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扶汉季 第九十八章 绣衣动手!

时间:2020-07-03作者:知言伯

    要知道,杨修的计谋虽然四平八稳,但是却是针对董卓的最好办法。

    无他,曹操,皇甫嵩三人奉命包抄董卓的,全部是清一色的步卒。

    因为手底下的骑兵根本就没办法拉出来打。

    训练步卒只需要半年到一年,训练骑兵却需要三年到五年,别说刘辩手底下那些个关中弟子兵了,就算是凉州骑兵,要想真正做到骑射等动作,都是要经过一两年训练的。

    至于骑射百发百中?

    就更是痴心妄想了。

    贾诩在思考的同时,心中一道计谋闪过,看了看三人,还是没将这个计划说出来。

    ……

    日至正午,安邑县的北门附近忽然发出喧闹声。

    附近负责监视的游哨迅速上报,上面给了指示:静观其变。

    这一支军队的任务是围城。

    很快,喧闹声变得更大了,东城的城头居然着起火来,火势还不小。

    游哨再次上报,上头还是那句话:“静观其变。”

    皇甫嵩军队围困着安邑县,是为了吸引贼人与彻底收拾他们的,所以城内的这种小混乱,根本不值得关注。

    现在就算郭汜亲自缚手开城,他们都要把他赶回去,虽然不至于彻底整死了郭汜,但是也要让他们明白大汉不是他们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

    很快,有游哨发现,有两个人影从城头偷偷摸摸地想要缒下来,已经有粗大的绳子垂到城墙下面。此时上面火势蔓延,浓烟滚滚,估计守城兵丁都顾不上了。

    游哨想到上头屯将的叮嘱,也懒得上报,远远站在城头弓箭射程之外观望。

    这两个人影一高一矮,在城头忙活了一阵,开始抓住绳子慢慢往下坠去。

    在古代,缒城这一科是军中必练的科目,讲究的是双手交错握绳,双脚踢墙,一荡荡地缒下来。

    而这两个人一看便是生手,居然双腿盘在绳子上,双手紧握往下溜。

    游哨见此,暗笑起来,按照那两人这么个滑绳的法子,不是手被绳子磨得血肉模糊,就是直接摔到地上没有半点缓冲,成为一滩烂泥。

    两个人下到一半的高度,城头上忽然有人大喊了一声,立刻就有士兵挥起大刀,要砍断绳索。

    两个黑影大概是过于惊慌,双手猛地松开,一下子跌落到城脚。好在安逸县并不算太高,故而没受什么大的伤势,只是一瘸一拐的逃起了命。

    城头卫兵看到他们掉下去了,不再砍绳子。

    北城门隆隆开启了半扇,一队步卒手持长载环刀杀出来,直扑向那两个人。

    那两人也不含糊,强忍着剧痛,跌跌撞撞朝着皇甫嵩大纛方向跑。

    那队步卒个个身着重甲,跑得不快,反倒被那两人越甩越远。

    眼看他们要冲出弓箭范围,突然之间从城头顺着那根绳子,又下来两个人。

    这两个人手脚麻利,动作迅捷至极,三两下就缒到城下。一落到地上,他们立刻拿出手中铁剑,恶狠狠地朝追兵扑去。

    那些追兵只顾看前头的,没料到身后突现杀着,一下子被刺倒了三四个,惨叫声四起,队形一下子就乱了。

    那两个黑影的剑击相当狠辣,每剑下去,都没有活口,很快就杀出一个缺口,冲到前面两个黑影面前,一人一个,用剑横在了他们脖子上,一步步押着往这边走来。

    这几番变化让游哨看得瞠目结舌,连时间都忘了回报,呆呆地看着他们走出城头弓箭射程,朝自己靠近。

    一直到他看清这四个人的相貌,才如梦初醒,拿出手中的短弓,喝令他们原地站住。

    那两个持剑者,俱是黝黑精瘦的汉子,一脸褶皱看不出年纪,手里的铁剑一看便知是私铸的,生铁铸的剑,有气孔,看起来粗糙不堪。

    而那两个被利刃抵住明喉的,是一个青年和一个女孩子,身上穿的都是锦袍,看起来气度颇为不凡。

    脱城投奔的人,每次在围城的时候都会碰到,但这次的情况实在有些古怪。

    游哨掏出一个柳明。奋力一吹。附近巡逻的队伍听到声音,很快就会赶过来。

    游哨表面上同情地看了这个少年一眼,心里想起自己第一次上战场的时候,也是差不多一样的模样。

    可在下一个期间。

    那青年突然用头猛地回推了汉子下,趁着剑刃一颤,身体一缩,回手拿起匕首要刺他的小腹。那汉子猝不及防,只得回剑低撩,锵的一声把那青年的匕首磕飞。

    谁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情况!

    游哨面无表情!

    青年面无表情地后退一步,手中的匕首正中那汉子肩头:“把剑扔了!妄动者杀!”汉子以手捂肩,连忙吩咐不得妄动!

    青年手执匕首,怒喝起来!

    “大汉绣衣使者。”

    “绣衣使者”

    本是武帝时的特使专名,有持节专杀之权,所到州郡,官员无不战栗。

    在那个时代,他们就代表了官家的无上权威与大恐怖。

    光武中兴之后,此制渐废,逐渐被人遗忘。

    今上重启绣衣使者时,众人仍旧不以为然,都以为绣衣使者不可能再如孝武一朝时那样专擅,但是,绣衣使者竟然将手脚插进了河东?!

    少年郎目扫众人,轻轻吐出绣衣使者四个字,几百年前与半年前积累的那滔天的威严与肃杀竟是喷薄而出,在霎时之间竟然充斥着整个安邑城!

    游哨闻言,立即不敢犹豫,当即向上上报了上去!

    “大汉雒阳魏氏魏平奉诏讨贼,朱将军何在?!”

    魏家是雒阳一带著名的豪商之一,富可敌国。

    黄巾之乱开始以后,魏家化整为零,把家财分散在各地世族与坞堡里,表面上看被拆散,实则隐伏起来,与各地势力都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汉家跟他们挂上钩,得其资助,丝毫不足为奇,只是没人能想到,魏氏竟然同意自己的子嗣加入绣衣使者之中!

    绣衣使者出现在这里代表了什么已经不言而喻了。

    无非是要伺机刺杀其首脑,使安邑城陷入混乱,让打着皇甫嵩大纛的朱儁军队能迅速进入安邑城!

    ……
小说推荐