要杀的人,只是中途让袁绍逃了狱而已,这可是实打实的贼人,如果与这位扯上了关系,他们太原王氏谋逆的罪名,就彻底洗不掉了。

    刘辩轻哼了一声,道:“你不必如此,袁绍二人,正是孤下令放出去的。”

    王允闻言,顿感愕然!

    ……

    曹操守在殿外,看着一脸高深莫测神色的刘虞,主动上前行礼,搭话道:

    “刘公?”

    刘虞看了看曹操,回了礼,却没有理会曹操,也丝毫不在意自己突然停下,要走不走的样子是件失礼的举动。

    刘虞抬头眯着眼睛看着太阳,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话:“今天的太阳可真让人感觉暖和啊,一点也没有寒冷的感觉了!”

    曹操闻言,同样有些愕然!

    刘虞抬头,揉了揉有些发昏的眼睛,随后再一次看着太阳。

    沐浴在温暖阳光下的刘虞全然不理会曹操的愕然,和煦的阳光洒在他的身上,本该身心惬意舒适的刘虞重复说道:

    “今天的太阳可真暖和啊。”

    随后,刘虞跟放下了什么大事一样,叹息了一口气,随即释然的离开了!

    扬州

    九江郡,寿春

    孙坚目光凛凛的巡视着高台底下的数完士卒。

    今天,他要动兵!

    这一场动兵的行动,他孙坚已经筹谋了三个月了。

    交州多处的粮仓都被流民,啖人贼,还有交趾等地方流亡来的山民给袭击了。

    孙坚仍旧自诩是朝廷钦封的将军,故而,他自然也承担着保卫一方的责任。

    而无数的士卒们都因为有仗可以打而感到激动,这些士卒们在无比的激动与向往之中,离开了大本营,寿春。

    因为是走水路的缘故,这些士卒走的极为迅速,很快便已经达到了交州的境内,可是此处水道或改道,或堵塞,也导致孙坚他们的行军速度也开始缓了下来。

    而孙坚为了便利,便带五千士卒,号称三万,朝着扬州席卷而来。

    孙坚之名在中平年便响彻了青徐扬州等地方了,故而,孙坚的大纛一出现在交州,交州当地官府自然是箪食壶浆,迎接“朝廷军队”孙坚军。

    而这也吓得大部分山民纷纷投降,走出山林,自缚见官,以免被孙坚给清剿了。

    当然,同样会有不愿意或者不敢投降的人!

    要知道,山越可分成两支,一支乃是逃避赋税的汉人,这一支在屯田令的诱惑下,根本就不用孙坚清剿,自己就跑了出来。

    而另外一支,便是百越与当地居民的后代,这些人披发纹身,不穿汉服,全部都是当年百越的后人,那些人格外清楚汉朝廷的实力,先前叛逃,现在仗着朝廷不追究罪过,又归顺了朝廷。

    但是他们不行,他们是百越的后人,从小受到的就是“亡百越者,汉也”教育,三观都已经固化了,自然不可能归顺朝廷……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